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安流向东

唐·韦庄芳草五陵道美人金犊车绿奔穿内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村中,已经知天命,名利随风去,穷富皆安定,清晨田野走,傍晚伴红灯,喜怒哀乐事,皆在笑谈中。

网易考拉推荐

老虎沟【七】  

2015-12-31 10:34: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少峰第一次看见赵理财,应该是他很小的时候,几乎有些记忆不清,有些朦朦胧胧。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后来的了解,张少峰知道了这个叫做赵理财的男人,就是他母亲以前没有结过婚的男朋友。也就是这个野男人,在他父母生了他以后,几岁的时候,还照样去他家和她母亲幽会,而正是这种若即若离忽明忽暗的男女关系,一天天在刺激着原本老实憨厚忍让屈辱的父亲的神经,一次又一次,直至父亲在看到不该看到自己的母亲和这个野男人偷情苟合的情况时,失去了理智,拔刀相向。可惜,母亲死了,这个野男人却躲过一劫,只受了点轻伤,逃之夭夭。这个事情过去了多年,原本很小的张少峰,一天天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复仇的愿望越来越强,这一点张少峰似乎和许多小少年一样,等待着时机。但有一点让张少峰恼火的就是,他经常会看到赵理财,这个在自己母亲死了之后依然没有闲着的男人,总是在不断的更换着女人,在和许多女人产生着风流韵事,似乎这个世界里只活着他一个人,而全然不顾他以前惹下的麻烦,全然不顾还有一个叫秦蓁子的亲生女儿的存在,还有他家这里贤惠的媳妇。
        这次在杜陵塚上,年轻气盛的张少峰和柳跃进看到在老虎沟旁做坏事的一对狗男女中,那个男的就是赵理财!原本对赵理财仇恨的咬牙切齿的怒火,又一次在心中点燃。张少峰心里暗暗说道:你这个披着人皮的哈怂,有朝一日就要肇祸的。
         在张少峰的记忆中,确切点说应该是想象中或者说是朦朦胧胧中,反正不是能用一句恰当的词汇来形容他的这种年龄段幼小心灵中的思绪情感,那个时候他总是在看见父亲不在家的时候,这个男人不论是白天还是夜晚,都会大大方方的来到自己家中,几乎毫不在意自己的存在,很随便的把自己的母亲搂在怀里,然后手指伸进母亲的衣襟里,母亲从来都不抵抗,也不拒绝,任凭这个男人这样在她的身上肆意的抚摸,而好像无动于衷?但同样是这个动作,好像自己的父亲在做的时候,母亲总是那样的不好好配合,却显得厌烦?有时候急得父亲不断在发着牢骚,而母亲似乎并不在意,也丝毫不考虑父亲的感受。张少峰的眼神里,同样的事情,有时候自己是在睁着惊恐的眼睛,比如说母亲和这个男人在干着那种事情的时候;有时候自己的眼睛会很祥和,那是自己的父亲和自己的母亲在做那样的事情。而有些奇怪的是,自己的父母亲晚上多半是在自己睡熟了的时候,以为自己不知道他们在做啥。也是,自己母亲的乳头,爸爸为啥也要抢占,而全然不够自己那只紧紧抓住母亲乳头的小手?而这个男人却不管是在自己睁着眼睛还是闭着眼睛,进了门就要伸手到妈妈的胸前或者腰下?还有就是母亲的乳头,这个男人吸吮时,母亲会是那样的安然静谧,甚至有些陶醉;而父亲吸吮是,母亲会露出烦躁或者不安的神情?张少峰有时候会在自己的小脑海里记下一些不太能够弄懂的两个人之间语言,而这些语言似乎母亲从来不在和父亲相处的时候使用,而只和这个男人相处的时候才是那样的津津乐道眉飞色舞。张少峰至今想来,那时候后自己是几岁呢,五岁还是四岁?这些事情是记忆呢,还是自己日后长大了强加给这个男人的不好影响?只是有些依稀之间梦呓般的语言,无论无何自己是弄不懂的,尤其是在上了学校读书的时候,自己也没学好语言文字这个母亲身上遗传下来的长项,比方说,那个男人吃自己母亲奶头时,母亲的用语会是那样的变化多端、含情脉脉。把吃奶叫做吸吮,有时还反复的叫那个那人嘬嘬,咂咂,还有就是嗍嗍,这些嘴唇动作究竟有啥区别,在一个女人的乳头上?就是长大了,张少峰也是不得其解,只知道母亲的那个奶头,小时候饿了含着可以解饥,何来那么多的吸吮方式,咂咂,嗍嗍?
        这样的事情,幼小的张少峰是弄不懂的,父亲是否能够弄懂?如果能够弄懂,可为啥父亲不管呢?小小的张少峰在幼小的心灵里种下了好奇。也许他不知道,不是自己的父亲不管,而是管不住,直至有一天,他们过于这样嚣张这样有恃无恐,才酿下大祸。
       ...  ...
        赵理财去了潼关当兵,吴素芳却即将生产,这一切只能由柳跃进的外祖母来完成,因为外祖母答应了吴素芳的母亲,要顺利安全的为她的女儿接生下婴儿,不管是男孩还是女童,自己都要收养,一是知根知己一是排难解忧。只是在吴素芳生下孩儿以后要把孩儿在外地养活一阵,说是一阵,转眼间就是几年。这个外地,就是终南山下北麓的一处村庄,一个叫做石峡峪的古镇子。
         外祖母一生接生过无数个婴儿,见过许多产妇,好坏优劣一应俱全。所谓好的优秀的,就是生产时很顺利很乖敛的;难伺候的,比如那些个生产时不顺利大声喊叫的,骂爹喊娘的。但像吴素芳这样还是第一次遇见,之所以是第一次遇见,就是还没有生产,孩子不急,她倒急了!急了干啥,不要娃了,为啥?害怕疼痛!
        吴素芳在生下秦蓁子以后。落下了个远近闻名的绰号:熬煎。所谓熬煎,就是农村人常说的折腾人或者叫折腾自己的意思。为啥?在秦蓁子即将出世的时候,由于是逆产,脚先出来,而不像一般产妇那样,婴儿头先出来,结果不但吴素芳自己着急,就是外祖母这个接生过许多产妇的的接生婆,看着在地上满是胡蹩胡跳胡喊叫,而婴儿卡在裤裆里血淋淋的样子,外祖母也是一头汗水,心里说道:你这会倒是灵性了,再疼再难也要生出来,女人生娃第一都是这样,你再胡蹩,娃还能不要了?真是熬煎,哪有你这样子的?
         后来吴素芳的这个趣闻,不经意间在秦家村广为传播,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一种谈资。女人们说起不由得一笑,而男人们说起,却是这样:耐得球了舒服的时候不说,要得娃了知道屄疼了。
        吴素芳在长安铁厂到了谈婚论家的年龄,一些年轻人也对吴素芳有些好意,只是和她自由谈恋爱你就别想,因为吴素芳连嘴也招不上。找人介绍,结果到老家一打听,名声原来是这个样子,渐渐的年轻小伙子都自己退避三舍,吴素芳也由热门成了冷门,这一点吴素芳自己也非常清楚,好男人是攀不上了,只要有人愿意找自己就将就着嫁了,反正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跟谁都不是一样: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当工友们给自己提说张有福的时候。吴素芳连思考琢磨都没有,点头同意了,因为自己整天和张有福在一块,这种男人居家过日子保险没问题。只是在和张有福约会的时候,张有福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原本平时大大方方的师傅,在和自己单独相处的时候,结果竟然紧张尴尬的脚手都不知道放到哪里,直至结婚前夜,除了搂搂抱抱,接吻吃奶,吴素芳也没让张有福和自己干那种事情。有一次,俩人在单人宿舍里闲谝到了半夜,被荷尔蒙刺激的无法克制的张有福百般恳求,希望与吴素芳发生关系,吴素芳死活也没有答应。最后实在无方了,吴素芳只好躺在那里,脱下长裤,褪下内裤,露出了私处,让张有福看看,还没等张有福反应过来,又把内裤提了上去。张有福看着吴素芳的私处,一脸的无奈,欲火中烧地急火火的把他那东西掏出来,不一会时间,自己就弄到了地上。从此以后,师傅张有福再也没有向她提出过这种要求,因为她知道吃一次亏长一智,不能再犯第二次错误,俩人再好,没有结婚,也只能是男女朋友关系,防人之心不能无呀,要不咋会招了赵理财的活?
       只是,要和师傅结婚,自己不是处女这种事情咋样能够不让师傅知道呢?这毕竟是一辈子的事情,能瞒还是瞒着,实在瞒不住了再说。可怜一个女人招了一次活,就这样费尽心思,为了自己的后半生而伤神动脑。可人家赵理财到了潼关照样风流倜傥,情种依旧。这不,第一次单独去站岗,就遇见了一位漂亮的姑娘。
         赵理财的部队是潼关秦岭脚下的一处峪口里,附近老百姓把这个峪口叫做太要。由沟口往里走也就十几公里,一处处村庄星星散散的分布在部队的四周,一条溪流顺着部队的门前飘向村庄缓缓流过,每天在沟里洗衣淘菜,几乎是这里村子里女人们的主要事情。在夏季,在河里洗澡更是一群群一队队,男的在河流的左边,女的在河流的右边,只是两处地方要拉开一段距离,女人洗澡的地方是在一处河流拐弯的地方,一般人们顺着河流是看不见的。而这里的女人要到河里洗澡,多半要由部队的门前经过。
         ... ...
         秦蓁子在柳跃进外祖母的一个亲戚家长到三岁的时候,才从石峡镇回到了秦家村,而亲生母亲吴素芳自生下她后再也没去看望,这是两家约定好的事情,包括这个名:秦蓁子,是吴素芳亲自给女儿起得,以期待女儿日后长大后能像她的名字一样,旺盛壮大。外祖母看着活蹦乱跳的孙子女,一脸欣慰,这个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日后就会伴随着自己和自己的那个傻儿子一生一起生活,培养感情也是非常重要的。外祖母相信,养育之恩终究会大于生育之情,自己将来老了包括儿子在内唯一的依靠也只能指望这个孙女了,所以对孙女的疼爱,用溺爱来形用一点也不过分。
         在秦蓁子上小学的时候,张少峰转学来到了秦家村,俩人分到了一个班级。说是分到一个班,实际上也是无奈之举,因为秦家村小学的每一个年级也只有这一个班级,全校不过五六个老师而已。其中从别的学校新调来的校长,一位年轻也就不到三十岁的英俊语文老师,在秦蓁子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美好的影响,直至秦蓁子从中学毕业后再来到秦家村教学,这个校长兼语文老师的男人,依旧是她心中的榜样,以至于在不知不觉的工作相处中,秦蓁子甚至有些迷恋上了这个老师,以至于相差十几岁的他们俩,在学校里传出了人人皆知但又没有公开的秘密绯闻,这个不重要,关键是这个老师已经结了婚,她的情感寄托在一处长满荼毒的罂粟花之上,时刻伴随着暴雨风吹有凋零蔽谢的危险。
         外祖母在知道张少峰转学到秦家村的时候,已经是张有福杀了吴素芳后被枪毙的一段时间里。那天,孙女秦蓁子哭着回到家中,说是有个男同学在她上课的时候,在后边抓她的辫子。这还不说,还在她长长的小辫子上,缀上几张五颜六色的水果糖纸,以至于下课后从教室往外走的时候,所有同学都看见了在嘲笑自己。这个男同学就是张少峰,在外祖母去了学校以后,知道了原委。这还不说,在日后的交往中,这个和自己孙女有着血缘关系的同母异父的男娃,竟然惹出许多事情来。这些事情,不是学雷锋做好事,千人赞扬万人称颂,都是些让人笑掉大牙的事情,而且,最为一件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所有人都不会想到,竟然是这样的荒唐?【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