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安流向东

唐·韦庄芳草五陵道美人金犊车绿奔穿内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村中,已经知天命,名利随风去,穷富皆安定,清晨田野走,傍晚伴红灯,喜怒哀乐事,皆在笑谈中。

网易考拉推荐

闯荡【54】  

2011-06-02 16:37:44|  分类: 小说闯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跃进和张少峰出门贩买奶牛一走就是四十多天没音讯,究竟是啥原因呢?

      其实刘跃进是写了信的,只不过没有寄往家里,而是出于保密寄到了城里的姐姐家。古城郊区的贩牛热,可以说闹得好得话,几个月内你就可以成为万元户,笨挣钱能把板筋挣断也撵不上。一些人整天守在村口,看见谁的贩牛车回来,一是看运牛车的车号,二是向司机打听奶牛是从哪里买的,只要信息可靠,立马动身前往。一些灵醒人在回来的时候,往往在半路上就换了车,或者把奶牛卸到离村远一点的地方,实在不行了只好提前把司机的嘴封住,不让说实话。所谓“硬给车户买条布,不给车户领条路①”就是这个道理。

       刘跃进和张少锋出门在外的第一站是河南新乡的丰乐里。这个村子也是新乡有名的奶牛村,几乎家家户户都养奶牛,当刘跃进知道这个信息后,由于在家里杜小怡生娃耽搁了一段时间,当他和张少峰马不停蹄地来到这里的时候,不成想牛价一下子给涨了,他俩在村上转了几天,一打听实在无法下手,俩人一商量,只有另寻新的地方,目标选在了武汉。

       武汉东西湖牧场,当刘跃进和张少峰一到这里的时候,高兴极了,这地方和西安的草滩奶厂一样,奶牛确实是好,一打听价钱也不错,他俩在一位武汉当地的“牙家”带领下连续转了几天,和部分养牛户谝了谝,基本上能下手,正当他俩准备下定钱的时候,一个不好的消息却传来了,说是不知那个地方的人在这里买的奶牛,出境的时候被扣住了,人家湖北省为了保护当地的奶牛资源,不让奶牛出境!

      刘跃进和 张少峰俩人的几天工夫又白耽搁了。看着东西湖有些绿发黄的青草,满处都是在飞扬的蚊子,俩人的心一下子凉到了极点,往哪里去呢?再说这个“牙家”也跟了几天了,没功劳也有苦劳,多少得给人家一些报酬吧,俩人一商量,给的少了怕“牙家”不愿意,给的多了又划不来,一个牛没买不是胡糟蹋钱吗,索性“三十六计走为上”,给chuan个“板子②”,溜了。不亏人咋能挣下钱,老人常说“杀不了穷汉当不了富人”就是这个道理。

        这是他俩出门贩牛的第一次亏人,也许老天长眼,后来的事情就让他俩遭了报应。

        告别了武汉,看着滚滚奔腾的长江,还有那长江岸边孤零零地黄鹤楼,原本就对黄鹤楼饶有兴趣的刘跃进也没了诗兴,俩人草草地在黄鹤楼外转了转,刘跃进无限感慨地念到那首脍炙人口的名句: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火车一路向北,越过了鸡公山到了漯河,俩人出了漯河火车站,又乘长途汽车到了周口,在周口他俩看到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这里的人把奶牛当耕牛用!可惜地方太远,奶牛又不多,要是多的话一个几百块还不美死了。没办法边打听边一路往东,进入到了安徽地界,寿县,六安,淮南淮北,一问奶牛,没有,最有意思的是他俩那不标准的普通话,人家把“奶牛”听成了“羊油”!刘跃进没办法,只好用一张纸,用笔写道:奶牛,花花的,产奶的,有没有?这招好使,一遇见人,只要上前打个招呼,把纸条让人家一看,认得字的不是摇头就是点头,要是点头,就接着往下问,三问两问最后啥也没问出,只有继续上路。

       长江边的安庆有奶牛。

       依江而居的安庆,乱糟糟的,也不大,像个县区的集镇。好在这里的人把鱼当菜吃,随便在池塘里一捞就就有鱼,便宜地很,只要你给钱,人们就给你了,鱼多却没奶牛,就是有也在国营奶牛场,弄不出来。他俩费了几天时间,想活动活动奶牛场的场长,虽知这个场长很小心,说啥也不敢。没法,只好乘轮船过长江,逆水而上赶往九江。当他俩从轮船里上岸的时候,清晨的光阳洒到了江面上,远处的庐山时隐时浮,几天来的疲惫一下子忘到了与脑后,先浪浪庐山再说。

     “横看成岭侧成峰,

        远近高低各不同。

        不识庐山真面目,

        只缘身在此山中。”

       听着刘跃进嘴里在朗诵着苏轼的【题西林璧】诗,张少峰说道;“你雅兴还不小,连个牛毛都没见,你还满嘴的诗情画意?”

      “那咋,牛买不成还叫我死?牛重要还是人重要?”

       张少峰笑了,嘴里说道:“谁的福谁享,谁的罪谁受。反正是把娃掉到井里你都不怕。”

     “怕顶个啥,该死球朝上,国民党打皇上,你说得是?”

      九江和安庆的情形一样,只有国营奶场,没有个体户。当他俩到了庐山脚下的庐山奶场后,已经有些死心,国营奶场看来是不能去了,白耽搁功夫浪费时间。出了奶场,夕阳已透出了余辉,庐山那高耸伟岸的山势,又勾起了刘跃进的心思,上去吧没时间,不上吧有些后悔,也许过了今日不知何年何日才能再来。晚上住到了旅社,刘跃进和张少峰说的第一件事就是上庐山,张少峰一听就有些恼火:“咱把钱背上,怂事没闹,光浪了耍了,要去你去!”

       刘跃进一听张少峰有些带劲,也没再坚持。只好拿起地图,翻了翻说道:“明个到湖口,再寻不见,只有到上海了。”

      鄱阳湖边的湖口,有一处依江而望的名胜古迹——石钟山,自古是文人墨客潇洒游览,挥墨题诗的地方,太美了!刘跃进和张少峰俩人在石钟山前照了一张合影,给人家留了地址,又写了几句话意思是给家里报个平安,没敢往家里寄,只好寄到了刘跃进城里的姐姐家里。然后一路往南,景德镇、鹰潭,衢州,向上海方向赶去。谁知走到半路一打听,说是浙江金华有奶牛,俩人只好从金华下了车,当早上起来从窗口看到旅社院里的送奶人的车子和吆喝声的时候,刘跃进一下子激动地跳了起来,赶紧对张少峰说道:“你看,有送奶的!”

       浙江金华不但有奶牛,也就是这个地方,成就了西安郊区最早地一批富裕人,好些人从这里发了。

       已经快二十天了,没见刘跃进和张少峰的音讯,刚刚出了月子的杜小怡有些着急,这天早上早早地来到了青门坊,进了刘跃进的院子里,看见曲云霞正在忙活着,杜小怡急火火地问道:“这俩货这长时间了,没来信?”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曲云霞一边连回答带反问的对杜小怡说道。曲云霞明白自己的丈夫是个啥人,wo家伙心大得很,只要出了门,就把家里忘得一干二净,好像就他一个人似的,从来没想到家里还有个媳妇,还有个父亲。你说你没结婚的时候独独惯了,人能理解,可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有婆娘有家,咋还是这样,从来不知道给人留话,回了家一吃一睡,出门老不说到那里,你问得紧了,有时还发躁,说呢说不过,打呢打不动,再说也不敢打,wo家伙躁得很,稍微一下,三毛一乍,就给你来个下马威。曲云霞想到这里,笑着对杜小怡说道:“丈夫丈夫,过了一丈就管不住了,何况现在不知都有多远了。”

     “得是把车还撂着呢,也没人吆?”杜小怡又问道。

     “可不嘛,弄啥都是三天半的热度,车刚吆得好好的,可要贩牛,你对牛一点都不懂,不赔钱才怪呢!”

       曲云霞和杜小怡正说得起劲,却见看水库的跛子老师急匆匆地进了院子,一副神叨叨的样子。

       跛子老师一般是不轻易到刘跃进家里来的,就是刘跃进在家里也是这样。那么跛子老师这时候来是有啥重要事吗,而且大清早的?跛子老师是听到了附近村庄的传言,有些不放心,来刘跃进家里询问的。

      “老师您有事?”曲云霞一边招呼一边到屋里搬凳子。

      “跃进没给家里来信吗?”

       “没有。”一手拿着凳子一边递给跛子老师的曲云霞回答道。没等跛子老师回答曲云霞又问道:“咋了,有啥事?”

       “我听说、、、”跛子老师说了半截又打住了言语,看了看曲云霞和杜小怡,杜小怡是个急性子:“有啥事你就说,咱都不是外人。”

       “听贩牛的回来说,商南那里发大水,塌方了,出了车祸,有拉奶牛的车、、、”跛子老师还没说完,曲云霞的眼泪就流了出来,愣愣地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倒是杜小怡反应快些:“消息准不准,谁说的,我去问问?”

        跛子老师安慰了几句,出了院门。曲云霞和杜小怡顺着跛子老师提供的信息,一个一个地问,结果是这个说是听哪个说的,那个说是听这个说的,绕了一圈,都没了下联。等回到家里已经到了傍晚,曲云霞和杜小怡已经累得浑身没了劲,一个往床上一躺,一个往凳子上一坐,长吁短叹,过了好长时间,杜小怡才说道:“我给咱闹饭吃,着急也不顶啥,死活总有个下落。”

       杜小怡吃过饭后没有回家,再说回家也是一个人,索性和曲云霞搭个伴,黑了好说说话。看着曲云霞满面的愁容,杜小怡刚要说话,却看见刘跃进的父亲,从隔壁的房间了走了过来:“伯伯您好,你吃饭了?”

      “云霞,得是早上跛子来了,说啥了?”

      “嗯。”

       “没事,放心睡你的觉。跃进从小走东串西,惯了。”

       曲云霞和杜小怡睡到床上,一个头南一个头北,说一会话又停住了,一个想着那一个想着这,似乎都心不在蔫,可都睡不着,虽说跑了一天很乏。曲云霞满脑子都是刘跃进对自己的好处,尽管这些好处放到平时根本连找都找不到,可这会不知咋了,刘跃进的笑容不时的浮现自己的眼前,就连刘跃进骂自己的表情都显得不那么严厉,想着想着,一股眼泪从眼角流了出来、、、杜小怡感觉到曲云霞不吭声了了,又听见到了曲云霞在轻轻地擦着脸颊,知道了曲云霞伤心了。虽说张少峰和刘跃进两个人一块出去的,听说这些事,自己也很担心,可自己还没有那么虚火,毕竟只是人们的传说,不相信自己的命会这么背,张少峰年轻轻地就会出事,自己就会成为寡妇?

       俩人翻来覆去了一夜,都没睡好。等到了天明,看着窗外的天气,阴沉沉的,翻起身穿了上衣,对坐着一言不发。过了好长一阵时间,杜小怡说道:“要不咱到商南wo看看去?”

       人说有病乱投医就是这个道理。杜小怡和曲云霞没给谁说,径直就跑到了长途汽车站,买了去商南的汽车票,结果可想而知,连个啥也没寻见,连个啥也没看见,问了好些人,人家也没听说这里有牛车翻到沟里的事,看着丹江河翻腾的浑水,俩人抱头大哭,泣不成声、、、【待续】

     ①旧社会车户的习惯,怕别人断自己的财路。②板子:晃悠人,骗人。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