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安流向东

唐·韦庄芳草五陵道美人金犊车绿奔穿内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村中,已经知天命,名利随风去,穷富皆安定,清晨田野走,傍晚伴红灯,喜怒哀乐事,皆在笑谈中。

网易考拉推荐

闯荡【86】  

2012-12-11 21:09: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瓜蛋走后,刘跃进洗漱完后上床睡觉,只是天太热有些睡不着,无奈一个人又翻起身点了一支烟,下床后出了院门到外边村子里胡转去了。街上一些睡不着的村民们几个一堆在昏暗的灯光下谝着闲传,有的在耍着“挑红四”的纸牌,看见刘跃进过来一边打着招呼,一边继续埋头酣战。刘跃进看了一会,心不在焉地走了,边走边想:自己这么爱耍的人,现在见了这东西都有些心淡,看来人只要有了事,还是坐不住的,尤其是这种大事,村民们那里知道,这帮干部黑明连夜的脑子都在谋着事情,而且这种事情还是和自己的利益息息相关。难怪瓜蛋常说人家村民都和老婆睡了一觉、咱们还得黑更半夜的筹划着、忙活着... ...
       其实瓜蛋说的话道理也很简单,只是这些道理在他的嘴里就有些粗鲁:干部干部,不就是要先干一步先想一步吗,要不要你干部干啥?刘跃进这样想着,脑子又回到了了村里的现实问题上来。看着脚底下刚刚铺好的石子路,结实实用,尤其是路的基础设施已经建设完毕,路的宽度、水平高度以及路两旁的排水渠都搞得好好的,要是把这路再铲了重修,这事恐怕有些太难,尤其自己现在的院落,门前的水泥路已经修好着呢,虽然不是一个队上的,起码自己目前不踏泥泞路,出门一流顺溜。自己要是开口给村民做工作,说是路要重修,这个话有些夯口,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你刘跃进图的啥呢?
       刘跃进自己说服不了自己,只好在村里转了一圈,眼看着已经到了午夜,只好回到家上床睡觉,一闭眼,依然是没有瞌睡。这时传呼响了,拿过来一看是送灰的司机打来的,看样子是有事情,可能工地里又出事了,这会村委会大院又没有人,想回个传呼都没地方,只好翻起身,骑上自行车,急急忙忙地朝工地赶去。
       天明的时候,刘跃进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一觉睡到了中午十二点,睡的正香着呢,曲云霞把刘跃进摇醒了,说瓜蛋来了,在门外等着呢。
        出了屋门也没问啥事,刘跃进跟着瓜蛋上了汽车,一看另外两个队长也在车上,说是出去喝酒。
        刘跃进做梦也没想到这个瓜蛋的脚底下有多快,一般人想事情都是三思而后行,而瓜蛋只要想干啥事情,这个快法简直就不是常人所能比得上的。这不,喝完酒,瓜蛋出了酒店的门,从车上拿来了一只背包,从里边拿出了三个“大哥大”,啥话没说,一人发了一个。嘴里说道:“咱村里没电话,村委会的的电话指望不上,叫你们几个不方便,一人先拿一个,也好联系。”
         三个队长都睁着眼睛,不知说啥好,有其是刘跃进,心里更是犯嘀咕:这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这“大哥大”要两万多块呢,张少峰弄了个二手货都要一万多,目前嫑说青门坊村了呢,就是全杜陵街办,除了几个社办企业的厂长有这东西,就连下面厂长送给街办主任书记的,主任书记都不敢明用。这家伙拿在手上方便倒是方便,要是村民看见了干部这样炫耀这还了得,这不是要命的事情?稍有风吹草动就会被村民闹翻!
        “这是咋回事?”刘跃进看着手中的“大哥大”急急地问着瓜蛋。
        “咱明人也不说暗话,修路的事我操作好了,这是人家修路的老板给得见面礼。”
        我的天呀,你也太胆大了!这八字还没一撇呢,事还在洋里呢,你就收了可人家这么大的礼物,这事要是闹不成,咋给人家回话?
        “你仨也嫑顾虑,事不成咱给人家退了,不叫你们受难常。”看着几个队长的表情,瓜蛋满是有把握地说道。
        一看这阵势,刘跃进先犯了熬煎。瓜蛋的行事为作刘跃进是心知肚明的,再大的事情村民怨不到他头上,也不会去寻他,只有寻各队队长的事情,这家伙是“日娃不管娃”,尽管自己有时也这样办一些事,可那都是自己的私事,如今是给集体办事,几百双眼睛看着呢,你搞得过于张狂,无异于自掘坟墓。
       “你先出去一下,我三个商量商量。”
       瓜蛋出去后,没等刘跃进吭声,那俩队长先开了口,尤其是二队长,更是胆小怕事。
       “昨天晚上才给我说这事,今个就给你来个连窝子按!我有些害怕。”
       “这样闹下去,我看咱仨的官也快了!”一队长也紧张地说道。
       听了两位队长的话,刘跃进果断地说:“咱不拿这家伙,好吃难克化。”
       瓜蛋进来后,听了仨人的意见,并没有犯病,只是笑了笑,说道你们不要也好,我给人家送去。几个人坐在回来的汽车上,都是心事重重的,只有瓜蛋似乎啥事没有发生一样,依旧说着笑着。
       仅仅过了几天,村里就有村民开始传言了,说是干部要重修村里的路,还说道干部啥都安排好了。一时间风言风语四起,刘跃进的家里黑白都是村民,出出进进,有关心的、有询问的,还有一些心怀不测的... ...
       刘跃进索性来了个“金蝉脱壳”一走了之,早晨早早出了院门到工地上忙活自己的事情,直到很晚才回到家。一到家里曲云霞就念叨着今个谁来了,问了啥啥话等等。刘跃进听后不做言声,洗漱完毕上床睡觉。
       这天早上,刘跃进刚刚起床,一队长就进了院门,没等刘跃进招呼,就着急的说道书记叫到他家里去有事,一边说着,递给刘跃进一支烟,转身走了。
      青门坊的事情,一般多是书记拿主意,这个在农村很正常。按说农村具体事情应该归村长管,书记只管思想宣传方面就可以了,可在农村“谁捞到谁占长①”已经成了惯例,也就是说谁的本事大,谁爱管事谁就拿事,慢慢的村民也就形成了这也一种模式,有事就找拿事的,书记也就成了眉毛胡子一把抓,不是像人家上边分得那样清楚。等刘跃进到了书记家里,看见其他俩队长和村长都在,只是没见瓜蛋,还没坐下,书记就开了口。
       “咱今也不是开会,私下先商量一下,队上的路是修还是不修?”
         刘跃进不明白书记的意思,看了看村长又看了两位队长,不知说啥好,心里在估摸着书记的意思。按以往惯例,村里有大事,都是瓜蛋先联系,然后书记会分头地找其他几位队长私下商量,等意见基本统一了,最后再上会,这叫“官场用私下演”,也就是说上会只是个形式而已。而且往往上了会,书记打个开场白,瓜蛋说上几句简短的意思就不往下说了,不是不说了,而是说不到一块,这样再由刘跃进来补充完毕要说的事情内容,最后其他几位看着没啥意见,都点头同意,书记再做个总结性发言,这种办法已经磨合了好长时间而且保险实用。这次这么大的事情,没见书记找自己,直接叫到了这里,几个人放到一起商量,这是啥意思呢,刘跃进在猜测着。
       沉默了好一会,还是没人说话,几个人都各自抽着烟,漫不经心的看着、想着。刘跃进有些纳闷,从昨天的情况判断,瓜蛋能把三个队长叫到一块,按常理应该是把书记村长安顿好了的,就是没有兑现,也会给许愿的。看着一直不见瓜蛋的影子,刘跃进猛然想到,莫非这个事在利益上瓜蛋会把书记村长绕开?这也有些太胆大了,这“官家渡口”能绕过去吗?这也就是刘跃进这样的思维,任何事都会考虑的周全,生怕把谁忘了,“合伙求财”这个经典话语被刘跃进死呆板的用着而不知道变通。既然是这样,刘跃进试探着说道:“领导是啥意思?”
        刘跃进一直称书记为领导,已经这样叫习惯了。书记看了看刘跃进、又看了看其他几位人,仍然没有说话。刘跃进的话刚落音,只听村长说道:“修怂呢,先撂下!”
       说完话后,村长起身出去了,其他人还以为村长出去小便去了,谁知道村长出了院门径直走了。刘跃进一下子心里明白了,看来自己的判断对着呢,这个瓜蛋有可能想把书记村长绕开,因为按以往的惯例,村长是很少说话的,不管是私下还是会上,只是最后点点头就算把事定了,这会竟然态度鲜明地说出了意见,连刘跃进都没有料到,看来这利益的事情最重要,尤其是书记村长瓜蛋这三人,几乎是从穿开裆裤一般大就在一起玩耍,谁不知道谁的脾气秉性,“除了乡党叫小名”,这话一点都不假。要是瓜蛋把这二位“神”安顿了,今个这几个人会在一起坐吗?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
       瓜蛋的为人原则是“用着了搂在怀里用不着了推到崖里”,还有个办法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能把谁甩掉就把谁甩掉。这家伙可能想得有些简单,以为这一阵子把三个队长抓住了就想来个“瞒天过海”,以为卖地是卖三个队上的,只要三个队长这关过了,最后在利益上给书记村长来个毛毛雨,把本该是书记村长的利益弄到自己的口袋里。这就是瓜蛋的一贯办法,心黑着呢!所以书记常说瓜蛋这货,你不给弄个绳绳拴着,稍一放松就跑得连影也寻不着了。
       “聪明反被聪明误”这话一点也不假,卖庄子地修路的事还没开始,就被瓜蛋弄成了一团糟,要是放到旁人,看见这事都发熬煎,只人事关系这一关都叫人费神,再嫑说别的事情了。可往往“赔本的生意行家做”何况这事还没赔本呢,瓜蛋自有他的一套办法,能立能蹲是瓜蛋的长处,那里水堵住了那里下手,脸一抹照旧往前走。
       天还没黑,瓜蛋就跑到了刘跃进家里,这家伙消息灵通地很,进了门就直接问道:“伙,得是‘神’早上把你几个叫去了?”
       把书记叫“神"这是瓜蛋的创作,意思是说“神”只能敬不能用,可有一点他忘了,这“神”敬不端了照样会麻烦的。
       “你消息还灵通的。咋了?”听着瓜蛋的问话,刘跃进直接问道。
       “没说啥?”
       “你把神都没敬到,倒胡忙活个球呢!”
       瓜蛋一听脸一阵子发热,嘴了几张,半会才说道:“这俩万货,吃得喝得一点都不拉下。”
       ... ...
       正在忙活着的刘跃进刚刚回到家,就听见曲云霞说道:“明个上头‘过会’你去不去?”
       曲云霞说的上头就是她娘家杜陵村。刘跃进这时才想起了这日子过得真快,转眼间又是六月十五了,一年一度的杜陵村“忙罢会”自己从来没有缺过,时间长了也没见过杜小强了,这时才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尽管人家小强从来没埋怨过自己,毕竟这“挑担”的关系还在着,明天去也好好和小强谝一会,要不这关系越来生疏了,好赖小强还是不错的。人家小强没做对不起自己的事,自己错了反而还躲着人家,刘跃进心里这样想着,未免有些歉意。这就是刘跃进的做人原则,时常会在做错了一件事后,尽管当时嘴上不承认,也许是虚荣心在作怪,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就会慢慢想通,就会慢慢地改变。“静坐常思自己过、闲谈莫论人是非”这句格言刘跃进还是理解深刻的,只是前一句做得好些,后一句就记不住,不论人是非,那一天谝闲传都说些啥,岂不是成了神仙?
       农历六月十五的早上,刘跃进早早起来到了自己的厂子,安排了一下活路,给工人说自己要到丈人家出门走亲戚,要到下午回来,要工人自己看着干活。回到家又对曲云霞说道,先领上俩娃头里走,自己一会闲了就上去。刘跃进刚刚歇下,瓜蛋又进了门,说是要一块出去,刘跃进没有答应,说要到杜陵丈人家出门下午回来再说,瓜蛋一听有些发燥,嘴里嘟囔道闲怂事都不放不下,真是蒴草把球给绊住了!你几个都成了八贤王,倒忙活了我一个人?
      看着边出院门嘴里边嘟囔着的瓜蛋,刘跃进笑笑,嘴里说道:“勤人是懒人的奴才!你货就是狗托生的,一辈子都得寻着吃。”
      杜陵村逢过会很是热闹,一街两行的都是人群,卖菜的买菜的,还有在村口等着接亲戚的。刘跃进骑着车子,一个人慢悠悠地到了杜陵村口,下了车子,四周看了看,只见村子的路旁一些个横七竖八的电话线杆,有已经栽好了的、还有栽了个半截的。刘跃进一惊:杜陵村开始装电话了?
       “跃进哥你刚上来?”刘跃进正在看着,小姨子曲云竹走到了面前,手里提着一些刚买的蔬菜招呼着自己。
       “你姐上来了,你没见?”
       “没有,可能先到咱妈那里去了。”
       “噢,你先忙,我一会过去。”
        看着曲云竹转身走入到人群中的背影,刘跃进若有所思的走着。曲云竹的穿戴收拾的越来洋气了,已经完全超脱了一般农村女孩的样子,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城里女孩的气质,看来这在外边跑和做家庭妇女确实不一样。
       曲云霞和自己的母亲在厨房里忙活着,她母亲看见刘跃进进了院门,赶紧出来招呼,嘴里还嘟囔着这个死女子早上把礼兴一放到这会儿还不过来帮忙,这女子还是要给远些,一个村子过会攒到一块,老是忙活她屋的事情。刘跃进知道丈母娘是在说曲云竹,笑了笑没言声,进了房里和老丈人说话去了。一会的功夫,小舅子从外边浪了火来,一身的花花衣裳,简直就是个社会小混混的样子。
       “二姐光知道忙她屋的事情,到现在还不过来。”小舅子也在抱怨。
       “你把媳妇寻下了没有?”刘跃进逗着小舅子。
       “寻球呢,谁看上咱?”
       听着小舅子的说话,刘跃进笑了笑,这家伙说话就是跟头趔趄的,不知和谁像。
       中午饭刚刚吃完,曲云竹就过来了,对父母说道:“你下午嫑忙活了,和我姐都过我哪里去。”
       “ 好着呢,收礼不待客。”曲云竹的小弟弟高兴地说道。
       “你赶紧寻媳妇,成天叫咱妈忙活。”曲云竹看着弟弟有意识的啧怪了几句。
       杜小燕两口子早早都来了,虽然路远,走得到早些。只是张少峰一家子到这时还没过来,杜小燕的母亲埋怨着,看见亲家一家子全家起营过来,赶紧招呼,嘴里还不停地说道:“难得、难得,今个是满堂红,咱好好热闹一下!”
       看着张少峰好长时间还没到,杜小强张罗着打麻将,只是人手不够。刘跃进出了院门,一个人朝张少峰家里走去,没走多远,一辆崭新的桑塔纳轿车从巷子口开了过来,刘跃进只顾着躲路,却看见汽车停了下来,张少峰从车窗里伸出了头,和自己打开了招呼。
       张少锋啥时换了汽车,刘跃进有些纳闷,就这一阵子没见,这家伙越来越耍得好了,看来自己骑马都撵不上了。这还不说,还有件事刘跃进更不知道,那就是张少峰已经慢慢搀和到杜陵村的事情中来了。这不杜陵村正在安装的电话,就是张少峰一手张罗的。
       “你再嫑耍阔了,屁大点路,还开个车!”刘跃进看着车里的张少峰,不愠不火的给了几句。
       “你把路让开,这里没地方停呀!”刘跃进闪过身在,让张少峰开了过去,自个跟在车后,慢慢地朝杜小强家走去。
       杜小强家里无论是过年还是过会,以前多半是杜小燕亲自下厨炒菜,她母亲做的饭菜平时还行,只是到了年节就有些简单,尤其加上张少峰在外边吃馋了,嘴里不说回到家就会嘟囔,有时候说多了,杜小怡会来个不热不冷的回答:你娃才几天不饿肚子了,倒谈嫌起我妈的饭菜来!自从曲云竹出门跑外交销售,经得多了见识多了,慢慢地曲云竹也开始了学习做起饭菜来,尤其是学习炒菜,还真的不错,杜小强高兴他妈也高兴,慢慢地曲云竹在家里几乎成了拿事的,不管家里家外,只要曲云竹说了的事,杜小强只是点头,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乖男人,以至于后来一些事情由于没有了杜小强的制衡,曲云竹走得越来越远... ...
        曲云竹在厨房里忙活着,杜小燕看着几个男人在打麻将,也没和刘跃进多说话,看了一会毫无心情的走出了房门,来到厨房和曲云竹说起了话,问了曲云竹厂子里的情况,又问了在外边跑销售的事情,嘴里自言自语道:“外边跑要小心的,现在的男人坏得很... ...”
        曲云竹看着这个大姑姐的样子,有些像祥林嫂,也没多声,自个边忙活着便招呼杜小燕坐到屋里去。
       “哎,少峰,这里装开了电话?”刘跃进边打着牌边问道。
       “咋了,我村的电话是我一手办的。这几天还有些事马上就要开始了。”
       “你村?杜陵啥时候成了你村?”刘跃进笑着说道:“你个嫁城姑娘户还牛逼哄哄的!”
        张少峰没有言声,只顾打着牌,心里说道你小伙子嫑说你灵性,当了干部这一阵子忙得连人都寻不见,你两条腿能跑过我的车轮子?杜陵村马上就要占地了,据说市上要在这里搞个千亩仿唐园林,这机会是千载难逢呀,我的户口已经转了回来,时机一到,这当干部的事情我也有权搀和了,不闹不说,闹开了还要比你闹得大些。
        “我现在和你一样,地地道道农民。”
        刘跃进不言语,知道这家伙把户口的事情办好了,狗日的,灵人快马天生的!啥事都不落后,多亏你没文化,要是有了文化,这家伙和瓜蛋一样就没人活处了!刘跃进正想着传呼又响了,一看是瓜蛋的,嘴里说道陕西地方邪只说你嫑撧,看来一点都不假。
       “啥事?”刘跃进拿过张少峰的“大哥大”回了过去。
       “赶紧往回走,有事呢!”
       “我还没吃饭呢?”
       “吃怂呢!到酒店里吃。”
       刘跃进放下正在打的麻将,说了声没办法,起身出门走了,杜小强紧挡慢挡都没挡住。曲云霞看着急火火走出院门的刘跃进,囔囔道:“这一阵子叫把魂勾走了,一听见瓜蛋的电话,脚底下该抹了油一样... ...”【待续】
       注释①捞到:厉害的意思。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