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安流向东

唐·韦庄芳草五陵道美人金犊车绿奔穿内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村中,已经知天命,名利随风去,穷富皆安定,清晨田野走,傍晚伴红灯,喜怒哀乐事,皆在笑谈中。

网易考拉推荐

老虎沟  

2015-11-26 14:51: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虎沟有没有老虎,不但柳跃进不知道,就是杜青村的许许多多人们照样不知道。但老虎沟有死人,老虎沟可以葬埋死人,而且不但可以葬埋自己村子里的死了的人,还可以葬埋自己村子以外死了的人,当然这主要是附近街坊的和西安城里与杜青村有亲戚朋友关系的。杜青村附近农村的人们是不会把死人埋在老虎沟的,关键是老虎沟归杜青村管辖,老虎沟只能稀疏地种植一些杂粮和常年生长着一些杂草以及一些劣质的小树木,打眼一瞥只是一个看起来非常荒凉沟壑纵横的原始黄土沟壕。但随着老虎沟越来越多的死人坟茔,渐渐地老虎沟的名气越来越大,杜青村一代人都把老虎沟戏称为“小三兆”。所谓“小三兆”当然是相对于西安古城南郊“三兆村”附近的西安殡仪馆而说的,那里葬埋的是焚烧了的西安市民的骨灰,古城人把人死了叫做“去三兆”。人们在开玩笑的时候会说“你不想活了要去三兆呀。”就是这个道理。而老虎沟却是葬埋着装殓了棺材的古城死者,或者叫“城里人”“居民人”。一些个不愿意把自己祖先或者亲人们烧掉的儿女们,都会偷偷地通过亲戚朋友寻情赚眼地找到杜青村来,以把自己的亲人埋到这里为荣耀,就像如今的人们住在曲江南湖一样,那是一个自豪一种骄傲呀!
        但也有例外,比如说张少峰的父母,一前一后葬在了老虎沟,他们的装殓都不是棺材,而是实实在在的骨灰盒,而且还是偷偷地来埋葬的。没有大批的送葬人们,没有花圈纸扎没有哭哭啼啼,悄悄地埋在了老虎沟的沟沿上,一个浅浅的土沟里,而且还是晚上,老天下着毛毛细雨,一脚泥一脚水的。张少峰那时还很小,只是跟着自己父亲生前的一些好友来到了老虎沟,来了两次,一次是葬埋自己的父亲,一次是安置自己冤死的母亲。母亲死在了父亲前边,也就一年多一点,然后是父亲,葬埋母亲的时候,张少峰还非常伤心,可葬埋父亲的时候,张少峰除了怨恨几乎没有伤心的样子,一脸的忧愁,甚至是仇恨,因为不是父亲的造孽,母亲不会死,父亲也不会死,自己的家也不会到如今这样,家破人亡!自己也不会成了孤儿,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人间弃儿,受人白眼受人欺凌!
        张少峰的母亲是被她丈夫杀死的,张少峰的父亲也因此被判死刑,在一年后,步着妻子的后尘而来,俩人没有同年同月同日生,却为了一件不该为的事情,魂飞云霄葬身九泉同眠于老湖沟!可怜只剩一人的张少峰从此游荡于于社会与学校之间,上学几乎成了一个名不副实的事情。
        《》    《》      《》
        论张少峰和柳跃进的关系,除了朋友同学以外,俩人实际上还是一个远房的亲戚,张少峰的祖母和柳跃进的外祖母是姨表姊妹,只是还没等张少峰和柳跃进来得及走这样亲戚关系的时候,张少峰他父母就出事了。张少峰父母葬在杜陵老虎沟,不是柳跃进介绍的,那时柳跃进还很小,这些事情后来才慢慢地传到了柳跃进的耳中。不过这不是主要问题,主要问题是张少峰和柳跃进后来相处得很好,你来我往黑夜白昼,俩人几乎成了亲兄弟一般。这不,这天柳跃进接了一件能够赚到外快的活路:挖墓埋人。
        柳跃进第一次和别人合伙葬埋人,是在自己还没有中学毕业的时候。那时,柳跃进的一个同班同学的老祖母寿终正寝与世长辞,老人一生贤惠,德高望重,寿龄九十有三,儿女子孙一大群。老人临终时唯一的遗嘱就是不要把自己弄到“三兆”去烧了,老人说自己死了是“红事”,因为自己已经是四世同堂;老人说如果把自己烧了,那样和下油锅上绞架是一样的,那样一生中所想的福气全被一缕火苗烧个精光。老人再三叮咛万般嘱咐,要把自己埋在土夼里,最好是埋在沟里埋深一点,日后就是有个三灾六难的,自己也不会再遭祸殃,比方说水灾,地震。老人临终时想的比活着的时候还想得遥远,好像慈禧太后一样,一死永逸,再也不让后人叨扰!当老人的这个孙子通过柳跃进的关系,要把老人葬在杜青村的老虎沟时,还没下葬就差点出了问题。
        柳跃进接到这个活时,第一时间就找到了自家的一位堂兄长,这位堂兄长一生最最擅长的就是挖墓。柳跃进知道挖墓这个活路,一般多是以丧葬人家出得礼钱多少为标准的,你给的钱少了,挖的墓就自然小了,所谓“恰尺等寸”就是这个道理,说得文明一点叫刚好,说得不好听就叫啬皮。你给的钱多了,挖的墓就会“宽大亮堂”,人们多会啧啧称赞,竖起大拇指夸奖丧属一番,当然还有大方的,比如在下葬的时候,拿着好一点的烟酒,还有精致的杭州丝绸被面,说是披在棺木上,实际上一半多是两份,一份随着棺木留在了墓穴里,一份送给了挖墓的人。这个老人以至期颐之年,当然给的礼钱不会太少。那个年代,挖一个墓给四百块,那是非常可观的,一般行情也就二百快一个墓,连挖带埋,当然在下葬的时候,挖墓人多是做个样子,在封完暗堂后,上到墓顶,象征性地撂几铣黄土,然后丧属亲人赶紧从挖墓人手中接过铁锨,轮换着往墓道里填土,直至把墓塚填好,然后再在墓塚上方插上引魂幡,席地面朝墓塚方向,跪地三叩首以谢乡亲朋好友帮忙之情。
        有些事往往是鬼使神差地,柳跃进没有把人家丧属给的四百块钱如数交给他的这位堂兄长,只是说人家只给了二百块,自己把二百快悄悄地据为己有。按说二百块也在情理之中,没有出格,只是当柳跃进拿着自己同学送来的棺木尺寸时,这位堂兄长却犯了愁:怎么这么大的棺材尺寸?人说“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看着这样的尺寸,柳跃进只管埋着头和其他三位同行按照堂兄的吩咐,一镢一铣的挖着,他哪里知道,堂兄的心里已经犯了嘀咕:这是一家非常啬皮的人家,这么大的事情,给这点钱凑合,看来也不是多么孝顺的儿女。心里想着,活路自然也就是毛连着皮,无论墓道还是暗堂恰好挖了个“恰尺等寸”。堂兄长心里道:自古买家没有卖家精,你出的钱少,你先人也就不能宽宽大大,只要明天一下葬,人家前来送葬的人就会笑话,看把你先人埋得,紧俏的样子。实际上就是在耻笑你的子孙后代小气。
        没成想,第二天下葬的时候,真的出了问题,没等人笑话,差点棺木下不到墓道明堂里,因为柳跃进的同学拿来的尺寸真的是“恰尺等寸”。你想想看,一副棺材,连同送葬的人们,尤其是老丧,一眼望去,几乎在百十来号人,看着棺材卡在那里,上不能上下不能下,还有不着急的?这个节骨眼上,不但柳跃进吓得出了一深冷汗,就连久经沙场的他的堂兄也是一头雾水,明明是按尺寸挖的,怎么会小了?柳跃进的堂兄赶紧从怀里拿出那个量好的棺木尺寸照着棺木一比划,嘴里说道:咋弄了个这事?
         原来,这些没有经过挖墓事情的城里人,在丈量尺寸的时候,可以说原封不动的照着棺木丈量,没有留有余地,尽管看着尺寸也对着呢。这就是外行与内行的区别,一般内行在丈量的时候,多是按照原尺寸往外多放一尺两尺,这样才不会在下葬时弄下“日吧歘”事情,关键是柳跃进在钱上做了鬼祟,他的堂兄也懒得再去复尺。按常规,每次接到活路,挖墓人都要亲自前往丧属家中,量准棺木尺寸,就是自己不亲自去,也要一而再再而三的交代,一定要把尺寸放大一些。什么叫“大意失荆州”?这就是。有时候,农村人喜欢开玩笑,“包了一辈辈娃把娃牛牛当脐带铰了”就是说的这样的事情。
       不过还好,看着满是起哄的人,刘跃进的堂兄并不着急,很快沉静下来。他麻利地从旁边拿起一只铁撬杠,顺着棺木的大头方向,使劲往上一撬,然后在棺木底下,塞进去一个短短的一头拴着麻绳牵引的圆木滚子,然后再从棺木后方小头,两脚使劲蹬住棺木枋档,背部靠在墓道壁上,连同两旁拽绳的人们,一起喝道:起!就这一下,棺木前半身已经被送进了暗堂,堂兄也顺着跳下墓道... ...
        《》     《》       《》
        老人常说”没学会走就想跑“,就是说得柳跃进这号人。做事情总是不脚踏实地,好在这个事情结局还算圆满,要是真的棺木卡在那里,下不了葬,那可就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了,自己丢人不说,这一辈子的信用就完了:贼鬼六猾,这是农村乡党们用来形容小人呆怂的词语,但愿你柳跃进不要扯上。所谓”吃一堑长一智“,这回接到了活路,一定要老老实实,不敢再捣鬼了。
        张少峰一听要挖墓,先是一脸的不高兴,后来听说挖一个墓,连挖带埋两天能弄个伍六十块,还有烟酒,又高兴地答应了。可还没等刘跃进走利索,一听说是个”薨死鬼“,是个跳河死的女娃,又不干了。柳跃进说你不干了,你可知道这死的娃是谁?不要说人家还给钱,就是人家不给钱,你也得帮忙挖墓。听柳跃进这么一说,张少峰一头雾水,你咋还卖起了关子,到底是谁家的女娃死了,咋还不去火化非要埋到这里不可呢?【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