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安流向东

唐·韦庄芳草五陵道美人金犊车绿奔穿内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村中,已经知天命,名利随风去,穷富皆安定,清晨田野走,傍晚伴红灯,喜怒哀乐事,皆在笑谈中。

网易考拉推荐

闯荡【55】  

2011-06-13 11:05:19|  分类: 小说闯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天真是奇怪,前一阵收包谷时阴雨连绵,弄得收包谷的人们就像泥鳅一样,把包谷地踩成了泥片子。这会倒好,人们等着种麦子,天空却艳阳高照,没了一丝丝雨气,秋后的包谷地里,田地被晒成了干泥块。种地的人们吆着牲口,一边在犁地一边看着被起的大泥块,大声在jue着,梨起的大泥快把犁地的人绊得脚疼,人们只能梨梨歇歇,好在日子还长:寒露前十日不早后十日不迟。

      刘跃进出门贩牛出事的消息不胫而走,青门坊和附近的村子人几乎都知道了。一些关系好的人们陆陆续续的来到了刘跃进家里,不见曲云霞在家,更加相信了这个消息的真实,尽管刘跃进的父亲对前来的人们说着没事没事,可人们一出了门仍然是一脸的惊恐,心里都攥着把劲,暗暗在祈祷:但愿这个事是假的、、、

       曲云霞和杜小怡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里。几天来地奔波已让这两个女人精疲力尽,一进门,草草洗了洗,就睡到了床上。

      青门坊已乱成了一锅粥,各种谣言仍旧在变换着花样从人们的嘴中传出,而且越传越玄乎。

      《》      《》     《》

      刘跃进和张少峰这时正在杭州岳飞庙里闲转着。
      自从刘跃进那天早晨看到旅社里的送奶人后,他俩高兴得几乎从床上跳了起来。出了旅社们到了大街上,一打听奶牛,差不多人们都说有,可往哪个方向去呢,正在他俩犹豫的时候,一个骑着自行车,带着奶桶的人走到了他俩眼前,此人正是金华市郊的养牛专业户——近宅村的老陈。

       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当他俩随着老陈出了市区,过了一条河,看到河对面一个陈旧的机场上满是奶牛时,几天来的疲惫和烦闹一下子一扫而光,不由得心花怒放,俩人干紧调整了情绪,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跟着老陈到了他的家里,安顿一下住了下来。

       老陈的媳妇恨热情,一边泡着糖茶,一边倒厨房里去收拾饭菜。刘跃进和张少峰用他俩那“醋溜①”普通话和老陈谝起了奶牛。几支烟的功夫,老陈的媳妇就把饭菜端了上来,又从饭柜里拿出了一瓶白酒,几个人边喝边谝。刘跃进心想:这南方人还是好客,放到我们那里,谁给你弄几个菜!也许是上天的安排,这个老陈不但发了刘跃进他们的财,以至于后来许多西安来的客人都让老陈给买牛。“金华老陈”成了当地有名的奶牛“牙家”。

     老陈属于很实诚的一类人,几乎不会当“牙家”。刘跃进俩人和老陈在金华市郊有奶牛的村子转了几天,一打听行情,好得很,一头小牛犊的差价和西安相比差价在一千多快,大牛近乎两千!也就是说摊一块钱刨过各种费用,能赚七八毛,确实是好利润。他俩随着老陈很快就把奶牛买齐了,老陈也没啥要求,只是让把自己家的一头怀胎三个月的奶牛让捎上。这个事虽不大,可让刘跃进他俩有些犯愁:这买牛最忌讳怀胎不到三个月的,因为兽医无法检察胎儿的准确,懐没怀牛犊,价钱相差很多,弄不好就要赔钱。

       一千八百元捎一个怀胎不准的青口牛,刘跃进和张少峰确实还难以下决心。可不捎万一这老陈给出个难题咋办?出门在外,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想到这里,俩人一商量事大事小先放放再说,一般来了,这里离杭州不远,去浪浪杭州再说。

      确实这几天跑着买牛俩人都感觉很累,尤其和老陈一起出去,听不懂当地的口音,人家在交流的时候,俩人好像在听天书,光听到人家嘴里叽哩哇啦的。只是老陈在走的时候,习惯说“甫刚啦,甫刚啦,”一和牛主家见面,就问“弄噶的牛麻甫麻?”,和主人说不成时候,主人会说“甫吗了甫吗了”。刘跃进和张少峰慢慢在辨别当地人的对话,也学着“逮”话,有时实在听不懂了,嘴里骂道“说得锤子话!”老陈睁大眼睛问道“你俩说啥?”

      “ai俩说你太好了!”刘跃进用普通话回答着。老陈当然不信,只是笑笑说道:“是不是又在骂人?”

      “老陈,‘甫刚啦’是啥意思?”

      “就是不讲了,不说了。‘麻甫麻’就是卖不卖的意思。”

       ......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当刘跃进和张少峰来到杭州的时候,一下子被眼前的景色给迷住了,尤其是西湖,这个在城市里的湖波,实在令人陶醉:

      “天下西湖三十六,个中最美是杭州。”刘跃进不由得脱口诵道。

      “你嘴里咋那么多些诗?走一个地方念叨一下。”张少峰问道

      “我高考偏科,数学跟不上。要不早都坐办公室了,跟你在这受这难常!”

      “你也就是‘小姐的身子丫环的命。’把wo些诗文搁到教你儿子吧!”

       金秋十月,西湖岸边层林尽染,游玩的人们三三两两,看着,说着,笑着,少男少女一边在戏耍一边在拍照。    当刘跃进和张少峰从湖中的苏堤上走过后 ,却不知断桥就在脚下,还在打听断桥在那那里,当听说脚底下就是断桥时,不由得有些发笑,真是土八路一个。正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走到了他俩面前,张丽芳挽着一个小伙子的胳膊,悠闲地飘了过来。

     “  你俩这是?”张少峰有些不住所错地问道。

     “这是我对象,现在也可以叫丈夫,国庆节结的,现在出来旅游。”张丽芳睄睄张少峰说道。接着又问道:“你俩到这zu啥,玩耍?”

     “贩牛来了,在金华。借空来耍一下。”还没等张少峰回答,刘跃进赶紧说道,接着问道:“要不咱到wo找个吃饭的地方谝一会?”

       刘跃进说完话后,一边看着张少峰,一边看着张丽芳,俩人没有一个表示要去谝的意思,不过从脸上的表情看,倒是蛮高兴的,只等张丽芳的丈夫开口。也就瞬间的工夫,都没人说话,刘跃进一看,只好自打圆场:“算了,你们忙着,ai走了。”

       看着张丽芳远去的身影,张少峰露出一丝的不悦,紧接着就听到不远处张丽芳大声的埋怨。张少峰心里说道:跟了个小家子气的家伙,将来也是没出息!好赖也在外地,你一个大男人跟着,你媳妇遇见熟人了,谝一下能把啥谝去?媳妇要靠你有本事呢,不是成天然住就保险,你没球本事,把媳妇拴到裤腰带上也不顶啥!

       张少峰和刘跃进坐到西湖岸边一餐厅前,要了几个菜,一瓶白酒,慢慢地喝了起来,尤其是那个西湖鱼片,太好吃了。酒足饭饱,俩人摇摇晃晃到了岳飞庙,看着大殿里香烟缭绕,人们磕头烧香作揖,俩人无心细转,到了岳飞墓的门前,刚刚转了一圈,发现人们争相恐后地在围着一处跪着的人像在观看,等走到眼前一看,一个景象让他俩是既好奇又有些难为情:秦桧他老婆子的额头上有一处被摸得净光,尤其是那个乳房,和额头上一样,又明又亮!看来自古这奸臣都没有好下场,死了这些年,都要招后人的唾弃,谩骂,还要遭报应,不知这当汉奸的后代看了是啥反应。可这朝朝代代一遇外敌入侵,就会出奸臣,自古如此,也许是人的本性吧。

       最有意思的是张少峰。他俩走出了人群,准备出门的时候,张少峰又停了下来,嘴里说道:“人家都摸头摸奶呢,咱啥也没摸,不行咱过去也摸摸?”

      刘跃进一听一下子给笑了:“要摸你摸,我嫌怪。”

      刘跃进和张少峰折了过去,又挤进了人群,张少峰先在秦桧的头上摸了摸,看看旁边的人们,手刚伸到了秦桧老婆的胸前又停住了,自己不由得满脸发红。刘跃进一看,心里说道你光是嘴硬,wo不就是个铁石墩子吗,怕啥?看来你是不怕死人怕活人,活人要脸呀。俩人又退了出来,站到那看一些小娃们,你上前我上前,这个一摸那个一摸,把大人逗得咯咯发笑,看来小娃们摸奶习惯了,搞不好把秦桧他老婆的奶当成自己妈妈的奶了、、、

       从杭州回来的兴趣还没散尽,第二天就出事了。

       这天早上老陈和张少峰进城里去联系运牛回家的汽车,刘跃进一个人闲着无事躺在客厅里的床上养神,到了中午喂牛,老陈的媳妇让帮忙把牛料倒到牛料缸里,谁知抬错了牛料袋子,竟把放尿素的袋子倒进了牛料缸里,老陈媳妇一看赶紧用碗舀了出来,只剩下缸低里一圈牛料,老陈媳妇用碗舀了舀,有用笤帚扫了扫,也就不到半碗牛料,谁知给牛喂了,不到一个时辰,牛就开始发抖,打颤,等村里人赶来,急忙去叫兽医,兽医刚进了门,牛就双腿一等,死了!

      价值一千八的奶牛没了,老陈媳妇蹲在地上放声大哭,刘跃进也愣了,不知咋样好。兽医趁老陈媳妇稍稍缓了下来,问给牛吃的啥料,老陈媳妇指着牛料缸,兽医一看,糟了,这尿素是不能掺到牛料里的,要喂也只能在早上有露水的草上撒一些,可以帮助奶牛增奶,这样喂是不行的。

      按说这事也不怪刘跃进,可偏偏出到了你身上,人说有赖须当赖,你刘跃进是脱不了干系的。【待续】

      注释:①醋溜:不标准的陕西普通话。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