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安流向东

唐·韦庄芳草五陵道美人金犊车绿奔穿内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村中,已经知天命,名利随风去,穷富皆安定,清晨田野走,傍晚伴红灯,喜怒哀乐事,皆在笑谈中。

网易考拉推荐

喂下的狗咬人  

2017-08-28 21:09: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标题所示,这是一句流行在关中地区的谚语,意思是忘恩负义。
        如小说《白鹿原》中的黑娃。白嘉轩虽然是财东家,但对于他家的长工鹿三却情同手足。可自小在这种环境中熏陶的鹿三儿子黑娃,却对白嘉轩有着一种莫名记恨和不满。
        如小说《简爱》中的简·爱。自小死了父母,被她的舅母所收养。不说感激涕零吧,却因一些小事对自己的舅母非常怨恨,直至舅母临终的时候,这小丫头几乎都没有把对舅母的怨恨所释怀。
        人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可这种忘恩负义的事情为什么总是在文艺作品或者现实生活中不断出现,而又引不起后人的警示呢?黑娃对白嘉轩的恨,完全是一种穷富差别尊卑有序的仇恨;简·爱对自己舅母的怨恨几乎也是一样。
        这种“喂下的狗咬人”的事情的不断发生,又是为什么呢?
        英国女作家艾米丽·勃朗特的小说《呼啸山庄》同样也在描述这样一个人物,这样一个故事。一个被主人收养,却因和主人的儿女之间的恩怨仇恨进行报复而最后以悲剧结束自己生命的人物——希斯克利夫。
        熟知《简爱》的读者一定知道该书的作者夏洛蒂·勃朗特,她就是《呼啸山庄》的作者艾米丽·勃朗特的姐姐。也许是生活经历的原因,两本小说里的主人公都有一种反叛情结,而且都源于身份差别,或者说地位的尊卑。
            《》                          《》                            《》
         《呼啸山庄》的主人公希斯克利夫,自主人老恩肖把他从巴黎街头抱养回家,对他是百般疼爱视如己出,甚至还超过了对自己的的儿女们关爱。而他的怨恨是从主人的儿女们中产生的,一些是有原因的,一些是无原因的,或者说是希斯克利夫自己自找的原因。比如,他和主人女儿凯瑟琳的情感纠缠,尽管俩人人是青木竹马,但主要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占据主要因素,但他却把这种无名的怒火发泄到了主人的后代之中,由此殃及了许许多多的无辜人们。比如,埃德加;比如后来成了他的妻子的伊莎贝拉,还有自己的儿子希斯克利夫·林墩,以及儿媳妇凯茜。
         其实从故事的开始,读着就可以看出,这些恩怨矛盾的产生,如果没有凯瑟琳和埃德加的婚姻结合,一切都是过眼烟云。问题是凯瑟琳在面对和希斯克利夫的情感纠葛中,凯瑟琳没有选择希斯克利夫,而非埃德加从中作祟。说到底还是一个地位身份在做怪,因为希斯克利夫确实是个穷孩子、野孩子。比不上富有文静的山庄青年埃德加,这才有了后边仇恨以及复仇。
         喂下的狗咬人,这种事情不但发生在个人之间,几就是国与国之间也是司空见惯。比如我们国家的朋友阿尔巴尼亚越南朝鲜古巴,这些哪一个不是我们无私资助慷慨解囊的?结果如何,都不是喂成了白眼狼?还有时下流行防火防盗防闺蜜,意思也即最好的你最关爱的人往往会成为你的冤家。
        这可能是人的原始属性,即自私的本性。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首先为己然后才能为人。所以才有那么许许多多的高台教化道德格言,结果是道德说得多实际却是一片哗然。
          《》          《》           《》
        我觉得把下边这段文字读完,几乎就会对《呼啸山庄》里边的爱恨情仇有一个大致的归结。
        “她竟迫不急待地站了起来,身子开在椅子的扶手上。在她那诚挚的恳求下,他朝她转过身来,露出一副完全是不顾一切的神情。他睁大着湿漉漉的双眼,终于猛地朝她射过去闪闪的目光。她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他们各自站住了一刹那,接着,我根本没看清他们是怎么聚在了一起。只见凯瑟琳超前一扑,他就把她接住了,她,他们俩就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这是一段看似很普通的情感交织,其实是在凯瑟琳即将死亡的时候,他的丈夫就在门外不远处,两个婚外情男女的死亡约会。
        “你现在才让我明白,你是多么残酷啊——既残酷又虚伪!你以前为什么要看不起我?你问什么要欺骗自己的良心,凯瑟琳?我不会给你一句安慰的话,这是你自作自受。是你自己害死了自己。是的,你可以吻我,可以痛哭,可以逼出我的吻和眼泪,可是我的吻和眼泪会折磨你——它们要诅咒你。你曾经爱过我——那你为什么要丢开我呢?”
        这就是这对冤家的情感交织爱恨情仇。也就是希斯克利夫复仇的渊源起因。谁也不怪,只怪他自己的身份卑微,尽管凯瑟琳口中念念不忘,但最终还是没有脱俗,还是以身份地位完成了自己的婚姻。尽管在凯瑟琳的初衷里,似乎有一点要通过婚姻来完成对希斯克利夫的救助,但这在实际生说中又有多少可信度呢?何况,哪一个男人会让自己的心爱女人去通过别的男人来拯救自己?
        读完《呼啸山庄》,总觉得希斯克利夫是一个主人喂下的狗。尽管他最后复仇也算成功了,但转了一圈,当他看到凯茜——自己的儿媳妇和哈里顿的真心相爱,他也是无能为力再加以阻拦。他所谓的争强好胜还不是以失败为终结,一切还是被主人的后代所继承,他在无奈中含恨死去。
         这,如同戴着鞍眼在磨道里曳磨的驴子,自己感觉走了好远,鞍眼一卸,还在原地。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