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安流向东

唐·韦庄芳草五陵道美人金犊车绿奔穿内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村中,已经知天命,名利随风去,穷富皆安定,清晨田野走,傍晚伴红灯,喜怒哀乐事,皆在笑谈中。

网易考拉推荐

俄罗斯一瞥  

2015-08-16 15:46: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啊,莫斯科!曾经多少变乱的大城!罗马是一个破烂的旧梦,爱寻梦的你去;纽约是mammon的宫阙,拜金钱的你去;巴黎是一个肉艳的大坑,爱荒淫的你去;伦敦是一个煤烟的市场,慕文明的你去。但莫斯科,这里没有光荣的古迹,有的是血污的近迹;这里没有繁华的幻景,有的是斑驳的寺院;这里没有和暖的阳光,有的是泥泞的市街;这里没有人道的喜色,有的是伟大的恐怖与黑暗,惨酷,虚无的暗示,暗森森的雀山,你站着,半冻的莫斯科河,你流着在前二十个世纪的漫游中,莫斯科,是领略的南针,在未来文明变化的历程中,莫斯科是时代的象征,古罗马的牌坊是在残缺的简页中,是在破碎的乱石间;未来莫斯科的牌坊是在文明的骸骨间,是在人类的血肉间。莫斯科,集中你那伟大的破坏的天才,一手拿着火种,一手拿着杀人的刀,趁早完成你的工作,好叫千百年后奴性的人类子孙,多多的来,不断的来,像他们现在去罗马一样,到这暗森森的雀山的边沿,朝拜你的牌坊,纪念你的劳工,讴歌你的不朽!”——徐志摩。

        徐志摩死于一九三一年,这篇文章估计在他生前几年写的。正如他在文章说:好叫千百年后的奴性的人类子孙,多多的来,不断的来。我们不就是这些奴姓的子孙吗?只是徐大师看莫斯科带着哲学的辩证的革命性的,而我们只是玩玩而已。

         ....  ...

       去俄罗斯游玩已一月有余,回来后原本早想写游记,无奈正在搬家,没了网线,只好等到现在。这几天走在路上,一会儿思绪就回到了在俄罗斯的见闻里,还有一些有趣的事情,可一到家坐在电脑前边,又没了写作的欲望。人就是这样,确切一点说我就是这样,想得多做得少,许多事情都在想的过程中把时间浪费掉了,就像自己写的那篇“黑了的炕面子天明的背搭子”一样,在明日复明日中把时间流逝完了。

         所谓一瞥,也就是我们关中歇后语方言“男人看人一睄女人看人不饶”一样,我在俄罗斯“睄”了一下,能睄到啥见闻呢?只能是走马观花蜓蜓点水管中窥豹一般看个皮毛,深一点的不可能看到,因为我不能像女人那样把人看的“白豆白豆”的,入木三分刺骨如骨髓一样,我的眼睛也许主要就集中在“行人过马路、汽车让人、室外抽烟”这几点上,至于是否客观,那么写出来大家评论。

       说是九日游,其实也就六天整日。其他时间读消耗在路上,比如从西安到北京一天半,尤其那个首都国际机场,只是出机场就用了近乎四十分钟。再在北京住上一夜,第二天坐国际航班飞往莫斯科,按标准路程应是六天多公里,要飞八九个小时。莫斯科和我们的时差是五个小时,越往西飞老是感觉天不黑下来,这个以前在去欧洲六国时已有体会,到达莫斯科谢列梅杰沃机场的时间是下午五点,也就是我们的北京时间晚上十点。

 

 

 
俄罗斯一瞥 - 流向东 - 长安流向东
        一说到俄国人,我就想到很小的时候对俄国人的影像,完全来自于对俄罗斯“猪”的了解。那时候我们生产队的猪圈里养着一些叫做“二洋子”的外国猪,身架很高、蓝眼睛,走路时往往躬着腰身,我问大人们这些猪来自哪里?“苏联。”大人们几乎不假思索地说道。见过苏联的猪,但没见过苏联的人,只在电影里见过苏联的假人。说句实话,那个年代外国人在西安也有,只是见了并不知道那个是苏联那个是德国还是其他欧洲人,就是现在还是一样,只能猜想到是欧洲人,至于是哪国人,照样分不出来,就像亚洲东亚人一样,日本韩国连同我们,欧洲人一样分不出来。
        在俄罗斯的细节我就不多说了,因为我相信大多数国人和我一样,对这个近邻还是比较了解的,只是真正到了那里才感觉和原来想象的不一样,比方说红场,实在太小了,和我们天安门一比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俄罗斯一瞥 - 流向东 - 长安流向东
        但你要以红场来猜测俄罗斯那就错了,因为莫斯科是我见过的城市里道路最宽的,地方最敞亮的,尤其那个道路,双向四车道、五车道这在我们的国内城市里,几乎很难看到。还有一点就是,莫斯科市内道路两边没有像我们一样固定的林荫树,而是“林带树”,只要有空地就有一片一片的树木,呈不规则形,几十颗几百颗都有,据说莫斯科的植被覆盖面积为百分之四十多,走在这里和走在公园里一样舒服。莫斯科的汽车是我在国外见到的最“日拔歘”的,用普通话说,就是最烂的,啥车都有,除了没见到我们西安的比亚迪外,但面包车似乎不多。汽车虽多但很有秩序,尤其见到行人从斑马线过路,汽车几乎都会慢慢停下来主动让人通过,还有就是看见斑马线两侧有人有过路,汽车会主动礼让,不像我们国内汽车和行人争着抢道。在莫斯科还有个现象,汽车白天都开着大灯,一问原因原来是交警就这么规定的。
俄罗斯一瞥 - 流向东 - 长安流向东
        苏联解体二十多年了,俄罗斯的下一代就几乎和西方国家的国民素质 达到了一样,也许原来在社会主义时期就是这样?比方说过马路、抽烟。这是我出门最爱关心的、也只能在表面上看到的,而且是我们国内最无法令人满意的。莫斯科那么多的汽车在路上飞驶,但看不见穿插在汽车里的行人,道路中间也没有隔离带,仅此一点,就让我们得几十年学习,还有室内吸烟,人家的规则是“不见天不吸烟”。这一点和西方、港澳、台湾是一样的,所有的人只要出了室内在大街上抽烟,尤其是女性吸烟,几乎还要多于欧洲其他国家。巴黎街上以女性抽烟为时尚,但莫斯科更是疯狂,急匆匆走过的女性大多手里会拿着一支白色的香烟,不像我们闲了抽烟、闲了在室内抽烟,烟雾缭绕这是国人最最糟糕的一件事情。
       莫斯科是个不伦不类的城市,因为你一到了列宁格勒就明显有了对比,没有一点欧洲风格的样子。因为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开始,莫斯科的城市中心大多就是建筑成了三四层高的楼房,而且几十年几乎没有变动,咋一看就像我们七十年代的西安城郊一样,这种房屋结构太熟悉了,是我们刚刚拆掉的。这里的人民属于慢节奏型的,不像我们国民那样生存压力很大,几乎每家每户都在郊外有别墅。所谓别墅,其实就是在苏联时期,国家给职工分得福利,而且是强行的在郊区给职工划拨一处土地,每个礼拜天职工要去乡下“男耕女织”,就像我们当初的“支农”一样,属于任务。后来苏联解体后,城里人不愿意再种地了,就把这些地方建成了“别墅”,每到礼拜天去休闲度假。
俄罗斯一瞥 - 流向东 - 长安流向东
        在莫斯科短短的几天,似乎觉得这个城市没有一点生机,有些冷清,不像我们国内这么热闹。而且旅游景点也没有一点气氛,好像这里的人们根本就不关心旅游一样,你游你的我自归然不动,完全看不出旅游景点的特色,或许这就是人家的特色?或者说这个以老大哥自居惯了的国家人就是这么傲气?人说我们的北上广人比较傲气,我看还是有些比不上人家,因我们的组团里也有北上广的团员,依旧看不出比人家能傲气的哪里去,反正我对俄罗斯的影响就是这样,不先进还牛皮哄哄的,不知你牛皮的原因是什么,地大物博?军事厉害?普京流氓?还是?实在想不出来。
        如果谁要是想退居江湖与世无争看破红尘,不想与人争高下了,我看到俄罗斯定居还是蛮适合的,这里活人似乎比死人多了一口气。
        莫斯科主要游玩的景点:红场,列宁墓,克里姆林宫。有个叫“新圣女公墓”,单听名字似乎和我们的八宝山一样,进去一看,原来是个烈士陵园。里边睡觉的几乎全是名人:叶利钦、乌兰诺娃、契科夫、米高扬、沃斯特洛夫斯基、卓雅克鲁晓夫、戈尔巴乔夫等等。还有我们的名人:王明以及他的老婆。在这里的一些墓碑上陆陆续续放着一些鲜花,据导游说,这些鲜花是俄罗斯的一些年轻学生在节日或者平时自愿来敬献的,没有国家机关或者团体组织他们,不像我们国内一样,爱国宣传是当官的首要任务。还有就是莫斯科的地铁,这家伙建在地下一百七十多米,指示下地铁的那个电梯,几乎垂直到七十度的样子。看来当时俄国人修地铁还有一项用处:防空洞。
        莫斯科简单看了看,坐上火车去了列宁格勒,也叫圣彼得堡。下了火车,才知道刚刚赶上了圣彼得堡的“白昼节”。所谓白昼节,也就是一年的夏至节气时,白天最长的一天,晚上只有一两个小时,反正我们没有仔细观察,感觉夜晚一两点天就明了,而且在列宁格勒的冬宫广场还有庆典。早上我们到冬宫参观时,广场上一片狼藉,清洁员正在打扫卫生。广场上临时放置的活动公厕还没有拆除,只是里边实在太脏了,没有下脚的地方,小便还凑合,大便只好踩在上边,因为已经不能坐下来方便了。
俄罗斯一瞥 - 流向东 - 长安流向东
        列宁格勒是一个标准的欧化城市,和巴黎罗马的风格一样,街上满是雕塑还有教堂,路窄水流多,涅瓦大河穿插在城市里,还有仅傍在城市边波罗的海水域。走在列宁格勒大街上,完全和莫斯科成了两样,好像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一个是资本主义国家一样,一个在西方一个在东方。所以俄国人把列宁格勒称为自己国家的第二首都,好在当年列宁们没有根据自己的意识形态把这个城市变成红色城市而拆掉重建,要不也成了现在的莫斯科。
俄罗斯一瞥 - 流向东 - 长安流向东
       列宁格勒最为有名的景点就是位于波罗的海沿岸的圣彼得堡夏宫了。到了这里,你才能体会到俄罗斯的风情民俗有多么美妙,天高云谈海蓝水清,实在是太美了!
俄罗斯一瞥 - 流向东 - 长安流向东
 
 
 
 
 
 
俄罗斯一瞥 - 流向东 - 长安流向东
       总之,这次去俄旅游,不是很激情,感觉没啥可以让人兴奋的,不像去欧洲那样。除了红色情结以外,年轻人还是不要到这个地方玩耍,死气沉沉的。在我的心里,其实最最主要的就是红场列宁墓,克里姆林宫,还有冬宫。尤其是冬宫,小时候有个电影叫做《列宁在十月》,不知看过几十遍,列宁闹十月革命就是以占领冬宫推翻俄国沙皇取得了胜利。也就是这个胜利,把东欧连带中国害了几十年,就像驴在磨道里曳磨一样,白白转了几十圈,结果苏联一解体,一夜之间回到了沙俄时代。俄罗斯乱了几年,现在已经步入真正的民主时代,人家除了一致对外外,再也不需要操心人民对政府意见了,反正政府是人民选的,不行可以重新选举。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