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長安流向東

唐·韦庄芳草五陵道美人金犊车绿奔穿内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村中,已经知天命,名利随风去,穷富皆安定,清晨田野走,傍晚伴红灯,喜怒哀乐事,皆在笑谈中。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此长恨歌非彼长恨歌  

2017-12-02 11:07: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完王安忆的长篇小说《长恨歌》,看着小说主人公王琦瑶的悲惨结局,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丝狐疑来:王琦瑶的命运能和贵妃杨玉环相媲美吗?
        是的,杨玉环自缢于马嵬坡,一丝白绸了却生命,虽是自缢但并非出自本意而是实属无奈;王琦瑶死于非命,也是缢死但确实出于他人之手。
        两个跨了几个时代的美人,一个出自真人真事,一个属虚无缥缈。尽管都被后人冠于“长恨歌”的情怀,但读出来,实在是风马牛不相及,令人费解。
       王安忆用了两个时代四个时期四十多年的时间,描绘了一个生于上海死于上海的交际花女人王琦瑶,这个出生在民国的上海小姐,这个在临近解放时期的上海小姐季军“三小姐”,仅仅享乐了几天洪福安逸生活的女人,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过着怎样一种令人侧目的荒唐匪夷所思的生活。
        杨贵妃死于非命,她与唐玄宗的人爱情故事被后人广为称颂,虽然有些剑走偏锋情出乱伦,但作为皇家的情感故事,也被后人多多包容,因为他们的爱情故事至少是真挚的,虽然乱了朝纲违了人伦。可王安忆笔下王琦瑶的情感故事自始至终看不出一个“爱”字来,读不出一个“情”字来。能够读出的只有虚伪、荒诞、无聊,无奈以及她自己脚下的这片土地中满目苍夷中的丑陋和绝望。如果说有希望,那就是她的私生女——薇薇,这个没有像她母亲一样在这块令人窒息的地方所经历的煎熬,因为她去了美国,一个可以自由呼吸任意飞翔的地方。
         王安忆笔下的上海选美三小姐王琦瑶,实际上是一个国民党军人的小老婆,尽管她的小妾生活只有短短的几年,但带给她的却是一生的不幸。这些问题可以从她接触过的几个男人身上得到验证。好在王安忆也许是有意让自己的小说避开“伤痕文学”的痕迹,而把长长四十年中的最最重要的文革这十年一笔带过,因为像王琦瑶这种身份的女人能在文革中安然无恙不受冲击实在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而王琦瑶的幸运只好让她的唯一爱人或者说唯一爱她的人来替代,程先生替她在文革中死了。这是作者的一种安排,尽管看着程先生的死没有和王琦瑶有直接的关系。王安忆对文革的总结:·打倒王小狗,这就是信念。
         在王安忆的笔下,尽管作者用了大量笔墨描写上海的乡土风情街弄陋俗,铺设了一条长长的辅道来衬托王琦瑶这个人物或者说这个上海普普通通的小市民的悲惨命运,但纵观全书,我以为似乎还是性格问题占据了主要的成分,而并非只是客观环境的影响。因为从她一生中接触的几个男人来验证她的生活还是很实际的。
       《》 李主任:解放前国民党军队中的一位有钱有势、比王琦瑶大了二十多岁的重要人物。在她的眼中“李主任是决定一切的,而程先生则是要有别人替他决定的”,尽管程先生非常喜欢她。这也许是这种女人的幸运,也是这种女人不幸。“男怕投错行女怕嫁错郎”,江青要是和唐纳去了欧洲,顶多是个老板娘,一生无忧一生无荣。这不是许许多多现在或者过去或者将来或者永远女孩子们或者年轻女性们所追求的吗?
        她戴上了李主任买给她的昂贵的戒指,住进了李主任的“爱丽丝”雀巢。她的初夜给了他,没有违心、没有无奈、没有泪水。
        “她已经十九岁了,这一刻可说是正当其时。她觉得这一刻谁都不如李主任有权利,交给谁也不如交给李主任理所当然。”尽管她“婚服倒是穿了两次,一次是在片场,二次在决赛舞台,可真正该穿婚服了,却没有穿。”
       可这又有什么呢,婚服不就是个形式吗?她并不因此后悔:她这一辈子,要说做夫妻,就是和李主任了,不是明媒正娶,也不是天长地久,但到底是有恩有义的。
        《》 程先生:唯一爱她的她却不爱的,得不到她的男人。不是得不到,而是到了能得到的时候,她已经烂的一塌糊涂。多少年后,俩人相见,王琦瑶已经有了康明逊的孩子。在这里,王安忆用了个“咫尺天涯”,读来,却使人潸然泪下。两个男女在一张床上躺着,王琦瑶只等程先生开口,结果却是俩人谝了一夜,“最后各自翻了个身,不一会儿都睡熟了,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因为,如果说第一次王琦瑶嫁给了李主任,是出于家庭的压力还好解释。而这次有了孩子而名不正言不顺,再木讷的男人,也许都是有底线的。要不这个男人也就太窝囊了。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做为一个男人、一个稍有血性的男人,程先生给自己找了一个最好的借口。
        《》阿二:一个初出茅庐涉世不深的毛头小伙子,他带着希望去了上海,因为在他心里王琦瑶就是一种生活或者情感的盼望。这个貌似姐姐但又令小弟弟想入非非的女人,在日后漫长的生活道路上会留下一种怎样的情感痕迹?
        《》毛毛娘舅康明逊:这个在全书中,似乎唯一是两个人都互相喜欢但又唯唯诺诺的男人。他们之间有了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女儿:薇薇。康明逊和王琦瑶有着极相似生活环境,一个是人家的小妾,一个是人家的小妾所生的,因为康明逊的母亲是个“二妈”。康明逊和王琦瑶的苟合有着一种令人不可思议情节,康明逊在知晓王琦瑶的上海小姐身份后,明知自己不会给王琦瑶一个完美的婚姻交代,却还是在纠结徘徊之中等待着王琦瑶的身子。而王琦瑶这种裤袋太松的女人,尽管在康明逊面前有些自卑,但还是半推半就地投入到了康的怀抱之中。
       《》 萨沙:一个代替王康二人未婚先孕的替罪羊。不过他也不冤,王琦瑶这个在他看来高傲风情,实际上糜烂不堪的女人,毕竟还和他同床共枕了一趟。
       《》老腊克:一个和她孩子一样年龄的年轻人,照样,在她半推半就的做作下,爱上了她。
        怎么说呢?这个女人,看完《长恨歌》后,简直想反胃作呕。王安忆笔下塑造的王琦瑶,究竟能给人们带来什么?
        最后她死于非命,因为金条,这个在她年轻时候用青春换来的东西。她一生几乎没有受到生活的窘迫,没有享受到爱情的滋润,除了感受到婚姻中的一点点恩义之外,虽然这个婚姻还是名不正言不顺。就像笔者借用严加师母之口所说的“有恩有义是不错,可你知道恩和爱是什么吗?恩和义就是受苦受罪,情和爱才是快活;恩和义是共患难的,情和爱才是同享福的。”
        白居易在《长恨歌》结尾用了“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形容唐玄宗和杨玉环的缠绵悱恻的旷世爱情,留给后人一半褒扬一般贬损;王安忆笔下的王琦瑶实在没有一丝的让人同情和怜惜,只有鄙夷和不屑。因为旧时代没有亏待她,新时代似乎也没有亏待她,她也没有亏待她。只是,她没有亏待她的身子,但亏待了她的良心。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