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安流向东

唐·韦庄芳草五陵道美人金犊车绿奔穿内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村中,已经知天命,名利随风去,穷富皆安定,清晨田野走,傍晚伴红灯,喜怒哀乐事,皆在笑谈中。

网易考拉推荐

闯荡【91】  

2013-03-31 17:21: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门坊一班干部上了华山并没有玩多长时间,只在北峰附近转了一会,有的往西峰走了走,觉得太远,又折了下来,一帮人坐在北峰的一处山峰中间的花丛里  小歇了一会,商量后大家意见一致,下山回家,家里事还多着呢。

       其实要说浪华山,刘跃进的心情最好,也最爱愿意浪逛,只是碍于大家的情面,再说了还有许多事情,这会心情也不是那么专一。浪逛还是没事最好,有事就是人在这里心也不在这里,只能是心不在焉罢了,走马观花,过后连个啥也记不住。很小的时候刘跃进就听大人们经常说华山的事情,说解放军攻打华山的故事,尤其解放军里那个队长,据说解放后分到了古城的一个区上当了武装部长,可干了几十年仍然没有升上去,据说这个人的花花事太多等等,下边耽搁了上边,所以前程没有走得更远。看着通往古城国道路边的一排排高高的白杨树从眼前闪过,车外树上的关中人称作“吱唻”的蝉、那一声声时长时短的叫声不断传入耳中,刘跃进的思绪一会远去一会又近来,只好微闭着眼睛静心养神,想着自己的心事。

       青门坊眼下真正是进入到了一团火的时候 ,卖地修路,还有正在安装的电话线路,村里村外干部忙着,村民忙着。刘跃进有时觉着好像在做梦一样,家里家外工地队上,反正没有闲的功夫。刘跃进觉着从开始的不适应到现在的慢慢处理的还算可以,看着人家别的村子,好像都没有自己的村子弄得这么快,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反正解放几十年了,没有那一届干部能比自己这一届的事情干得这样快,真正好像大跃进的速度,这会不会给村民带来想法?毕竟不是每个村民都会那么顺着干部一个劲地跟你往前跑,老人常说“摇车防翻车”,尤其是摇快车的时候,最害怕最容易翻车。

       刘跃进闭目乱想着,听到传呼响了,打开一看,是杜小燕的,没有留言,只有电话号码。心想,这么长时间了,都没见杜小燕了,这会打传呼有啥事情?

       杜小燕是从妹妹杜小怡那里听到了青门坊卖宅基地的信息的,开始还没当回事,后来听妹妹说在农村弄一处宅基地将来老了退休了也有个落脚,可以享受田园风光,比在城里边整天听那噪音要好得多。杜小燕在家里想了许多,起初还不愿意和杨文杰交流意见,怕杨文杰知道后会往其他方面想,可是这买宅基地也是个大事情,也不是一个钱两个钱的事情,不说这事也不好办,思量许久还是趁着杨文杰心情好的时候,俩人一合谋,谁知杨文杰很痛快地答应了 ,这多少有些出乎杜小燕的意料。

       自从杜小燕被调到了报社的资料室后,杨文杰看着媳妇的心情一天天不如原来那样心高气傲,一天天似乎在走下坡路,杨文杰心想这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自己又那么喜欢杜小燕,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尽管他还不知道杜小燕在青华山那晚所受的罪孽,还不知道日后这个长大成人的孩子,会是个什么样的出息,这都在其次,如果有朝一日杨文杰发现了孩子的秘密,会是一个啥结果、会是一种怎样的情形?

       刘跃进看着传呼,也不想着急给回话。这时传呼又响了,一看又是苗诗雅的,心中一惊,今个奇怪了,怎么净是女人的电话?苗诗雅有啥事情,也在这个节骨眼上打来传呼?杜小燕的电话可以不回,可一看到苗诗雅的传呼,刘跃进还是有些沉不住气,忍了几忍还是不由自主地从瓜蛋手里要过了“大哥大”拨了过去,电话通了之后,好长时间不见对面吭声,刘跃进有些烦躁,只好挂了电话递给了瓜蛋,刚刚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还没点着,只听瓜蛋手中的“大哥大”响了。瓜蛋拿起“大哥大”贴到耳朵上,听见是一位女人的声音。

      “找谁?”

       对方一听声音生疏,还没来得及发脾气,只好客气的说道:“找刘跃进。”

       刘跃进从瓜蛋手中又接过电话,一听是苗诗雅的,还没来得及细问,苗诗雅就在电话里发起了脾气,刘跃进一惊,立马脸色有些难看。看着一车人都在笑自己,刘跃进索性挂了电话,塞给瓜蛋,说道:“再打来别理了。”

      “咋了,得是难受了,想你伙了?”瓜蛋接过电话苗诗雅又打了过来,被瓜蛋呛了几句。只听见电话里传来断了线的声音,对方好像是把电话挂了,瓜蛋笑笑,说道:“想了你不寻你老汉,你倒是寻外头野老汉的球呢!”

       刘跃进的传呼又响了,一看还是苗诗雅的,这回不留电话号码了,只留了几句话:“你就不是个人,话还没说完呢,你就把电话挂了?”

       苗诗雅要找刘跃进,其实是和买宅基地有关,不是她自己,而是她丈夫的一个亲戚。

       青门坊卖宅基地的事情确实传播很快,原来一些有熟人的互相传播,让一些暂时在古城里打工的外地人看到了一丝希望,尤其是外县农村的一些在西安做生意的,目下挣得钱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买楼房根本就买不起,可长年累月在西安发展,没个落脚地方也非常不安,这在农村置块地方,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先把根扎在西安再说,慢慢来一步步实现住高楼的愿望。苗诗雅丈夫的这个亲戚就是属于这一类型,苗诗雅本不想管,可没经住亲戚的再三央求,再加上她的丈夫也开了口,只好勉强答应了,只是她丈夫并不知道卖宅基地的地方在那,再说了,她丈夫也没那闲心思问那么多。

        汽车到了古城东郊的时候,刘跃进半路上下了车,下车后赶紧在公用电话亭给苗诗雅打了传呼,一会的功夫,苗诗雅就回了过来。

       “有啥事情?”刘跃进接到电话也没寒暄直接问道。

       “你这会人在那?”苗诗雅问道。

       “在东郊。咋了?”

       “你往城东门来,见面说。”

        刘跃进心想,刚好,省得回去。明个要是媳妇问就说人家都没回去。

        ...  ...

        回到家里,已经是快午夜十二点了,看着曲云霞一个人还在院子里的睡椅上躺着,听见门响,曲云霞睁了睁眼睛,慢慢地问道:“人家都早回来了,你咋到了这会?”

        刘跃进没言传,笑着说道:“工地上有事,去了一会。”

       原本想着见了苗诗雅能潇洒一回,没想到俩人在饭馆里吃完饭,谝了一阵子,眼看时间已经不早了,苗诗雅说啥都要回去,弄得刘跃进心里一阵难受,软磨硬磨,苗诗雅说啥都不愿意在外边过夜,俩人只好出了饭馆,顺着城河沿走了一会,找了一处没人的树荫处,搂了一会,弄得刘跃进有些难受,一会硬起的的小领导不停地撑着单裤老高老高,刚要借着没人想办事情,谁知又有人从树林前走过,等没人了又不行了,就这样折腾了几个来回,刘跃进实在是再也硬不起来了,只好垂头丧气地说道:“你回吧。我知道了,你等话。”

        苗诗雅听着刘跃进让自己回家,心里很快地露出一丝不悦,心里在说到你这人越来越没意思了,见了面除了干那事就没别的了?人家想和你说会话,你是事办了也好、事没办也好,反正是只要见了,就想那事,一个赤裸裸的性伙伴!没一点情趣,你说你这人咋成了这样,人家在家里和丈夫没法交流,想出来和你多聊一会儿,可一见面就想干那事,实在让人心烦。你说你这样和我以前的丈夫有啥两样,这样下去有啥意思?苗诗雅心里这样想着,可当刘跃进真正没和自己干成事后,有一些不愿意离开的意思,好像心境里的饥渴没有完全解除,可不走看样子刘跃进要着急回家。苗思雅就是这样,每回都是把自己的想法不往明里说,只是在心里怨恨或者过后发劳噪,不愿意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如实告诉给刘跃进,可能觉着那样会让人家看轻自己。苗诗雅心里明白自己这种矛盾的心思这样发展下去,迟早会产生隔阂。有时后想想,也许男人都是这样,和你待得时间长了就会把你当做自己的老婆一样,除非你自己主动,可要自己主动,实在太难了,莫非还要自己说我想那事了?我来了就是想那事了,你说男人咋都这样呢?

       这就是苗诗雅,这就是所有女人都一样的心理,办事也要埋怨不办事也要埋怨。总之,需要不断地变出浪漫才行,这个对于男人来说似乎要费很大的劲,而且要男人在没有事情的时候、心境好的时候。可一个大男人那来那么多的闲心情和浪漫来满足女人?

       苗诗雅还是走了,尽管心里不高兴,脸上不好看,可有啥法子呢?

      刘跃进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好一阵心才静了下来,也不觉着热了,只好把风扇往小里调了一下。心中想着你说这事也怪了,苗诗雅、杜晓燕、张丽芳这一帮帮女人要是都在青门坊买了宅基地,这以后要是她们都和自己住到一块,岂不是“贼娃子不打三年自招?”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种事情能瞒得过去?尽管和自己有关系的只有苗诗雅一人,可她们总归要见面的,以前远些还好遮掩,这一步连近的那能像以前那样鱼安水安?尤其想到苗诗雅,想到刚才在城河沿的表现,觉着自己不知咋了,想见苗诗雅,见了却弄不成事情,这会回到家里自己的那东西不由得又涨了起来,心中说道看来只有出口转内销了,看来还是心在自己媳妇身上。看着曲云霞进了屋上了床,刘跃进急火火地拉了电灯... ....

       张丽芳如愿以偿地把自己所有买宅基地关系都报上了名,当然这多亏刘跃进从中周旋,至于眼下青门坊到底卖了多少院宅基地,连刘跃进也不清楚,再说了刘跃进也懒得去仔细打听,最终你村上要划拨,向三个队要地的时候不就明了?这天早上,刘跃进接到张少峰的电话一是说要请客,二来也顺便问问,看着宅基地啥时能划拨,毕竟交了钱的买家急得很。张少峰知道这事情“好吃难克化”自己不想过问都不行,张丽芳一个劲地打电话催着。

       张少峰这一阵子和张丽芳是闲事正事搅在一块,只要出来俩人就要潇洒一回,只是不知咋的张少峰有些对张丽芳有些小小地抱怨,这家伙有些钻了钱眼,不管是吃饭的时候还是缠绵的时候,三句话不离本行,一会的功夫就会转到钱上来,而且还要和自己一起包活,说是要出个干股。张少峰心想你拿啥出干股,一没钱二没权,无非就是你的身体,难道这些年我给你的钱还少吗?你是胃口越来越大了。可有时转眼一想谁要自己爱人家呢,谁要自己的那家伙见了人家就像没了命一样。只好叹息道,看来这辈子是欠人家的,不就是钱吗?反正自己也是三朵金花,挣得再多也是人家外人的,如果张丽芳不顾及她丈夫的感受,要这样明目张胆的和自己在一起,索性给她来个连根端了,趁着还年轻和张丽芳生一个儿子,这样也就没了后顾之忧,她要养活也可、不养活自己可以抱回家了事。

      张少峰就是这样,想得永远超前,只是他想他的,人家张丽芳会愿意吗?【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