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安流向东

唐·韦庄芳草五陵道美人金犊车绿奔穿内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村中,已经知天命,名利随风去,穷富皆安定,清晨田野走,傍晚伴红灯,喜怒哀乐事,皆在笑谈中。

网易考拉推荐

人性与兽性碰撞  

2017-04-21 11:20: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和她发生了关系。他叫聂赫留多夫,一个贵族子弟,他是他姑母的侄子;她叫玛丝洛娃,一个穷人,她是他姑母的仆人,也可以叫做养女。他未婚,她未嫁,她和他虽然接触时间很短,但她爱他是真的。她是自愿和他发生关系的,尽管他不是用真心的。但为什么要用诱奸而不是道德这样的用语呢?
        关键是,他——聂赫留多夫不是用青年男女那种真诚的纯真的自然的感情对待玛丝洛娃,而是抱着一种邪恶的非分卑鄙的心理,占用了一颗纯真少女的真心。她的一生因他而毁掉了,在以后的生活里,不断的受着男人们的骚扰,最后走上了卖淫的行业,做了妓女。
        其实当我读完托尔斯泰《复活》这本小说的时候,我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玛丝洛娃的堕落究竟是自身的原因居多呢,还是完全因为聂赫留多夫的这次罪恶的性行为?
        是的,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遇到这种事情,是倒霉的。失身怀孕最后被雇主赶出家门,这是不幸的,这种事情似乎在我们当今的社会里也有不少例子。问题是,接下来的事情,玛丝洛娃接连走了三四家雇主几乎都受到了男人的骚扰,莫非所有女仆人都是这种处境,还是命运只不公于她?
        贪图享乐和不愿意受苦的性格使她很快走入了妓女行列:“玛丝洛娃必须有所选择:要么选择当女仆的屈辱处境,其中有男人的纠缠和秘密的、临时的的通奸;要么选择有保障的、安定的、合法的地位和公开的、合法的、报酬丰厚的、经常的通奸。”
        “于是她选择了后者。”理由是:”她想借此报复勾引她的公爵少爷、店伙计和一切欺负过她的男人。“  
        如果说聂赫留多夫为玛丝洛娃的失身负责,这是没有非议的。但玛丝洛娃接下来的所走的人之路,有多少可以归罪于聂赫留多夫?
        《》         《》         《》
        托尔斯泰在小说里多次提到了“人性和兽性”这个词语,而且要让聂赫留多夫用人性的回归来救赎于自己的灵魂,把本来是一件简单的男女性行为提高的了这样高度,不只是当事人人累、心累、情累,就是读者读起来也是一个累字。几就是在过了一百多年后的当今社会里,这种高度的人性复活也是让人汗颜或者说无地自容,有点力不从心或者说超乎现实的境界。就像许许多多的文人墨客,把男女之事之中的情感和性欲完全对立起来一样,似乎没有情感的性欲是完全自私的、无人性的、不道德的。这种在书本里或者说在理论之中的文字,在现实中究竟有多少实际意义:不光是对于男人,就是女人在内,现在享受情色,不仅仅是男人的专利,女性也不甘落后,大有巾帼不让须眉之势。人性与兽性碰撞 - 流向东 - 长安流向东
        比如,米兰·昆德拉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的经典名句:
        跟女人做爱和跟女人睡觉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事情,前者是性欲,后者是爱情。
        真的是这样吗?
        哪么张爱玲《色戒》中的名句:"通往女人心灵的通道是阴道"又该做何解释?
        把男女之事提高到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我是不信的:男女之情,是睡出来的,而不是想出来的。
        关中方言:女人豌豆心,谁睡和谁亲。
        此话, 朋友自己判断。人性与兽性碰撞 - 流向东 - 长安流向东
        《》         《》          《》
       《复活》写于一八八九,脱高于于一八九九,先后历经十年。而托尔斯泰于一九一零年去世,仅接着随后几年就是俄国十月革命。从小说里也可以看出托尔斯泰的许多观点是受到马克思思想感染的,因为他们是同一时代的人。比如,聂赫留多夫对于土地的认识态度。
       “聂赫留多夫认为土地和水、空气一样,不应成为任何人的私有财产。地主不能继续霸占土地,必须把土地交给种地的人。”
        这不是后来俄国革命胜利后列宁他们的办法吗?包括我们在内,不是也是这种办法吗?
        “吃人饭砸人锅”,这几乎是每个时代作家的本性。但要明目张胆的砸锅,似乎有些冒失,所以大师在文中塑造了一个疯疯傻傻的老者:“法律哩!他们先把所人抢得光光的,把人家所有的土地、所有的财产都夺过去,算成自己的,把反对他们的人统统杀死,然后再定出法律,不准抢劫,不准杀人。要是他们先定出法律就好了。”
        这个疯癫老头的形象,读过贾平凹《废都》的读者不会陌生吧?如出一辙。还有莫言的《生死疲劳》中,把人虚拟为畜生:猪羊牛马驴,依此讽刺挖苦社会中的黑暗鄙劣行为。据说,《复活》在完稿后,经过沙皇当局的多次审查 ,删除了五百多处文字,才得以出版。想想《废都》,再想想《白鹿原》,哪一件扛鼎之作不都是这样?
        《》           《》         《》
        《复活》中最让人意外的是,全书中几乎没有一处关于感情交织的描写,全部是哲理思考反思,这些,完全通过聂赫留朵夫之口之脑之心,细致多次的贯穿于小说之中。也许,大师到了古稀这个年龄,对于感情这类语言没了兴趣,或者说在以前的书中描写过多而不再浪费笔墨?还是在实际生活中已经对男女之事失去了兴趣?不像歌德那样一生只做三件事:写书做官谈恋爱?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