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長安流向東

唐·韦庄芳草五陵道美人金犊车绿奔穿内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村中,已经知天命,名利随风去,穷富皆安定,清晨田野走,傍晚伴红灯,喜怒哀乐事,皆在笑谈中。

网易考拉推荐

老虎沟【八】  

2016-01-05 10:40: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家村春夏之交的晚上是那样的恬静安逸,人们在忙碌了一天后,一般晚上大多早早地休息睡觉。而睡不着的人们则拿着个小板凳坐在院中,或者坐在门外的空旷处,两个一对三个一群面对着天空的繁星沐浴着淡淡的月色,在拉着闲话,西安城郊人管这叫"谝闲传",一谝就是大半夜,一谝就是一黑了。人们一边谝着闲传,一边倾听着浐河里哗哗而过的流水声。而孩子们则在玩耍着他们最最喜欢的游戏"捉特务",或者叫做"雀门"的捉迷藏,反正是闲不下来。看着沿着满街道悬崖边蜿蜒小路跑来跑去活蹦乱跳戏耍的孩子们,大人们经常挂在嘴上的就是小心跌到,所谓小心,就是秦家村所处的地理位置的特殊性。因为秦家村西面靠公路东面靠着浐河川道,虽然不是很崎岖险峻,但一不小心踩空仍然会掉到崖下川道里的河里去,不是被河水淹了就是伤筋动骨磕磕绊绊,反正不会有好果子吃。
        这天晚上已经到了半夜,秦蓁子依旧躲在秦家村小学打水的小路旁一处树林后面,玩着捉迷藏,等着小伙伴们来找寻自己,结果人家找寻的小伙伴们发现他们找寻了所有该知道的地方依然没有找到,最后只好自己早早地回家睡觉了,可怜秦蓁子和一个小伙伴还在那里猫着,庆幸着自己的藏身之处的绝密。因为在小伙伴们心里,每个晚上藏到一处让小伙伴们找寻不到的地方,那使他们的骄傲,这样可以在第二天见面的时候,用来炫耀,以示虚荣之心。但也有糟糕的事情发生,就是在抓特务的时候,甩不掉随身紧跟的小伙伴,那是最最丢人的事情,尤其是女孩子们被男孩子追赶的时候,本身就跑不过,再遇上赖皮一点的,你还没出发他就跟了上来,就像跑步时,发令枪还没响,运动员就违规跑了出去一样。
        张少峰几乎每次都是这样,所以小伙伴们几乎都不愿意和他分在一起,尤其是女娃们,每次在捉特务的时候,他会把女娃们撵得无处可跑。有时候女娃们跑急了,只好跑到男女不分的茅厕里去,就这他还要跑到茅厕里抓住女孩子们不放,弄得小女孩家一脸的不高兴,他似乎一点也不感到害羞。最为有意思的是,一次,在抓秦蓁子的时候,眼看着不能甩掉身后的张少峰,秦蓁子一边朝茅厕方向跑,快到了茅厕门口,感觉着身后的张少峰依然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秦蓁子只好迅速地抹下裤子,跑进了茅厕,往茅厕里的地上一蹲,没来得及刹脚的张少峰一个踉跄,从秦蓁子身上飞过,一下子摔倒在旱厕里的茅粪上,弄得满脸是屎尿泥水。秦蓁子一看张少峰的样子,起身又跑出了旱厕,站在外边心花怒放般地使劲大笑,甚至高兴得有点手舞足蹈。其他小伙伴们,闻听张少峰跌在了茅厕里,也跟着起哄嬉笑,可一闻到张少峰满是臭烘烘的身子,立马四散而去。张少峰只好哭丧着脸,拉着脱掉了拉在地上的上衣,嘴里嘟囔着,朝舅舅家走去。
        自此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张少峰只追到茅厕外边,任凭女娃们在里边蹲着,就是不走,直至游戏结束。但老是这样,也没了意思,所以女娃们也不能经常这样,还要变换新的方法,以增加游戏的趣味性。
        《》         《》         《》
         秦家村小学,坐落在秦家村的村东一处靠着崖畔半腰的一片空地上,从崖上看似乎就像一座果园,绿树掩映,曲径通幽。而从河下川道里往上看则好似一处幽静的寺院,苍凉寂寞,高深莫测,不是很高的围墙,墙上爬满了绿色的野蒺藜和爬山虎藤条。从学校到河道里有一条小路,也就几十米,是小学老师天天要去的必经之路,因为这条路的下面,是一处人工截流的池塘,学校老师们每天的用水就靠这个池塘解决。虽说校园里有一口水井,但打上来的井水总是口感不好,洗漱还行,要是泡茶水,实在难以解渴。所以老师们还是愿意多费些体力,到坡下去打水。再说还有孩子们的帮助,一是可以教导孩子们劳动,二也可以让孩子们知道吃水的不易,就如同唐诗人聂夷中在《悯农二首》中的诗句”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一样,可以锻炼孩子们的吃苦精神。
        秦蓁子自到秦家村上小学,就跟着老师们这样抬水上下这条坡道小路,用非常熟悉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只是在她刚刚走这条路的时候,跌倒滑坡也时常有过,时间一长自然就好多了。但有一点,每次老师领着孩子们抬水下坡都要叮嘱孩子们聚精会神全神贯注,稍不留神照样要出事情。自小在这条路上跑惯了的秦蓁子,以至于十几年后来到了学校任教,依然是这样熟悉的路途,却让她死在了学校外面的池塘里,是自己跳下池塘的,还是不小心失足掉下去的?公安局的结论是溺水死亡,也就是说人确实是淹死的,不是在岸上被害后扔进池塘的。因为这个极好判断,就像火烧人一样,活着烧死是要呼吸的,所以气管里一看就能清楚。
        《》          《》         《》
        吴素芳刚刚在厂子里和张有福结了婚,还没安宁多久,赵理财就从潼关复员后寻情托关系安排到了长安铁厂,到了保卫科上班,一是铁厂的效益很好,二是吴素芳在这里。说是吴素芳在这里,主要是赵理财和现在的妻子相处的不是很好,尽管这个妻子是他在潼关自己自由恋爱来的,可所谓恋爱,也许就是赵理财到了潼关后寂寞难耐的结果。因为在没去参军前,他和吴素芳性事几乎就没断过,直至他俩的事情放不下了,他才溜了。人虽溜了,心依旧在吴素芳身上,尤其是已经开了“戒”的年轻小伙,在家里还好解决,可到了部队里才知道是那样的难熬,就是想找个自慰手淫的地方都是那样的难寻,以至于战士们每天早上起床后都不好意思凉晒自己的被子,因为薄薄的衬裤实在难以遮挡住那“染呼呼”的东西,搭在操场上的被子多半都是“印花布”。
         这个叫做亚女的女娃,这个时候成了吴素芳的替身,正好被赵理财所俘获。说是俘获,几乎是没费啥周折,因为赵理财身上有一种让女娃们见了几乎不能抵抗的东西,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腿脚不能动弹,自然缴械投降;或者说像香妃身上香味一样,不但让男人不能自拔,就是皇上也无法抗拒;还是说赵理财也就是一个情种,女娃们见了如同飞蛾扑火,前赴后继?赵理财自己都没明白,原本想玩玩而已的亚女会那么快的怀上孩子,而且为此事差点被部队开除了。好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苦口婆心,才最终逃过一劫,熬到了复员的时候。谁知,亚女也顺理成章的来到了古城,结婚才几天,亚女已经令赵理财有些厌恶,不是亚女的外表,而是做爱的方式,是一个咋样指导都让人生厌的女孩,有点笨拙、有点稚嫩、有点东施效颦的感觉。尤其亚女的臀部,是那样的瘦小,比起吴素芳那肥壮硕实很有性感的臀骨,做起爱来兴趣索然无味。赵理财因为有了吴素芳的比较,才会心生厌恶,没有比较,就像猪肉一样,何为味香何为味不香?只有猪肉和羊肉一比,你才知道什么叫做香爨,什么叫做油香,两个截然不是一个味儿。人说炒菜的外行和内行一出手就能看得出水平高低:外行凭得拿油夯,内行凭得蒜葱姜。赵理财在潼关有了亚女的解渴,寂寞难耐总算解决了,可一回到家乡,尤其到了长安铁厂,一见到吴素芳,瞬间对亚女的厌恶剧增,对吴素芳的思念和牵挂也油然而生,尽管每天骑着自行车上班的赵理财,每天晚上下班后要回到家里,可心依旧落在了吴素芳身上。
         吴素芳刚刚安宁的心情一下子被赵理财搅和得心烦意乱,毕竟她和赵理财有一个女儿,这会儿又怀上了胎儿,还好,一时半会赵理财还不是那么明目张胆的在她们的中间出现,就像流浪狗一样,每天从他们的门前闻来闻去,或者在她的车间外踌躇徘徊,反正不是让人省心。吴素芳就这样担惊受怕的煎熬着,不见赵理财,就是见了也是低着头一晃而过,从不和他搭言,就像陌生人一样。但这样终究不是办法,事情总会有爆发的那一天,要么自己把这个“万货”和自己的丢人现眼的事情说给丈夫听,要么任凭事情顺其自然,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上山打柴过河脱hai”,走到哪里算哪里?因为自己这会儿已经不是独身一人的时候,虽然这个丈夫和自己几乎是一点感情也没有,可也同欢共寝生活了一年半载,人心都是肉长的,何况女人的本能“女人豌豆心谁睡和谁亲?”吴素芳每天的心情都是这样的压抑,晚上经常在梦里惊醒,醒来后一身冷汗。吴素芳又想起了和张有福结婚的那个夜晚,那是那样的难熬,好在张有福不知是羞涩还是没有开窍,虽然心里想和自己那样,可看着自己一脸阴阴森森的,就乖乖地躺倒另一床被子里悄悄地倒头睡去。就这样熬了四个晚上,两个人各睡各的被子,而相安无事了四天四夜,直至那天自己的“例假”在将来没来的时候,吴素芳已经看到了自己裹在私处的月经带上的一点红色,才主动的和颜悦色,一绽笑容。而俩人的同床过程只是进入就用了好长时间,急得爬在吴素芳身上张有福一头雾水,最后才在吴素芳的帮助之下,勉强完事。俩人同过床后,张有福看见了铺在床单上白色衬布上的红色血迹,顿时高兴得像小孩一样。而吴素芳也在费尽心机后,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吴素芳心想,这个秘密也许一直会在自己的心里被保密到闭上眼睛,一直带到坟墓里去,因为这个男人往后不光是自己的丈夫,关键还是自己孩子的父亲,自己遭孽也就算了,将来长大的儿子还是女儿,闻听过自己的身世后会咋样去看待自己,那将是怎样一种后果?
         《》         《》           《》
         人说“人算不如天算”,还没等自己安宁几天,赵理财又来了。这个注定要让自己不得安宁的人,不知是前世的冤家还是今生孽缘,莫非自己这一辈子逃脱不了他的纠葛,和他又弄出一出让人耻笑的事情来?吴素芳心想。好在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一天天在长大,张有福还算体贴,白天晚上这个笨拙得男人还是可以让自己有一点安心的感觉,只是一回想起和赵理财的那些事情来,就有一整恐慌一阵酥麻,就像虫子钻到身子里一样,既舒服又痒痒。和赵理财的第一次,以及张有福的第一次,两个男人的眼神动作不断的在自己的眼前徘徊、晃动。奇怪的是,赵理财和自己的第一次几乎让自己一个礼拜里两个大腿内侧都是那样的疼痛,而张有福和自己做过爱后,大腿内侧好像没有那样疼痛,也没有那样让人神经紧张犹如痉挛一样记忆难忘。吴素芳也许已经意识到了姑娘娃娃娃和女人家的区别,尽管在和张有福做爱的时候,自己有意识地夹紧了双腿,有意识的把自己的私处收缩得紧紧的,但和第一次被破处时还是无法相比,没了疼痛感没了羞涩感没了紧张感,有得只是如同一支硬生生肉棒进入了自己的体内,不像触电的感觉,倒像是不小心坐在了木桩子上面。
         赵理财能见到吴素芳,却招不上嘴说话,实在有些心烦意乱。每天晚上回到家里,情绪也很低落,看着睡在身旁的亚女,心中油然生出一丝怜悯来,想着这个不顾家里人反对毅然决然来到古城和自己结婚的女人,心里一酸,不知如和是好。赵理财苦思冥想终于想起了常用的笨办法,那就是给吴素芳送东西,这个最好办也容易打动吴素芳,再说了,凭他俩的关系,东西贵不贵重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打破尴尬,可以见面,只要见了面说上话,接下来那就好办多了。
         有了想法,行动自然而然就来了。张有福没有料到这个自称为吴素芳娘家人有点面熟的脸孔,竟是自己媳妇的以前男人。看着一手提着布口袋一手拎着一只老母鸡走进家门的赵理财,大清早还没来得及洗漱的吴素芳惊讶得不知如何开口,站在房中央的张有福,一边摸着香烟一边欲要询问长短,只见赵理财放下东西说道“你妈让顺手捎来的”说完还没等吴素芳反应过来,转身出门走了。就这样隔个三五天一个礼拜,赵理财不是拿些鸡蛋就是拿些其他东西,一放就走人,借口仍然是你妈让捎的。直至吴素芳的母亲前来看望女儿,这个秘密纵终于被识破,吴素芳也不得不实话告诉了丈夫原委,但只是说赵理财是自己的老家同学而已。倒是赵理财有了这种借口,时不时地到张有福家串门,一来二往,以娘家兄弟相称日后成了孩儿舅舅的赵理财,越来越像了这家的主人,几乎是大事小事,都要参活进来。直至张少峰出生,直至张有福看着吴素芳越来不像话的举动,这个老实的男人,在一次酒后,终于失去了理智...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