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安流向东

唐·韦庄芳草五陵道美人金犊车绿奔穿内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村中,已经知天命,名利随风去,穷富皆安定,清晨田野走,傍晚伴红灯,喜怒哀乐事,皆在笑谈中。

网易考拉推荐

闯荡【88】  

2013-03-02 17:46: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瓜蛋和刘跃进从“野玫瑰酒店”分手后说是有事提前走了,一个人开着面包车朝城外驶去,没走多远,瓜蛋掏出了“大哥大”给张少峰打了个电话,询问张少峰在啥地方,一听张少峰回话,原来这家伙也在城里,而且离“野玫瑰酒店”不远。原来刘跃进走后,张少峰接到了张丽芳的电话,紧跟着刘跃进的屁股出了杜陵村,脚下一脚油比刘跃进还快,拉着在城河沿等他的张丽芳直接去了“狂欢城”歌厅,这一阵子俩人成了这里的常客。

       瓜蛋和刘跃进把事情说开后,心里一阵轻松,心想对付村长和书记这俩“万货”不需多费脑子,嫑看村长嘴里说不愿意修路,其实村长的心里咋想的,瓜蛋心知肚明,包括书记在内虽然嘴里不说,可心里也有意见,只是这家伙比村长城府深一些,多少有些环环子,轻易不露在脸上而已。这仨货从小耍大互相之间几乎没有隐私可谈,所以瓜蛋听了刘跃进的话后,也没往心里去,心想回去后也就一支烟的功夫,保准把这俩搞定。这样一想,目下最难的是卖宅基地的事情,这是大事,虽然自己把修路工队的事情搞定了,可没钱也是空手耍大刀,顶何用?要想指望这几个人是指望不住的,尽管说修路是大家伙的事情是集体的事情,可实际还不是和自己的私事一样,谁操心?这样一想,瓜蛋只有马不停蹄的想到了卖宅基地人员。目前看农村里人似乎买的不会多,一般人还没有这超前意识,再说了也没有多余的闲钱置办这目前看来还是闲事的事情,人说有钱不置半年闲,何况这宅基地得到何时才能派上用场?瓜蛋脑子一转,张少峰不是街坊的人吗,街坊里的人通城里的亲戚朋友多,只有城里人有市场,尽管不会占大多数,但小部分人只要你的宣传到位,保准会有这想法,再说了这宅基地也不是你想买就能买到的,过了这村没了这店,这解放几十年了,有那个村子卖过宅基地,还不是近来才有了这种政策,只要是灵醒人,稍微有点脑子,一点就透。

        张少峰这一阵子是私事加半个公事,说是半个公事,就这还算不错,还是张少峰黑明连夜的往人家杜陵村现任干部家里跑得结果。毕竟张少峰在外边跑得时间长了,门道广路子宽就拿杜陵村安装电话这事,虽说村里的干部定了事情,可真正要安装也不是那么容易,要找这个部门那个关口,看着政策好得很,到了底下一些管家渡口你不敬到,照样跟你打官腔。杜陵村的村干部开会一商量把这事交给了张少峰去跑。张少峰何等聪明,转了一圈,就找到了门路,恰好张丽芳的一个表哥在电信局拿事,俩人一见面,张丽芳就把她表哥给张少峰做了引见,下来的路不必费神,几个回合,张少峰就搞定了。俩人都得到了好处,这一阵有事没事就出来潇洒,不是歌厅就是酒店,反正又来得是慌钱,不花白不花。

       瓜蛋进了这个叫“狂欢城”的歌厅,一进包间,看见张少峰俩人正在唱歌,昏暗的灯光下看的不甚清楚,只管摸着包间的门找了位子坐了下来。

      张少峰看见瓜蛋进了门,放下手中的话筒,在茶几上拿出纸烟,掏了一支递给了瓜蛋,说道:“啥事,这会了还着急?”

      瓜蛋看了看身旁的张丽芳有些面生,用手指了指,意思是说这人不碍事?张少峰笑了笑说道:“没事,你弟妹。”

      “领媳妇在歌厅唱歌?”瓜蛋脑子打了个转,心想你是没球事干了把媳妇领到这里来潇洒,你这不是“老鼠添猫嘴——没事寻事吗?”人家都是领个“分子①”或者小姐,你倒好把媳妇领到这里来经世事了。看着瓜蛋有些疑惑的表情,张少峰笑了:“你都是外头跑的人,是你小弟妹。”

        瓜蛋也笑了,我就说你得是“瓜”了,弄这“瓜瓜②”事情,瓜蛋心里这样说道。

       “兄弟,我这有个好事情,和你商量一下,你掂量掂量。”

        瓜蛋没有明说是青门坊卖宅基地,只是简单说了这事的好处。张少峰一听,有些挠头,有些恍然大悟。原来这一阵子城郊卖宅基地几乎都成了风,尤其靠城近一点的村子,干部们都想到了这一点,只是苦于没有多余的地方,这样一传十十传百,也就往离城稍微远一点的村子传播,只是个别村干部把握不住机会,有的是村子的地理位置不好,卖不上价有的是村干部没有好的办法,卖个几家卖不动了。人就是这样货卖堆山,越是人少越没人敢要,一来怕只有几家到了人家这里害怕村民或者干部日后给找麻烦,你想“桶下到人家井里”以后什么走路呀水电呀等等,还不是由人家“捏扁吹圆”,岂不是拿钱买罪受?所以只有少数和这个村里有亲戚或者有朋友关系的人才敢下手。张少峰开始的时候就和杜陵村的干部说过这话,谁知村大干部多一上会意见难以统一,扯来扯去没了下联。这回听瓜蛋这样一说,张少峰心里说道,这么好的事情,咋没听见跃进和自己说过?远③了一圈,倒让人家瓜蛋抓住了机会。张少峰略带埋怨的在心里说说道“跃进呀跃进,你一天倒忙了个啥劲,这么好的发财机会,你眼睛不亮!”

       没等瓜蛋说完,坐在张少峰身旁的张丽芳已经听出了端倪。这一阵子,张丽芳只要下了班,顾不得在家里呆,草草吃了饭就风风火火的出了门,一出门就给张少峰打电话,丈夫也不敢多问,一来是张少峰连花带给张丽芳的钱二来是俩人弄了一趟装电话里边的回扣,张丽芳一下子有些在家坐不住,这钱也来的太易然了,这比自己挣工资要方便许多,怪不得人家有本事的男人都自己搞生意,想着自己家到现在还是一台黑白电视机,心里就呼呼的冒火。再看看人家张少峰汽车是新的,屋里头不知道都阔成啥了,有时候越想越恼火,这才几年的功夫,一个穷娃就闹成了这样,真后悔自己当初听了父母的话,光看了当时的情况了,跟了个在职职工又是个复转军人,当时看着多好,咋就一瞬间光景,变成了这样。最为让张丽芳失落的是一次在街上看见张少峰带着媳妇和几个女儿从西大街回民坊吃羊肉串出来,你看人家媳妇的那个样子,那个穿戴、脖子上挂的、手上戴的,把个张丽芳能嫉恨死,远远的看着,心里的火苗吱吱的往上冒,真恨不得立马冲上前去,拉着张少峰一走了之,以解这困扰人心灵的烦恼!

        还有让张丽芳头痛的是自己的丈夫,以前在厂子保卫科还算可以,福利呀奖金的还能说得过去,谁知这一阵子人家厂里搞什么优化组合,一下子在保卫科里也呆不下去了,虽然没有下岗,可也比下岗好不到哪里去,直接被安排到了门卫室看大门,和几个年龄大的老工人混在一起两班倒看门,一回到家就生闷气,发无名火。这还不说,自从到了传达室,虽说工资啥没有少,可以前的外快奖金呀啥的几乎全没了,只剩下了干工资,而且一回家就想喝酒,一喝酒酩就酊大醉,一醉还要干“那事”,而且越来越频繁!张丽芳是说不得急不得,以前碍于面子还不轻易发火,还想凑凑活活把这日子过下去,可现在不知咋的,张丽芳越来越反感起丈夫来,一个大男人,活到你这么窝囊,你还喝喝喝,你真还不如碰死算了!

       张丽芳怨恨着自己的丈夫,心里的怨气一天天高涨,尽管有时和张少峰鬼混一通后,忘却了暂时的烦恼,再加上张少峰每次完毕后再给上一些零花钱,可心里没谱呀,没有底气!尤其一回到家看见丈夫的醉醺醺的样子,一下子把刚刚在和张少峰在一起的欢乐就冲的踪影全无,一个人脸色几乎成了天气预报,一天三变,有时会一天几变!这还不说,人说人倒霉了喝口凉水都要塞牙,张丽芳所在的纺织厂也是风声鹤唳,也要工人下岗。张丽芳真是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如坐针毡,时时怕着下岗轮到自己头上。要不是这几天和张少峰在一起,要是这样天天呆到家里,以她的脾气不知能惹出啥事来。

        瓜蛋和张少峰说完事后,又交代了几句,让张少峰多联系一些买主,等他的消息,至于卖宅基地价格和优惠办法等回去干部定了以后再及时告知。说完后瓜蛋出了门走了,留下了张丽芳俩人,也没了闲心,尤其是张丽芳一听到这又是个弄钱的机会,一下子有些眉飞色舞,这个以前在家里衣食无忧、娇生惯养的女人,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挣钱养家的事情会落到自己头上,这在以前连想也没想过,难怪人说“男怕投错行女怕嫁错郎”看来这话一点也不加,自己要是遇上个能行的,会操这份心?张丽芳想着想着不由得有些伤感、有些难过,知道的人可以理解自己的处境、自己的心情,不知道的还以为子钻了钱眼,老想着钱钱钱。直至这时张丽芳才千真万确的相信社会上流传的那句话:钱不是万能的没钱却是万万不行的!自己一个也算不错姿色的女人,也才三十几岁,脸上的皱纹已经成了啥样子,虽然自己和张少峰在一起的时候,看似强颜欢笑,说句心里话,这也就是老相好了,知根知己,要是现在遇到个新人自己真没这个胆量真没这个心情和人家交往,凄惶呀!可话又说来,人家张少峰再有钱,也是人家下苦挣来的,自己一个心高气傲的女子老是这样花人家的钱,总觉得心里些酸酸的。再说了“梁园虽好也不是久留之地”人家张少峰毕竟有自己的家呀,不是人家不愿意和媳妇离婚,而是自己忘情在先,自己从少女到已婚,自己把路走成这样,就是有着重归于好的想法,这个口能开出来?何况时过境迁,日月如梭,如今的张少峰也不是当年那个穷光蛋小伙子了,说句实话,只要人家不记恨自己那就是万幸了,看着人家嘴上不提当年的事情,可那个男人心里会忘却?会忘记自己穷酸料倒的时候,一个自己心爱的女人另嫁他人?这种露水般的欢愉毕竟不是长远之计,再处个几年,人家孩子一大心一收,人家是毫发未损自己却真正到了黄脸一张夕阳落日 无可奈何的境地!那时候自己会冤枉死的,人一生短短的,这样活下去,实在是窝囊透了!有啥办法?眼下只有自立只有弄钱,只要有了钱自己才能和张少峰平起平坐才能心安理得,就是散伙了,自己也不会落得个让人耻笑的怨妇!
       看着瓜蛋出了门,张少峰叫了一声张丽芳,没见应声,回回头再看,只见张丽芳傻傻的盯着荧屏一言不发,而且脸色也不甚高兴。

       “咋了?不舒服?”张少峰轻声地问道。

       “没啥。要回去?”张丽芳放佛从梦里醒来一样,看着张少峰。

       “你说。”

       “那回吧。”

        坐在汽车上,张丽芳没有说话,少了以往的欢乐,少了以往的风情,只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方,若有所思。

        张少峰开着车,心里也直打鼓。以前每次出来,只要是说回家,张丽芳都会撒娇一番,总是恋恋不舍的样子,直至俩人尽情完了,才高高兴兴各回各的家。今个这是咋了,张丽芳有些不高兴?直到车到了张丽芳家不远处的时候,仍旧是闷闷不乐的样子,弄得张少峰也也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就这样眼看着张丽芳头也不回的走了。

        ... ...

        刘跃进回到家时,已经快中午了。曲云霞一个人在院里忙活着,看见刘跃进进门后,也没吭声,脸色不是多么好看。刘跃进还以为是昨晚自己自己在外边过夜没回家,是不是曲云霞犯病了?心想自己经常不回家已是家常便饭,刚结婚的时候打过一阵子架,后来似乎曲云霞也就适应了,反正是个浪子自己也管不住,索性不再过问了,一个没钱的男人你能跑到哪里去?曲云霞经常这样想着。

       其实曲云霞不是在给刘跃进摆脸色。昨天曲云霞娘家过会的时候,刘跃进还没走的时候,一家子人高高兴兴的。谁知在酒席间,杜小强不知咋喝多了,耍起了酒疯,一家人紧劝慢劝都没劝住,杜小强越说越带劲。曲云竹一看不好,赶忙把杜小强往自己的屋里拉,谁知还没有拉到自己屋门口时,杜小强一记耳光猛然间扇到了曲云竹的脸上,而且嘴里还说着旁人无法听懂的话。曲云竹一边捂着脸,一边脸色难看的盯着杜小强,还没等亲友们解围,就放声哭起来,一下子闹了个不欢而散。亲戚们走完后,曲云霞进了妹妹的房子一边劝着一边问着,隐隐忽忽听出了些倪端,似乎俩人的感情出了问题。

       “你咋了,脸色不好看?”刘跃进进屋后转了一圈,出来看着在院子里依旧忙着的曲云霞问道。

       “没啥。你潇洒你的,问啥闲话。”曲云霞不热不冷的回了句。

       “得是上头有啥事情?”刘跃进说得上头就是曲云霞的娘家。

        杜小强耍酒疯这是许多人没有想到的,再说了这几年杜小强也很少喝酒、几乎不抽烟,就是抽也是应酬个人。杜小强是个很敬业的人,尤其看着妻子整天忙了里里边忙外边,更是心生感激,觉得是有些对不住妻子,自己一个大男人不跑外边,啥事都让妻子一人出头露面,有时也觉着妻子辛苦,所以能做的只有搞好后勤工作,管好厂子里和家里的事情,只要妻子一回家杜小强赶紧问长问短,百般关心体贴妻子。晚上休息时也很少打搅妻子,看着妻子洗簌完毕上床后倒头就睡,那个样子实在是太累了,杜小强也能理解,自己以前跑外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尤其是生意不顺的时候。谁知时间长了,这种状况一直持续着,而且慢慢地似乎成了一种规律。有时候实在扛不住了,杜小强想和妻子说说话调调情,可看着妻子的样子,似乎没有心情,虽然也不反对但总是不那么积极,没有结婚时的那种默契那种浪漫,就这杜小强也没心里去,依旧以为妻子工作太累,在外太辛苦了的原因吧。

        一次偶然的机会杜小强看到了一幕让他心生疑窦的情景。一次厂子里没了原料,妻子出差又不在,杜小强只好自己到城里去进货,在公交车上猛然间看见曲云竹和一个男人坐在汽车上,妻子不是说出差去了回来还得几天,怎们这会儿在城里?而且这个男人杜小强也认识,这不是杜陵信用社的吉月翔主任吗?这个给自家厂子里帮了大忙贷了许多款项的恩人?虽然汽车开得很快,但杜小强还是看得清清楚楚,俩人有说有笑的样子,简直是自己前几年和妻子在一起的情形,这种情形这几年几乎在自己和妻子之间很少再出现过,莫非妻子和这个男人有了事情?男人的嗅觉让杜小强有了一种戒备,从此开始留意起妻子的言行举动起来。

       其实要说吉月翔和曲云竹认识还是刘跃进引见的,只不过当时去的时候是带着杜小强,因为杜小强厂子里的资金出了问题,需要贷款。人说师傅领进门学艺在个人,谁知杜小强弄不到一块,好长时间款项总是贷不下来,回家后还老是囔囔的说个不停,曲云竹一听,就有些冒火有些着急,实在扛不过去了,只好自己去了趟信用社,谁知没费啥神,就把贷款拿下了,弄得杜小强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心里嘀咕道:咋搞着,自己去了几回都贷不下来,媳妇一去就下来了,女人办事就这么灵用?

        晚上睡觉的时候,杜小强看着曲云竹有些不解地问到:“我去了几回贷款都办不成,你咋一去就办成了,有啥秘密?”

       “有啥秘密!就是吃了顿饭去了趟歌厅唱了几首歌。”

       “这么简单?”

        “...  ...”曲云竹不吭声了。心里有些难过,这一个女孩子不出门不行出了门也不行,你说你能办的事你要办成了,何须我去张罗?就这还胡想八想,莫不成咱们的厂子停到这里不动了,你就心甘了?

       杜小强想错了。要说这个吉月翔主任人还是真的不错,不是人家难为杜小强,只是杜小强说话没有思路,几次去看着人家吉主任忙活着,不知咋样下手。一次吉主任看着杜小强来了,也知道这是刘跃进的“挑担”,也没多说,直接把杜小强领到了业务主任那里,交代了几句就走了。谁知这个业务主任不好好办事,才弄得曲云竹亲自跑了趟信用社,这一跑,不但把这贷款的关系跑了下来,而且随着曲云竹越来越到信用社去的次数多,曲云竹在吉主任的映像里越来越好:说话得体、落落大方,不吭不卑、含蓄秀气。吉主任也是接触过大场面的人,见得女孩子或者说女人也不少,可是像曲云竹这么有修养有素质的女孩子真是不多见,虽然和曲云霞是亲姊妹,可俩人的性格完全相反。吉主任有次和刘跃进开玩笑的说:“你那小姨子倒是和你能处到一块,书没白读,浑身都散着书香气。”刘跃进只是笑笑,不作回答,心想人的命天造定,所谓梁祝天缘珠联璧合,那只是一种理想,现实中多少人不是搭伴过日子、凑凑合合过了一生?

      吉月翔就是这样,喜欢读书的,更喜欢有修养的读书人。要不咋能和曲云竹越走越近?【待续】
      注释①分子:情人。②瓜瓜:关中方言傻子。③远:关中方言绕的意思。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