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長安流向東

唐·韦庄芳草五陵道美人金犊车绿奔穿内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村中,已经知天命,名利随风去,穷富皆安定,清晨田野走,傍晚伴红灯,喜怒哀乐事,皆在笑谈中。

网易考拉推荐

闯荡【100】  

2015-08-24 16:52: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幕渐渐地到了午夜,刚刚有点睡意的刘跃进眼睛有些发涩得慢慢地闭上了,忽然听见睡房外客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刘跃进没顾得上穿衣,只穿了个衬裤,下了床,趿拉着鞋匆匆去接电话。

        “喂,你是?”刘跃进拿起话筒,似乎已经闻到了对方的气息,但几乎在几秒时间内,对方没有没说话。刘跃进刚要问第二遍,只听电话听筒里传出了一位熟悉的女人声音。

        “跃进哥,你叫我姐接电话。”曲云竹不可置否的声音,有些惶遽嘶哑,刘跃进刚要继续问话,妻子曲云霞已经披着上衣趿拉着鞋来到了他的身边。刘跃进看着曲云霞,一边把电话递给妻子,一边若有所思的看着,心里说:看来亲的亲顾不亲的不顾,这话一点不假。我没睡着,妻子也没睡着。

       “云竹,我是你姐。”曲云霞刚刚开口,就听见  话筒里传出了长长地一声带着啜泣的声音,话筒那边曲云竹已是泣不成声,“咋了,得是小强?”曲云霞这会已经是吓得睁大了眼睛,有些语无伦次地问道。

        当曲云霞从话筒里听到妹妹说“小强出事了”的声音后,连着喊了几句“喂!喂!!喂!!!”曲云竹已经把电话挂了,话筒了传出长长地“滴滴滴”声音。

        看着刘跃进的表情,手握着还没有放到电话机座里的话筒的曲云霞 愣愣地半响说不出话来。刘跃进这时也不知所措,只好扶着妻子俩人回到了里屋,坐在床沿上,一时半刻也没了主意。刘跃进从床边的床头柜上拿起烟盒,抽出一支,用打火机点着,看着曲云霞憔悴的脸庞,转身到了屋外的客厅里,刚刚抽上一口,猛然间想起了什么,赶紧又掐了香烟,在电话机来电显示上翻找电话号码,回拨过去后,一直是长音没有人接听。连续打了几次,还是照样,只好放下电话话筒,又点着了香烟,一边抽着一边陷入了沉思。

        这么晚了曲云竹把电话打到他这里,而且只说了杜小强出事了,然后就挂了电话,刘跃进有些不可理解。这是什么意思呢?莫非小姨子只是把这个消息告诉给自己的姐姐,要她做好心里准备?也没说事情咋样安排,最起码要刘跃进咋样去准备,是明天去把这个消息告诉给杜家还是单独告诉给张少峰?还是?另外,曲云竹是否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杜家公婆,刘跃进也不得而知。这样明天上去到杜陵村,自己是装着糊涂待在哪里呢还是挑明了小强已经出事了?刘跃进一支烟抽完了又点了一支,依然是没有想出个头绪,这小姨子也太厉害了,这不是给自己出了个难题?难怪小强他爸说小姨子主意太正,看来一点不假。想着想着,刘跃进的眼睛实在有些发困 ,只好慢慢地进了里屋,拉了灯睡了过去。

        天还没明,门外有人在喊叫。刘跃进迷迷糊糊地看着窗外的院子,侧耳在辩听着门外人的声音。当第二遍喊声传进屋里时,刘跃进已经听出来了,是瓜蛋。心里说道:有电话不打,你倒是喊叫的怂呢。心里在“噘①”着嘴里依然透过窗孔,对着门的方向大声喊道:“听见了,马上来。”

        瓜蛋是有名贼娃子性格,黑了不睡天不亮早起,“三早当一工强似求人看下风”是他的座右铭,是他父亲留给他的祖训。这家伙养成了一个习惯,没事情的时候睡觉,只要是有闲空,不管是上午还是中午还是下午,三锤两帮睡上一会完事。这不这么早的来叫刘跃进,其实已经在村里跑了一圈,说句实话,连村长书记的心都操到了。

        青门坊修路已经断断续续持续了一个多月,大劲基本上过去了,这会划拨卖出去的宅基地是关键,不是干部想要划拨,关键是人家交了钱的人在催促。刘跃进起床后,草草洗漱了一下,对妻子曲云霞说道:“你先去杜陵,不要声张,只管帮忙就是了。我一会忙完就上来了。”

       青门坊这帮干部有个好处,一说开会,几乎是准时到达,和解放军一样,很少有拖拖拉拉的现象。刘跃进到了大队部,一看其他人已经到了,自己找个地方坐上。由于晚上没有睡好,这会脑子还是暮暮的,只听书记在说着开会要解决的事情。刘跃进问道:“得是划拨卖庄子地的事情?”

        “就是。”村长说道。

        “那咱在这有讨论的啥呢,划地得各队回去安排,小队不说好,咱说了顶啥?”刘跃进三言两语就把话说明了,实际上大家心里也明白,这开会也只是个形式,最后还要过各小队社员这一关,这才是问题的症结。话到这里也就没正事,大家只好一块探讨起咋样安排小队代表划拨拆基地的事情,最后议定最好还是把大家拉出去协商,这样最保险。

        刘跃进刚刚出了大队部院门,听见传呼响了,一看又是张少峰的手机号,也顾不上回电话了,回家推上自行车匆匆地朝杜陵村赶去。

        曲云竹昨天晚上草草给姐姐打了电话,没说几句就挂了,不是不想说而是没想好,再者也是非常难过。经过一夜的思忖与掂量,这个事情实在有些重大,自己是不可以拿主意的,尽管来时有些匆忙,虽然身边跟着一个自己厂子里的好友,但那时还无法判断小强的情况有多严重,这会事情明了,自己也不敢自拿主意,尽管自己的主意很真。曲云竹还是在早上六点多,就给张少峰打了电话,让这个自己没在家能够拿住杜家事情的姐夫,把杜小强出事了的消息告诉给小强的父母。张少峰平时干别的活路那是没得说的,但当曲云竹告诉了他的事情真相后,他脑海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先把刘跃进叫上杜陵来,商量一个比较保险的办法,以免二位老人听到后心里招架不住出了意外。

         刘跃进骑着自行车刚刚到了杜陵村口,张少峰已经在那里等着,二人一见面,张少峰迫不及待地把事情的原委全盘说出,等着刘跃进的安排。其实刘跃进这会心里已经踏实了,毕竟昨晚他已知道了事情的轻重,原先还考虑这考虑那,这会啥也不考虑了,只是安顿事情而已。俩人进了村直接到了杜家那个主管红白事情的拿事人家去,一起商量一个合适的办法。

         人常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农村就是这样,一遇到这样的事情,乡党们几乎不要人邀请,尤其是村里一些平时经常抛头露面人前站的人物这会几乎不叫自到,早早地已经来到了杜家,杜家门前男男女女出出进进,一脸严肃惶恐的表情。杜家院内,几乎是被人们挤得水泄不通,没了杜小强在家也没了曲云竹,老两口在里屋的床上躺着,杜晓燕和杜晓怡姊妹俩晚上没有回去,一直这样陪着父母到天亮,看着张少峰匆匆地进了院子又急乎乎地出了院门,姐妹俩知道事情不秒,到无论咋说,这都是自己的亲弟弟,谁也不会往坏处想。就这样看着院子里出出进进的人们,一直看到张少峰刘跃进,还有那个老者 ,一行几人进了自己家的院子,后边还跟着村里诊疗所的医生,

         当这一干人进到杜家的时候,几乎有点脑子的乡友已经看出了事情的严重,有些已经从院子里退了出来,退到了院子大门以外。剩下的除了拿事的就是一些“瓜目二愣”的人称没眼色的人,还挤在院子里,伸长着脖子,像看西洋镜一样朝屋子里看着。不一会的功夫,屋里传出了撕心裂肺般的哭声,杜晓燕的、杜晓怡的,还有她们母亲那嘶鸣般地嚎叫。一会儿时间,屋子里的人们开始吵吵嚷嚷朝门外早已准备好的医生喊叫起来,杜小强他妈哭得昏死过去...  ...  

         青门坊要给买卖宅基地人员划拨地方,事情还没安顿停当,社员已经知道了原委,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刘跃进协同张少峰一起去了趟南方,和曲云竹一块看着在当地将杜小强的遗体进行了了火化,在当地公安局又呆了几天,听取了人家当地警察对案件的一些侦破说明,一时半刻也没有一个结果,只好商量后决定人先回家。处理完杜小强的后事后,一身疲惫的刘跃进回到家中,连续几天几乎没有出门,不管是正在接近尾声的村里修路,还是自家灰场的营生,一股脑子的撂在了身后。这天早上刚刚起床,队上的一帮人们已经到了院子里。

        “刘队长,我咋听说又要卖地?”

        “到底修路花了多少钱,还没公布呢,咋又卖地?”

        “兄弟,这事恐怕要有个说法,不能老是这样糊弄社员!”

         没等刘跃进细问原委,进了门的社员你一嘴我一声,七长八短地就说了开来。刘跃进知道,这些个来问话的,有和自己一直关系不好的,有和自己先前关系很好的,这次在修路中没有占到便宜的,这些人搅和到一块,也就一个“利”在作怪。农村永远就这样,一碗水不能端平,一碗水也无法端平,你心里再觉得公平,总有人觉着不公平,尤其是和你有先天性矛盾的人,这些人带头,其他人就会跟着。看到这些人们,听着他们的质问,刘跃进没有吭声,只是默默地把他们让进屋里,散着纸烟,笑脸相迎,因为这时的再好地辩白也无济于事:一来路没修完;二来宅基地还没决定在哪划拨,你能和这些人说个什么?这不明明是寻事来了?

        群众之事,自古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先让他凉过一阵子再说,有本事闹大没本事一阵风,这在农村永远是没法子的事情,一句话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骑驴看唱本——走着瞧,要不你说咋整?【待续】

 注释①噘    关中方言:骂人。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