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安流向东

唐·韦庄芳草五陵道美人金犊车绿奔穿内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村中,已经知天命,名利随风去,穷富皆安定,清晨田野走,傍晚伴红灯,喜怒哀乐事,皆在笑谈中。

网易考拉推荐

一生一世  

2017-06-09 11:47: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一生一世。"
        这是哥伦比亚著名魔幻现实主义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的小说《霍乱时期的爱情》结尾的文字。还有更好的诠释:爱你是我一生的宿命。
        各位朋友,你以为这是你们常见的无数个婚礼现场男女主人公的爱情宣言吗?错!这是一位耄耋之身的老翁对一位已过古稀之年的老妪的真诚爱情告白:他已经七十六岁了,她也已经七十一岁了。他为了她,为了这句隐藏在心中振聋发聩的爱情宣言,他等了她五十三年七个月零九天!等到了她的丈夫死去、等到了她那颗冰冷的心房的复苏、等到了儿女一个理解一个反对。她终于对他说:“如果我们一定要干那种见不得人的的事,那就干吧。”
       他叫弗洛伦蒂诺·阿里萨,一个私生子,一个最后成长为航运公司董事长的男人;她叫费尔明娜·达萨,一个贵族家园里的女孩。他认识她时,她十三岁,他十八岁。他们相恋了三四年,但几乎没有正面接触过,更没有肌肤之亲,关键是他们只停留书信交往之中,而且主要是他的一厢情愿,尽管还有他的姑母,一个老姑娘的暗中协助。直到东窗事发,她的父亲在知道了他们的恋情之后,毅然决然地带她出门远行,直至两年以后。
       她最后嫁给了一位医生,他叫胡维纳尔·乌尔比诺。他和她的接触是源于霍乱病的流行。他是第一个见着她的少女青春身子的男人,不但见着了,还借着医生的便利,以诊断的名义他用耳朵贴在了她的还未发育成熟幼小而稚嫩的胸部(书中原文:霎那间,那对完美无暇、高高隆起、有着孩子般稚嫩乳头的乳房,在昏暗的房中发出耀眼的光芒。)。弗洛伦蒂诺·阿里萨恨死了这个男人,这个叫做胡维纳尔·乌尔比诺的男人,他一生都在诅咒这个男人,希望他死掉。他的无数封情书,不及他的一次出诊:因为他是停留在书信方面,他确是千真万确的亲身面对。
        仅仅是这个原因吗?显然不是。
        其实,费尔明娜·达萨第一次是同意和弗洛蒂伦诺·阿里萨结婚的,只是囿于年龄之小的缘故,但也是纯真的。(书中原文:好吧,我同意结婚,只要您保证不逼我吃茄子。)只是后来被父亲发现,带她出国旅游了近乎两年之久,回来后她当家做主,爱情观念发生了转变。(书中原文:今天,见到您时,我发现我们之间不过是一场幻觉。)
        我觉得,费尔明娜·达萨最最幸福的就是,她一生只拥有一个爱她的而她不爱的男人相守了一辈子,还有一个爱她的她爱的,但她又拒接了的男人在惦记着她。直到她在死去了丈夫很短的时间内见到弗洛伦蒂诺·阿里萨之后,她才知道,她的情感在她身上。(书中原文:她才发现想得更多的是弗洛伦蒂诺·阿里萨,而非她死去的丈夫。)
        《》          《》         《》
         我在读这部书的时候,脑海中不断涌现出无数个稀奇古怪的念头。这个叫做弗洛伦蒂诺·阿里萨的男人,这个一生都没有闲着的男人,这个用无数个女人都无法填满他自己情欲或者说性欲的男人,竟然在他已耄耋之年的时候,对她的心爱的女人竟然还能那样理直气壮的说出那样的豪言壮语,而且还是面不改色心不跳!
        “一生一世。”还有一句:“那是因为我为你保留了童真。”
        是的,他没有结婚,但他没有闲着,不但没有闲着,他一生接触过的女人,用“无数”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就是在他七十多岁的高龄时,他毅然还和小他六十岁的十四岁女孩保持着性关系。他一边和这个叫做阿美利加·维库尼亚的女孩在做着爱,一边还念念不忘他的初恋情人。这些都在其次,他的情爱和性爱观念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界定,因为仅仅是比较长的性爱关系就有六百多次,只是记录这种关系的文字就写了二十五本日记!
       看看和他有染的有名有姓的女人:罗萨巴尔、奥森西亚·桑坦德儿、莱昂娜·卡西亚妮、萨拉·诺列加、奥林匹亚·苏莱塔、安赫莱斯·阿尔法格... ...他的第一次是在轮船上丢失的。说是丢失,主要是他在晚上糊里糊涂地被一个女人强奸了。她叫罗萨巴尔,这只是他在事后的猜测,他只知道晚上一个女人剥光了他的衣服,坐在了他的身上。(书中原文:黑暗中,他甚至看不清这个不知年龄的裸体女人的样貌,她浑身躺着湿热的汗水,喘着粗气,一把将他仰面朝天地推倒在简易床上。又解开他裤子上的扣子,接着便骑在他身上,毫无光荣可言地夺去了他的童真。)他的第一次失去是这样的容易,而他的初恋女友费尔明娜·达萨的第一次,却是在他的丈夫犹如抽丝剥茧庖丁解牛般细致一点一点地慢慢失去。(此处省略xxx字)也许是他的第一次失去得太过容易,从而放纵了他的不羁人生?还是她的第一次太难失去而滋生了她的一生太过严谨?可偏偏是,这两个完全不该在一起的老人,最后却还是赤裸裸的走到了一起。而且是乘在一艘只有起航而没有终点的爱情之轮,飞向了远方。
         人常说久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弗洛伦蒂诺·阿里萨一生艳遇这么多女人,最为危险的就是遇见有夫之妇养鸽女奥利皮娅·苏莱塔。他们在做爱时,一个不经意的恶作剧,却要了奧林皮娅·苏莱塔的性命(书中原文:忽然,弗洛伦蒂诺·阿里萨灵机一动,打开一罐从简易床上触手可及的红袖漆的盖子,用食指蘸漆,在美丽的养鸽女的小腹上画了一个朝下的箭头,并在肚皮上写下了一行标牌似的字:这小东西是我的。)谁知道,到了晚上养鸽女在和丈夫做爱时忘记了擦掉自己肚皮上的字迹,被丈夫用胡子刀抹断了脖子。
        《》          《》          《》

         托马斯用无数个女人填补了自己身体的欲望,直至遇到了特蕾莎,他才体会到生命之中的不能承受之轻,这是米兰·昆德拉的杰作。米兰·昆德拉说:跟一个女人做爱和跟一个女人睡觉是两种截然不同、甚至对立的感情,美女作家卫慧引申为前者是性欲后者是爱情;加西亚·马尔克斯借用弗洛伦蒂诺·阿里萨的情人萨拉·诺列加之口标榜:灵魂之爱在腰部以上,肉体只爱在腰部以下。这种欧美式的西方文人观点,虽然和我们的一生一世有天壤之别,但好赖也得到了我们的文人的认同,尤其是女性作家的赞赏。而对于我们的至尊至纯的爱情观点也是一种冲击。比如说牛郎织女,比如是金岳霖。人们只知道牛郎织女的鹊桥相会,金岳霖为林徽因的厮守终生而不娶,问题是他们实际中的性欲问题如何解决,有谁可以告知?像弗洛蒂尔诺·阿里萨这种心里想着实际不缺的爱情恪守(书中原文:肉体上不中,心灵上却死心塌地。),我们国人是否可以接受?因为他穷尽了“忠贞的、隐秘的、粗暴的、羞怯的、柏拉图式的、放荡的、转顺即逝的、生死相依的”所谓爱情或者说情欲。

         我在《闯荡》一书中借用跛子老师说阐述这样一种观点:人活在世上,无非是两种享福,一是嘴福,一是性福。再看看加西亚·马尔克斯:它就像人的长子,你工作了一辈子都是为了它,为它牺牲一切,可到头来,它还是只做它想做的事情。这个“它”大家会不言而喻知晓是什么,不只是男性,女性也是如此。所不同的的是我们的伦理道德观念把它理想化了,而不像西方人那样赤裸裸而毫不掩饰。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