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安流向东

唐·韦庄芳草五陵道美人金犊车绿奔穿内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村中,已经知天命,名利随风去,穷富皆安定,清晨田野走,傍晚伴红灯,喜怒哀乐事,皆在笑谈中。

网易考拉推荐

闯荡【81】  

2012-11-07 19:42: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跃进到了会场的时候,其他干部已经到齐了,在抽着烟说笑着,互相在争辩着一些事情。看见刘跃进进来,并没有人招呼,刘跃进也没在意,睄了一圈会场,刚要拉凳子坐下,书记顺势说道跃进哪边有凳子,刘跃进看了看书记说到知道了,然后坐下随手掏出香烟,发了一圈,自己再点燃一支,二郎腿一翘,等着会议开始。

      会议开始后没有过多的话题,直本主题。按说主持会议由有村长负责,可刚刚上任的村长还有些怯场,平时在私底下说话谝闲传一愣一愣的,到了这种很正式的场合,却有些说不了了,工作组再三要求村长说话,村长说了几句就结结巴巴的说不到一块了,赶紧让书记说事情。青门坊多少年来的干部会,都是开的两委会,党支部和村委会合在一块开,发言几乎是书记的特长,而且书记说起话来,很有条理,一二三四几乎不用考虑。

      “今黑了咱们大家坐到一起了,以前的恩恩怨怨咱就不说了,大家都是一个心愿,为了把集体的事情搞好。”书记的这番话,似乎在为刘跃进说的,意思不要在为前一阵的事情再怨恨了,眼睛要向前看。刘跃进心想,说得倒好,就这么简单几句就想把多日来的的不满消失掉?明给你说,我不怨恨你们个人,我是说的三队上的事情,不关乎集体利益,我才不会和你们个人计较呢。

       “咱今黑了 开会,也不绕圈子了,直奔正事。村上的路也修了好一阵子了,年前修到了年后,眼看着也快到忙天了,人家工队等着要钱。前一阵工队撂了几回,你们还没上来,给人家好说歹说,眼看着路也要完了,钱还没着落。大家看咋办?”

       书记说完后,要大家发言。会场一片安静,没了声音,七八个人都在抽着烟,房子里烟雾缭绕,呛得人有些想流眼泪。书记起身朝窗前走去,边打着窗户边说道:“大家说说看。”

       又是好一阵沉默,没有人说话。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有说的啥呢,不就是卖地吗?三个队的地只有三队的地向阳,而且这卖地还不是正式的、没有国家征地批文,只是区乡有关部门不吭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卖地也是很小一部分,就这也是青门坊有史以来的第一次。自己想办法自己卖,其难度可想而知,先要过干部的关,还要过社员的关,等这两项关口过了,还要寻买家,一项不合适都不行。

       看看大家都不说话,书记只好又发了言,其实书记也明白,其他人发言啥也不顶,最重要的是刘跃进说话,因为要卖的地是刘跃进他们队上的,这个是在刘跃进没上来之前已经定了。刘跃进不表态,这个事等于零。

      “跃进你看咱这事咋办?”绕了一圈,书记只好挑明了说道。

       “我有说的啥,大家的事大家办。”刘跃进装作糊涂的回答道。

       书记笑了笑:“跃进你也嫑绕圈子了,咱坐到一起了,明人不说暗话,这卖地也只有你们三队里的地靠路边有人要,其他队的地白给人家人家也不要!”

       “要我队上哪快地?”

      “ 东头紧靠村子的那一块。”

        刘跃进一听就有些炸了,心想那块地几十年来留着给本队的社员划拨宅基地,给了你们我们队上的社员朝那里划拨宅基地?再说了这地方卖给外边,住上外边的人和本队上的人搅到一块,没事都成了事。这年头外边来的有的是有钱的人一个个财大气粗,闹不好客把主人都欺负了!

       “这块地你就嫑想!要卖各队卖各队的!!”刘跃进斩钉截铁的说道。

        会议开下去了,听了刘跃进的说话,大家都愣到了那里。人说官家渡口难过,这时的刘跃进就是官家渡口,一个小小的队长,一个有权的队长,你们有何办法?

       看到这里,书记和村长交换了一下眼神,意思今黑了的会就到这里,大家也不要急着回去,大家坐下谝一会。说着吩咐到咱弄些酒,边谝边说。

       青门坊好长时间都没有正式村委会会址了,一般都是在私人家里租借房子,有时候就是在干部里人缘好的人家开会,这次也不例外,会议就在一个支部委员家里召开。闻听书记说要喝酒,支部里的唯一一位女委员,赶紧到厨房里忙活去了,不长时间,几个简单的喝酒菜就端了上来。书记忙招呼大家倒酒吃菜,而且特意招呼刘跃进把酒满上。

       人常说喝酒最忌讳的就是话不投机。本来刘跃进这一阵子的气就没发出来,不喝酒还好,几杯酒下肚,心中的怨气就直往外扑腾。心里说道,这会用着我了,前一阵不是你们合着不让我上来吗?你们不是要清一色的汪姓人当干部吗?我看看你们有何办法能把村上事情搞下去?

        刘跃进一边想着一边喝着闷酒,闲人嘴不招,只听着其他人东一句西一句的胡乱扯着。这时一个委员端着酒对着刘跃进说道,咱碰一下,刘跃进一举杯和对方碰了一下一饮而尽。只听这位委员说道,跃进你现在上来了,就不要拉势了,当了官不敢耍架子,咱不为民办事跑上来弄啥呢,还不如睡到婆娘炕上?

       “你说得倒好听,你是不当家不知盐米贵,按你们的说法,我咋样回去和社员交代?”刘跃进愤愤的说道。

       “你当个烂怂官,还真把麦草杆当拐拐子拄了?说句实话,明个褂褂子一脱,三队社员认得你是个怂!”这位委员仗着自己当干部时间长了有些经验,说了一些本来是肺腑之言的话,可对于刘跃进这个刚刚上来的新官来说,却觉得非常刺耳,尤其心理本身对这伙人有些怨言,这会再加上酒精的作用,把一片本来是好心的话,当成了驴肝肺!一怒之下,把端在手上的酒杯使劲摔在了茶几子上,只听一声清脆的响声,杯子被摔成碎杂杂子,酒花四射,溅了周围人的一身酒水,用力之猛连自己的手上虎口处都划出一道深深的口子,不一会的功夫,鲜血就顺着手上流了下来,刚才还说笑的其他人一下子都愣在了那里,那个委员一下子弄了个少脸,呆呆的看着刘跃进一言不发。连工作组的人员都睁大了了眼睛,只知道农业社有二球干部 ,还没见过这么二球的,生冷不忌而且看起来还是个文邹邹的人,这要是粗人发起火来还不动出刀子?

        刘跃进长长地出了口气,紧接着放长声大哭起来,一歪身子躺在了沙发上,慢慢地睡了过去。

        刘跃进在干部会上的举动第二天就传到了村民耳朵里,三队的一些社员早早的来到了刘跃进家中问长问短,有些不知情的社员对着刘跃进说到,不管啥事情,卖地的事情一定不能让给他们。刘跃进笑笑对着大伙说道,请大家放心,这个尺寸我会把握的,不会辜负大家的心愿的。

        卖地的事情缓了几天,村长和书记还是坐不住了,不是他们着急,而是人家施工队催着要钱,书记和村长也是苦于没有办法,召集会容易,开起会说啥呢?刘跃进这里不解决好开会也是白开。想到这里,书记和村长只好去找瓜蛋坐坐,这家伙办法多鬼点子也不少,看看这家伙有啥高招。

       瓜蛋这几天没有闲着,自从村上说卖地,瓜蛋一直都在张罗着,为了寻找买家也是费了些神。这不这天一家买家正好来到了瓜蛋家里,想了解一下这里的行情,看看地理位置。看见书记和村长进门后,瓜蛋一边介绍着,一边端茶递烟,急忙招呼书记村长坐下。并对俩人说道你俩先坐下,我领客人出去转转。看着瓜蛋忙忙碌碌的样子,书记和村长笑着说道,贼要贼捉铁要铁打,啥人弄啥事情看来一点也不假。

        这天晚上天还没黑下来,瓜蛋早早的来到了刘跃进家里,还没等刘跃进反应过来,拉着刘跃进的手出了家门,刘跃进问瓜蛋那里去,瓜蛋没有言语,出了村口,径直上了一辆面包车,上车之后,刘跃进才看见书记和村长也在车上,打过招呼后,汽车向城里驶去。

       ...  ....

      青门坊的地卖成了,一时间大街小巷都传遍了,社员们听后意见纷纷,各种说法都有,有说卖了四五万一亩的有说卖了六七万的。看见刚刚出了院门的刘跃进,有些性急的社员早早的跑来问情况,刘跃进笑着说道,还没上社员会呢,你们着啥急?等事情有眉目了,保证要开社员会,详细给大家说明情况。

       那天晚上瓜蛋拉着刘跃进他们几个人,直接到了城里一家酒店,进去后刘跃进才知道是人家买地方的人请客,喝完酒又拉着他们一伙到了一处歌舞厅跳舞唱歌并没有说正事。进入歌舞厅后,瓜蛋把大家领进了一间包间里,刚刚坐下,吧台经理就领进来四五个穿着妖艳眉飞色舞的小姐,站在那里让大家挑选,书记和村长死活不愿意要,弄得吧台经理很尴尬,连小姐们也都在发笑,瓜蛋对着经理说道,你留下几个小姐,你忙去吧。然后瓜蛋自行进行了分配,一人身旁一位小姐,安顿完毕后,买地方的人把瓜蛋叫出包间后,耳语了几句,走了。

       刘跃进以前进过歌舞厅,回数不多,且多是自费,这次唱歌跳舞全部是公费,甚至连小姐的小费都没有掏,结账的时候,由瓜蛋全部付给了。回家的路上,大家并没有多言,只是回想着在歌厅唱歌跳舞时的情节,说句实话所谓跳舞,也就是“搓二步①”,俩人一抱,来回挪着步子。小姐多在你怀里柔情似蜜的说着这样那样让你开心的话语,任凭客人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游来游去。歌厅外边传来的歌声更不消说了,像驴叫一样难听,有心脏病的闹不好会吓得晕死过去。

       第二天早上,刘跃进还没睡醒,瓜蛋早早来到了刘跃进家里,等刘跃进起床洗漱完毕后,才把这次卖地的原委经过详细的给刘跃进说了,又说了一些许愿的话,咋样咋样安排,说完走了。看着瓜蛋走出门,刘跃进有些愣神,久久的在思考着,下来的步子咋样走。

        刘跃进把三队的社员代表召集到了一块开了个代表会,简单说了一下卖地的事,一亩地多钱,大概卖多少地,做啥用等等。接着又说了自己的想法,东头那块好地死活不给,要给也只能给偏南一点的那块地,而且只给本队应份的一部分,其余的让其他两个队自行调节,这样做的好处,最起码省了其他两队给自己队调烂怂地的弊端,社员会上也好交代,也给以后经济独立铺下了渠道。代表们听后也没啥意见,觉着这个方案还行,虽然自己不能卖自己的地,但折中一下,事总得往下走。接下来就是开社员会的事情了,如果社员会上没啥意见,这事基本上就通过了。

       这天早上刘跃进刚刚起床,就接到了张少峰的传呼,说是有要事,叫去他那里一回。刘跃进心想,人这会忙忙的,你有啥正事打搅,在这个节骨眼上?【待续】

     注释:①搓二步:歌厅里流行的一种黑舞。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