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安流向东

唐·韦庄芳草五陵道美人金犊车绿奔穿内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村中,已经知天命,名利随风去,穷富皆安定,清晨田野走,傍晚伴红灯,喜怒哀乐事,皆在笑谈中。

网易考拉推荐

闯荡【67】  

2012-05-24 10:08: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少峰在家里忙活了一阵子,照顾了几天妻子,看着躺在床上妻子怀里的小女儿,心中虽然不是很高兴,也强装笑脸 ,等丈母娘过来后,一交待完毕,放了些钱,自个忙活去了。

       刘跃进和张少峰见面后,一说起孩子的事,有些为难,原本计划好的事情,因为杜小燕的怀孕而有了变化,虽说刘跃进也不承担啥责任,可自己当初让人家坚持生的,这会没了着落,不免有些 懊恼,这天在外喝了酒,闷闷不乐 的回到了家中。

       “咋了,有些不高兴?”妻子曲云霞见状急急地问道。

       “把娃给咱抱回来 ?”刘跃进不加思索的对妻子说道。曲云霞看着刘跃进嘴张了几张,没有回答。心中想到:你光说得好听,两个娃你几时管过,知道底细地说你就是这人,不知道底细的还以为这是两个舍娃子①还以为孩子没有妈爸呢?再抱一个回来,你是把罪给我寻下了,像你这种日娃不管娃的人,你把人家娃抱回来,你不是害人家娃妈?虽说女娃娃是一门亲,可以咱家现在的经济条件也不允许,搞不好以后连朋友关系都弄糟了。心中这样想着嘴里却没有直接说,害怕刘跃进这会醉哄哄的样子,一说搞不好就要打锤。刘跃进看着曲云霞半会没有言传,知道这事有些难处,也不再问,进了房内上床就睡。一觉醒来,已是大半夜,看着熟睡的妻子儿子,心里也不免有些惆怅,只有自己给自己释怀:是呀,这朋友的孩子确实不好伺弄,自古要抱娃要抱远些,最好是不要对方知道底细,要不你辛辛苦苦把娃养大了,人家一动嘴,娃又走了,这还不说,要是自个的条件差一些,娃到时候还要埋怨你,与其这样还是不抱的好。再说以自己的性格,也难以对付好别人家的孩子,加之这种关系又深不得浅不得,这不是自找苦吃吗?看着熟睡的妻子,刘跃进伸了伸手轻轻地拉了一下妻子的手,曲云霞被弄醒了,伸手揉了揉眼睛,开了床边的台灯,看着刘跃进的表情,轻轻地从她的被子里钻了过来,害怕惊动了身旁的孩子。

      刘跃进 伸开了胳膊,让妻子躺在自己的胳膊上,俩人迎面睡着,小声地说着悄悄话。这时曲云霞才把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的倒了出来,刘跃进没有吭声,只是紧紧地搂了搂妻子,俩人也不再说话了,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古城超净设备厂的除尘器经过在宾馆的安装调试,效果很好。这天早上刘跃进早早的来到了宾馆,忙着要和甲方商量开现场会的事情,如果定了,产品就要大批量生产。这不这一阵子,光是各个宣传单位就跑了不说,电视台广播台报社,质监局监测站环保局等等,尤其是市环境监测站质检报告最为重要。刘跃进刚刚到了锅炉房的里边,看见动力科的科长从里边出来,有些惊奇,看样子科长好像是昨晚在这里睡着的,忙上前打招呼,接着问道:“您昨晚咋在这里睡着?”

      “总经理都没回去,值班呢!”科长神秘的说道,接着又说:“你知道昨晚谁在这里?总理李鹏!”

      刘跃进惊出一身汗水,国务院总理李鹏这几天在古城报上是有消息,没成想会在这里休息,以前只知道这里经常有大人物下榻,这回没成想会让自己遇上,不由得好奇地说道:“能见到人吗?”

    “见不上!你要是想见,一会出了大门,保不定隔着车窗能看见,关键是人家打不打开车窗。”科长笑着说道。“你这除尘器这回给咱帮了大忙,我们总经理满是欢喜,你不知道,这些天宾馆理烟尘一点都没有了,你看烟筒里的的烟,白的很,没有一点黑色。”科长又高兴地对刘跃进说道。

       其实这一阵子,刘跃进在这里前前后后也忙活了近乎半个月,有时候趁着工人干活的间隙,自个在宾馆里闲转,一会树林里一会小桥边,最为神秘的就是那个总统客房,听这里边的人说当年张艺谋拍摄【红高粱】和妻子闹离婚,就是在这里和孔俐好上的。刘跃进是个喜欢探究新鲜东西的人,每次走到哪里就要往里张望,还时不时的隔着窗户看上几眼,也只能看个大概。一次借着找人,趁着人家服务员打扫房间的空隙,径直走了进去,快速地看了一下,退出来后,一脸的茫然,这里边也不是想象得那样金碧辉煌,富丽豪华!可人们一提起总统套房几乎都是神秘兮兮的,看来听景不如看景。最为令人跌眼镜的是这里的总经理办公室,竟然在一件普通客房里,而且令刘跃进纳闷的是,总经理抽的烟还是五毛钱一盒的窄板金丝猴,而自己出门带的烟几乎是清一色的古城最为流行的云烟红塔山之类的。

       刘跃进把市环境监测站的烟尘达标检测报告 给了动力科长,说明了来意,科长笑着说道,这个好办,现场会地方我们给你提供,时间你们自己定,经费你们自己考虑,到时我们再给你们厂子宣传宣传。俩人说定后,刘跃进满是欢喜地出了宾馆回厂子里汇报。

       坐在回家路上的汽车里,刘跃进想着开现场会的事情,但还有一件事却有些麻烦,就是给人家回扣的事,上次回去和厂长说了,厂长说可以,但要在甲方先给一些预付款之后,而刘跃进给人家承诺的是合同签订后安装完毕,还好这回除尘器已经按完了,效果也不错,人家也没开口,问题是接下来要在这里开现场会,还要麻烦人家,其所以人家甲方假公济私也许就有这个因素,如果再不落实就不好了。可这甲方目前还没给一点预付款,厂里也不会给钱,咋办?刘跃进有些发难。思来想去,只有自己想办法,有些事不能全靠厂里,要不你这销售就跑不下去,人们不是说拆了东墙补西墙吗,要不先把别的款项挪一下,把这里回扣一给,然后要些预付款再把别的帐一顶不就完了?

       开现场会的事一步一步地进行着,属于宣传和人事方面的没有太大的问题,只是技术方面,刘跃进没有太大的把握,这不归自己管,尽管自己多少已近掌握了一些除尘器方面的知识,还是心里有些忐忑。一些专业部门人员的话还时不时的在刘跃进的耳朵里环绕着,最为记忆深刻的就是某大学环工系的一位在全国很有名气的专家说的一句话:你们乡办企业也就是胆大,你知道除尘器这种东西去全国有多少地方在研制生产吗?眼下还没有一种较好的产品,“防水防腐防耐磨”是除尘器的三大难题,一直困扰着许许多多的专家。没成想这位教授的话不幸言中,正当刘跃进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工作,这家宾馆的电话打到了厂里。

      张少峰得到了一个很不错的信息,某地要修一条省级公路,这家承包省级公路修建的单位的经理以前和张少峰合作过土方工程,只是这回活量大些,光靠“空手道②”是不行的,要有机械,说白了就是要有挖掘机或者装载机,要不人家就把活给了别人。张少峰一听有些头大,这挖掘机也好装载机也罢,哪一个不得几十万,自己虽说有些钱,可要置办机械还是有些困难,问人借这也不是小数目,再说了谁又能拿得出十万八万的。咋办呢?贷款?

       人常说计划没有变化快,原本计划好的东西因为除尘器的技术而发生了变化,现场会没了着落。刘跃进和厂长以及工程师全部来到了宾馆里,宾馆动力科长指着除尘器的下方出口说道你们看看那里边咋往下掉铁块?工程师蹲在除尘器的下方往上猫着腰使劲看看,只见里边一边黑乎乎的,看不见啥东西,又要了把手电筒往里照了照,不着不要紧,一看傻眼了,刚刚用了几个月的除尘器里面的格挡全部成了马蜂窝,更有甚者一些没有焊接好的钢板支架随着烟尘和水的作用也被刮了下来,这就是人家宾馆说的往下掉钢板的原因。工程师看了后没有吭声,然后刘跃进和厂长也趴下看了看,对动力科长说了几句话,一帮人急匆匆地返回了厂里。
      这就是除尘器最为常见的问题之一,防腐蚀难题。一帮子人开会,商量了好长时间也没有一个妥善的方案,工程师的意思是继续换格挡钢板,厂长不同意,认为四个厚的钢板这才用了一两个月,你这样换下去,不解决实际问题,除尘器是给人家有保修时间的,钱咋要得到手?会议不欢而散,刘跃进有些着急,悄悄找到了厂长,想了解一下厂里和工程师当时签的雇佣合同,看看这个工程师到底有没有真才实学,到底有没有设计图纸。厂长既没说行也没说不行,看着厂长模棱两可的态度,刘跃进也有些不知所措,心中想到以厂长的才智不会办下窝囊事吧?会雇佣一个马大哈工程师?心里虽不这样想着,可依据这半年多来的实际情况,还是有些疑惑,从上次的手烧炉到这次的机械炉所出现的问题,一个是除尘不净一个是防腐不好,再接下来会不会还有其他麻烦?如果不解决,这除尘器咋往下生产,岂不是越来越难。

      就在吃饭时的无意间细,趁着工程师出门洗碗的空间,刘跃进看到了工程师放在桌上的一本从来没有拿出来的书籍{工业除尘通风},一看下面的出版地方,还没来得及细看,工程师进来后赶紧合了书本,锁在了办公室的抽屉里。刘跃进已经心中有数,立马坐车赶到了城里的新华书店去查阅,很快查到了,然后把这本书拿到了复印店,全部复印,回来后交给了厂长,厂长一看,一下子明白了,原来这个所谓的专利,其实就是照着人家国外专家的一张除尘器示意图,照猫画虎弄出来的,根本就没有设计图纸!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已不是刘跃进能考虑的了,因为在厂里几乎是各负其责。“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刘跃进这样想到。

      张少峰置办机械的事很顺利,款贷到了手,不过没有买新的挖掘机也买不起,只是买了个二手,剩下款项还要周转,可令张少峰意想不到的是进了工地,还没开工麻烦就来了,当地的农民不让施工,要自己包活,要包活嘴上不说却打着集体的招牌,甲方也没办法,不是不想把活给当地的农民,关键是要价太高,只好对张少峰说道  ,这种活就是这样你有本事你干你没本事你退  ,“三尺的不行一丈的上前!”张少峰想了许多办法,先软的来,通过熟人给当地的农民领头儿做工作,请客送礼 ,结果还是不行,你想想关乎利益谁会主动撤退?

       张少峰回到了古城,没到家就给刘跃进打了传呼,约刘跃进出来谝一下,谝是次要的,主要是让刘跃进给他参谋参谋,是不是该用武力解决,好让他下决心!

       “你想咋办?”刘跃进听了张少峰说了事情的原委截了当的问到。
       “想来硬的!” 张少峰很有霸气的说道   。刘跃进思量了一会,这硬的也有多种方法,是明来还是暗来,要是明来叫上几十人倒好说,关键是“强龙难压地土
                    /^\/^\
                  _|__|  O|
         \/     /~     \_/ \
          \____|__________/  \
                 \_______      \
                         `\     \                 \
                           |     |                  \
                          /      /                    \
                         /     /                       \\
                       /      /                         \ \
                      /     /                            \  \
                    /     /             _----_            \   \
                   /     /           _-~      ~-_         |   |
                  (      (        _-~    _--_    ~-_     _/   |
                   \      ~-____-~    _-~    ~-_    ~-_-~    /
                     ~-_           _-~          ~-_       _-~  
                        ~--______-~                ~-___-~打不过咋整?暗来呢吓不住又有何退路?不过以现在的情况最好是暗来,所谓“擒贼先擒王”,看着那么多人闹事,其实拿主意也就一两个,把领头的一收拾不就结了?关键是明来张少峰沾不了便宜,你不是在城郊,一露出你张少峰的大名,一般人是不敢和你硬来的。想到这里,刘跃进说道:“弄几个人,晚上去黑整最好!”

       听了刘跃进的话,张少峰已经意识到刘跃进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知道明着硬来不是好的办法,点了点头,笑着说道:“知道了。”
       也许是张少峰命里有这一劫,去的几个黑道人没有把握好,结果闹出了人命!   【待续】           
       注释:①舍娃子:意思是没有父母的孩子。②空手道:不摊本钱做生意。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