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安流向东

唐·韦庄芳草五陵道美人金犊车绿奔穿内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村中,已经知天命,名利随风去,穷富皆安定,清晨田野走,傍晚伴红灯,喜怒哀乐事,皆在笑谈中。

网易考拉推荐

闯荡【87】  

2013-02-28 17:10: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跃进心急火燎的赶到了《野玫瑰》酒店,上了二楼包厢一看只有瓜蛋一个人在里边,跷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嘴里叼着烟,低着头思量着,包箱的电视墙上的电视里放着舞曲《心雨》的碟片,“金童玉女”毛宁和杨钰莹那甜美的声音在包厢里轻盈的飘荡着,委婉起伏、舒缓润心。

       “你还好,弄开了细活,这歌你能听懂?”

        “咋了?”瓜蛋没明白刘跃进在说啥。

       看来这歌也不是瓜蛋自己点的,可能是人家吧台随便开机放出来的,刘跃进心想,笑着说道:“也是,你也没这雅兴。最多能听懂‘妹妹坐船头’罢了。”

      “啥事这么急,连饭都吃不成?”刘跃进揣着明白故意问道。

      “你也想学‘神’那一套,故意饶人?”瓜蛋顶了刘跃进一句后接着说道“你得是‘神’那样的人?‘装者不像像者不装’这么大的事情,你还有闲心去走亲戚?”

       刘跃进不吭声了,知道自己也是沉不住气的人,更不会绕来绕去,尤其是书记的那一套,有时候自己也觉得有些牟乱,小小个事情前怕狼后怕虎,缩手缩脚。要闹事情,干脆一些,能闹就闹不闹拉倒,这就是自己的风格。自己的这一点性格瓜蛋是知道的,只不过闹集体的事情,不学点迂回不装点糊涂,有时就会撞在枪口上。

        “就咱俩,还有谁?”

        “就咱俩。”瓜蛋有些淡淡的说道。

        “那你啥意思?”

        “‘伙’咱不是外人,尽管咱以前没合伙干过生意,可好赖也共过一回集体的事了。咱今不绕弯子,你明说咱这事情咋办?”瓜蛋看了看刘跃进,有些心诚的说道:“你办法多着呢。”

       刘跃进知道瓜蛋这家伙的为人,只要这家伙看准了的事情,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去实施,而且不怕牟乱不拍跑路。想到这,刘跃进笑笑说道:“这事情眼下有三难:一是班子不合二是群众舆论三是没有尚方宝剑。”

       “你想想,你都是灵人,先把‘神’没敬到。”

        “这个好办,交给我,你嫑管了。”瓜蛋蛮有把握的说道“群众工作你仨队长负责。你说的‘尚方宝剑’是啥意思?”

       刘跃进笑着说道:“咱这里刚刚修了简易路,虽说走不下个十年八载,可走个几年是没问题的,一下子铲了重修,这个难度有多大?社员能想通?”

      瓜蛋看着刘跃进,挠了挠了头,笑着说道:“也是。这个我以前没细想,光想着闹事了。”

     “要说最好的办法就是和办事处沟通一下,让办事处派个工作组下来,这样要少捞多少神。”

     “前一阵工作组不是刚走吗?”瓜蛋有些不解的问道。

     “这个不用你费神,你只要把俩‘神’安排好了,让人家去,咱这不是一河的水都开了?”

       瓜蛋笑了,嘴里说道看来这集体的事情还是有些和私人做生意不一样,门道多着呢。看来自己还是没有把刘跃进看错,这家伙的书没白读,脑子还是灵醒,自己走独木桥走惯了,习惯直来直去,看来用在集体事情上还是有欠缺,以后还得好好和刘跃进走近些,自己会挣钱,这家伙在集体事情上主意多,尤其在三队里边的事情,离了这家伙,确实不好办。

       刘跃进和瓜蛋商量完了正事,谝了一会,下了二楼在一楼草草吃了一点饭,出了“野玫瑰”的门,天色已晚。瓜蛋对刘跃进说自己还有别的事情,让刘跃进自个打出租车回去。  

        从“野玫瑰”到青门坊也就几里路程,坐在出租车上,看着傍晚城市里已经开始点亮的路灯,街旁路上一群群乘凉的路人,三个一堆五个一伙的在拉着闲话、路灯下下着象棋的人们你一句我一嘴,争论个不休。不经意间一个熟悉的人影映入刘跃进的眼帘,那不是苗诗雅吗?一个人在路旁的林荫树边坐着,静静的好像在想着心事。

       “师傅,停车。”刘跃进赶紧喊道。

       “咋了,不是说要到青门坊吗?”

       “有事。把娃跌到井里了。”刘跃进笑着说道,赶忙从口袋里掏钱塞给了司机,下车走了。

       刘跃进自从上次苗诗雅的丈夫说是要和他见面,结果在揣揣不安中度过了几个月,一天天忙碌着,等到后来没了音讯,也再没有见到苗诗雅,似乎把这家伙忘到了脑后,光顾忙自己的事情去了。没想到这会又看见了苗诗雅,看来这缘分还是没有完结,要不鬼使神差的这时会遇到苗诗雅?

        苗诗雅的丈夫自从上次说是要见刘跃进只是出于一时冲动,心想自己多好的条件,自己的媳妇会和郊区的的一个农民产生婚外情?你说你就是要遇也遇个比我强的,一个农民有啥能耐让你动了心?让我看看这家伙究竟有啥本事会让自己的媳妇走火入魔?等静下来心来一细想,自己这是何苦呢?自己的媳妇有了这事,只怪自己一时疏忽,没有顾及自己媳妇的情感变化,只顾了忙自己的事情。自己要是和这家伙见上一面也显得自己太没有涵养了太没有水平了,这种事情能有个是非曲直?人说情人眼里出西施,鞋子合适不合适只有脚知道。你说你好着呢,可你媳妇偏偏心跑了,几就是人家再差劲,可你媳妇偏偏看上,你能怨人家别的男人?与其“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只有把自己的媳妇的心收回来了比啥都好,何必去找人家碰一鼻子灰?弄得好点还好收场,要是遇见个不讲理的,给你来个眉毛胡子核桃枣子一起倒,自己岂不是折了夫人又丢人、再遭人家羞辱一番?再说了就凭一个郊区农民素质能好到哪里去?真是见了鬼了,自己会摊上这事?究竟是自己的先人亏了人了还是自己糟了啥孽,一个堂堂的军人,一个手握钢枪还被别人称为人民亲人的人!

       夜幕路灯下,苗诗雅一个人在静静的沉思者,看着路上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好像一切与自己无关一样。自从自己和刘跃进的事情被丈夫发现后,这一阵子,简直是酸甜苦辣啥滋味都尝过了。美美晚上坐在一起以前的欢乐没有了,只有丈夫那铁青的脸色、只有丈夫那唉声叹气的声音、只有丈夫那一言不发的表情!一天天就这样往下过着,晚上不敢看电视,尤其不敢看那有三角恋故事情节的电视剧,一看到那种情节,丈夫的眼神就会出现莫名的恐慌,就会魂不守舍的坐卧不安,一会要抽烟一会要起身站起倒茶一会又要去趟卫生间,有心把电视换个台,又会觉着尴尬。自己更不用说了,心里更是涌起难以名状的述说,脑子里不时想起和刘跃进在一起翻云覆雨的情景,尽管身旁坐着自己的爱人,这个以前只要看到这种情景自己会耍个小温柔,会轻轻的把自己的身子斜靠在丈夫的肩膀上,会慢慢地躺下去直到躺在丈夫的怀里为止、直到丈夫的手轻轻的伸进自己的衣服下......那种时光在出了这种事后几乎再也没有出现过。一次,当丈夫的心情慢慢好了一些的时候,当自己还要像以前那样温柔撒娇时,还没等自己的身子靠在丈夫的肩膀上,丈夫惊得像遇见蛇一样,惊慌的站起了身子,眼睛直钩钩地看着,似乎站在身旁不是自己的妻子,而是一个女妖、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妖魔鬼怪。苗诗雅想到这里,难过的留下了委屈的泪水!尤其让苗诗雅难以承受的是以前丈夫几乎是三天一回五天一次的性生活,自从有了这事几乎是没了一样,无论自己再怎样柔情在撒娇,丈夫几乎是不为所动,实在扛不过去了,就像例行公事一样,草草完事,像动物一样直来直去,还没等自己有了感觉,丈夫就到头翻身而去。更令苗诗雅不可思议的是几乎不过几天,自己在洗丈夫的内裤时,都会发现内裤里一丝丝的斑斑白色,有时连被子上都会染上一股难以入鼻的气味... ...看到这种情景,苗诗雅更加伤心更加气愤,这个硬可把自己的那“东西”流在裤子里流在被子上,也不愿意和自己再亲热再欢愉的男人,这个和自己生活了十年多的男人,难道我的一次错误就会让你记恨终生吗?想到这里,苗诗雅心里原本有的愧疚感反而少了许多,反而增加了一种无所谓心情一种豁出去的心情......

        是呀,一个大男人嘴里说的往往和心里想的不是一样,尽管苗诗雅的丈夫嘴里说道想把自己的妻子重新拉回来,可一到了现实一想起妻子的背叛行为,这个可以指挥千军万马可以独挡一方的男人就失去了理智,就会傻傻的把自己的妻子越推越远!这种事情有啥好办法,只要你不想离婚,你就得忍辱蒙羞、苟且将就,否则只有一条路——散伙!

        苗诗雅在恨着自己的丈夫,更恨着刘跃进!一个把有着幸福却不能像从前一样对待自己的人、一个绝情只知道偷欢完事了啥责任也不负的人!想到这里,苗诗雅只有伤心只有怨恨,可这一切又能怨谁呢?

       看到刘跃进猛然走到了自己的面前,苗诗雅还没回过神,还以为在梦里一般,放佛是回忆一样。当她看着刘跃进笑眯眯的站到自己的面前  ,这才紧张的站了起来,看了看四周,站在那里不知说啥好。

       刘跃进没有说话,只顾挥了挥手,径直往前走着,苗诗雅跟在身后,刹时间的一切的记忆一切怨恨似乎全忘了,不由自主的挪着脚步,一步一步直到走到了一处街坊花园的旁边才停下了脚步。还没等刘跃进开口,苗诗雅就难过的轻轻地依偎在刘跃进的怀里,伤心的哭了起来... ...

       “人没在家?”等苗诗雅情绪缓过了一阵,刘跃进关心的问道。

       “死了。”苗诗雅心带怨气地说道。

       “这里人太多,要不找个地方?”

        苗诗雅不吭声了,眼睛里含着泪水,盯着自己的脚尖。刘跃进掏出随身带的手帕,递给了苗诗雅,转身挡了一辆出租车,向城里驶去。

        当窗外刺眼的太阳照射在旅社的床铺上,一直睡到快八九点多钟的苗诗雅才睁开了眼睛,看着身旁还酣睡着的刘跃进,看着自己一丝不挂的身子,苗诗雅心里又一次涌起了难以名状的感觉 ,想着昨晚俩人的云雨之事,想着这一晚上的惬意似乎把自己几个月的一切烦恼一切不满全部发泄直至淋漓尽致,自己的身子似乎一下子松弛了许多舒服了许多,想喝醉了酒入了仙境一样飘飘然!不知是对丈夫的报复还是自己正处在中年期的一种情绪要求,苗诗雅这次主动的又揭开了刘跃进身上的毛巾被,含情脉脉的依偎在了刘跃进的怀里,手不由自主地向刘跃进的下身伸去... ...

        人说婚外情的女人像小孩一样,一次次犯错一次次后悔,犯了改改了犯,直至到长大成人为止。这婚外情也是这样,许许多多女人处在里边不能自拔,就像吸食了大麻周而复始,一年又一年,直到把自己的青春消耗完结、直到把婚外的男人彻底看清为止,直到... ...这带血的代价,一个轮回又一个轮回,可后来者仍然是前赴后继,勇往无前!这是为什么呢?!【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2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