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安流向东

唐·韦庄芳草五陵道美人金犊车绿奔穿内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村中,已经知天命,名利随风去,穷富皆安定,清晨田野走,傍晚伴红灯,喜怒哀乐事,皆在笑谈中。

网易考拉推荐

闯荡【53】  

2011-05-25 12:28:42|  分类: 小说闯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城清淤闹了一半,刘跃进和张少峰把结回来的帐算了一下,除了分给其他车户的钱外,俩人抽的管理费还行,刘跃进高兴地对张少峰说:“你出得力大,多拿些。”

       “胡说啥呢,咱俩朋友一场,还这么见外,平分了!”

       看着张少峰的态度很坚决,刘跃进不言语了,只好拿了钱,留了一些让张少锋买烟酒,又说道:“小怡怀娃着呢,你给买些好吃的。”

        刘跃进虽然对张少峰说得很好,可自己却空手回了家。曲云霞看见刘跃进进了了院门,刚想打招呼,突然间觉得心中一热,喉咙有些恶心,似乎有些想呕吐的感觉,赶紧扶住了墙壁,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刘跃进,嘴张了几张,没说出话。刘跃进一看曲云霞的表情,赶忙放下自行车,走到曲云霞眼前问道:“咋了,脸色那么难看?”

      “会不会有啥了,有点想吐。”

      “你说是怀上娃了,这么快?”

        曲云霞是怀上娃了。这个月例假没有来的时候,她就想给刘跃进说,可等她想张口的时候,刘跃进总是不在身边,黑了回来也老是深更半夜的,一回来匆匆忙忙地洗簌完毕,上了床跌倒头就睡。曲云霞问刘跃进吃了没有,刘跃进点了点头,从身上掏出了运费钱,给自己留了一部分,把剩下的钱给了曲云霞。放下自行车还没进屋就又走了,曲云霞看着出了院门的刘跃进,心中说道:跟了个浪子,一天就不知道沾家。

       天刚麻茬黑,刘跃进就回到了屋里。进门就对曲云霞说道我给咱买了个二手新自行车,17型永久,时兴得很。曲云霞问多钱,刘跃进说二百块,一个熟人的,谝闲传几句就说成了。曲云霞一听就有些恼火:“咱把信用社的贷款还没还呢,买得啥车子!”

         刘跃进一下子被噎住了,刚才的高兴劲全没了,嘴里嚅了嚅没有吭声,只是浑身冒热气。嘴里不由得说道:“太热了,明天给咱买个电扇。”

       “买啥电扇,眼看着夏天就过完了,明年买不成?”

       “明年球呢,啥事给你说了就闹不成。还是别招皮嘴最好。”

         俩人几句话就说“撑”了。刘跃进往床上一坐,打开了收音机,一边在搜索电台一边掏出了烟,点了一支,慢悠悠地抽着。曲云霞见刘跃进不吭声,一股委屈的眼泪流出了眼角,连洗也不洗就躺到了床上,背过身子,轻声地抽咽着。看着曲云霞的样子,刘跃进有些不解,咋就这么虚火①呢,我又没说啥,你就眼泪吧唧的,是不是怀娃了难过,听老人们说女人怀娃了都虚火。只好躺下身子,扳着曲云霞的肩膀,往过扳了扳,嘴里故意说道:“得是想了,要不闹一伙?”

       “滚滚滚。”曲云霞一连说了几个滚子。刘跃进一看赶紧下了床,插了房门的閂子,脱了鞋上了床,把曲云霞搂到了怀里,一边给擦着眼泪,一边用手轻轻地在脸庞上抚摸着,看见曲云霞慢慢地破啼为笑了,刘跃进把手很柔软地从曲云霞的领口里伸了进去... ...嘴里说道:“想舒服还不想张口... ...”

       “跃进!在屋里没有?”刘跃进刚脱了裤子,就听见门外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谁?”

       “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了?这么早就关了门,得是闹事呢?”

         刘跃进听出来是村西头的一位同学,嘴里说道:“胡喊得啥呢,正在屋里洗呢。有啥事?”

       “你马车闲着么,明给咱帮个忙?”

       “做啥?”

       “给猪圈里拉些土。没闲就算了,我走了。”

       “说得怂话。可以,你明早来吆车。”

        这个同学走了,刘跃进刚刚来得兴趣一下子全没了,任凭曲云霞再抚摸就是硬不起来,只好拉了灯睡觉。谁知睡到半夜,被一睡梦惊醒,翻起身拉亮了灯,感觉裤裆里染染的,抹下短裤一看,竟然白乎乎地一片......嘴里说道:该硬得时候不硬,不该流得时候胡流,真是... ...

         一场秋雨一场凉,正当刘跃进和张少峰在护城河里忙碌的时候,青门坊的奶牛热却开始了,羊奶变成了真正的牛奶,销路又好。加上信用社又放贷款,村民们争相仿效,青门坊牛奶一下子风靡古城,成了远近闻名的“奶牛村”。

        刘跃进和张少峰商量着买奶牛,可钱又不够。再说张少峰对奶牛不感兴趣,只是听刘跃进说咋好咋好,利润有多大,就有些心动。可心动归心动,买奶牛往啥地方放都成了问题,回去和杜小怡一说,杜小怡一听是刘跃进的主意,很是上劲,赶紧回了趟杜陵村,把情况和自己的父亲说明,她父亲也支持,让杜小怡把她自己的责任田利用上。杜小怡属嫁城姑娘,户口仍在娘家,自己个的责任田都有一亩多。张少峰和杜小怡一合计,在责任田里盖两间瓦房,拉一个水管,等把奶牛买上,索性就搬到哪里去住,连养牛代养娃,受个紧就过去了,年轻吃点苦不算苦。

        张少峰刚和刘跃进筹好了资金,准备到外边跑一跑,了解了解奶牛行情,看看咋样下手最好,不成想杜小怡却到了要生的时候。眼看着杜小怡越来越大的肚子,张少峰急得团团转,人家村里在外贩牛的一拨一拨都回来了,只要是花花牛,好坏都有人要,“毛片子没价观②”,真是萝卜快了不洗泥。张少峰心里正烦,只好叫上刘跃进到自己家里喝酒,顺便谝谝出门贩牛的事情。

        俩人在屋里边正谝得热火的时候,听见杜小怡说肚子疼,张少峰过去一看,只见杜小怡疼得满头都是汗水,赶紧对刘跃进说是不是要生了,要不往医院里去。张少峰出去发动轻骑,可还没蹬着火,自己就差点跌了个跟头,刘跃进一看不行,只好让杜小怡坐到自己的自行车上,让张少峰扶着,朝职工医院赶去。

        俩人摇摇晃晃推着杜小怡,等到了职工医院,杜小怡已疼得无法支持。张少峰把杜小怡的胳膊架在自己的肩上,连拉带走到了值班室坐到椅子上,刘跃进挂了号,俩人一起把杜小怡搀扶到产房,才松了一口气。

      “你媳妇贫血严重,我们医院里缺血,如果生得时候大出血就麻烦了。”医生对张少峰说道。

       张少峰被惊出一身冷汗,刚才的酒劲全没了呢  。楞楞地看着  医生说道:“那咋办?”

      “只能把你俩的血化验一下,做个准备,没事最好。”

       杜小怡躺在了产床上不停地在呻吟,医生一边做着准备,一边让张少锋帮忙脱掉杜小怡的裤子,刘跃进一看赶紧出了产房,拉上产房门,坐到了门外的背椅上,掏出一支烟,刚点着,看看墙上牌子里禁止吸烟的提示,又把烟掐灭,往背椅上一趟,闭着眼睛养神。

        产房里传出了杜小怡撕心裂肺般地喊叫声,医生一边在说着“使劲、使劲,快出来了。”刘跃进不由得站起了身,趴在门前的小玻璃窗前看着里边的情形,只见杜小怡的两只手使劲地抓着张少锋的胳膊,一会咬住牙关,一会喊着。下身处胎儿的头像个黑呼呼的皮球把阴部撑得老大。刘跃进一看满脸发红,赶紧又坐回了椅子上,只听医生说道出来了。随着婴儿的一声啼哭,杜小怡没了一点声音,直挺挺地躺在那里,想死了一样。

       “男娃。小伙子该发喜糖了。”医生说道。

        张少峰指着杜小怡对医生说道,先看看大人。医生看了看说是没事,休息一会就好了。

        杜小怡在医院里住了一个礼拜,准备出院的时候,对婴儿做了体检,医院说婴儿是先天性双目失明,一下子把张少峰说得如同掉在了万丈深渊里。按医生的说法,以优生的角度考虑最好是扔掉。张少峰放心不下,又去了趟杜陵村和岳母商量了一下,岳母说娃儿小,保不定长大后就好了,张少峰看着杜小怡哭哭啼啼的样子,实在难以下决心,只好骑着轻骑到了青门坊找刘跃进商量。

       “千人打锣一锤定音!旁人谁敢出注意让你把娃撂了?”刘跃进对张少峰说道。“要相信科学,万一闹个瞎子,你不得背上一辈子负担,现在还没感情,心硬硬就过去了。”

      “要不扔了?”张少峰说道。

      “你这不是害人吗?别人要是捡回去岂不受一辈子麻烦?”

       张少峰一听,只有横下一条心,自己了断。张少锋雇了辆车让刘跃进和杜小怡先回家,自己用纸箱抱着婴儿,放在轻骑后边,到了郊外一处黄土崖下,用手刨了一个土坑,从轻骑上去取下婴儿,打开看了最后一眼,看着婴儿紧闭着的双目,鼻子一抽一抽地在呼吸着,一股眼泪流了出来。心中说道:爸对不起你了,我们父子俩今生就是几天的缘分。张少峰把婴儿放到了土坑里,很快地填满了土,一抹眼泪,赶紧骑上轻骑走了。

        张少峰自从活埋了这个男娃以后,一连生了几胎,全是女娃,当他到了富甲一方的时候,常常为这件事而懊悔... ...

       【写到这里我的眼泪已经无法控制了,几乎是伤心欲绝,擦了流,流了擦。尽管这个事情不是发生在我的身上,却是我亲自经过的一位朋友的事情。这个侄儿要是在的话,已尽到了结婚生子的年龄。人生有许多不如意,但再不如意的事莫过于失去亲人... ...】

        张少峰和刘跃进出门贩奶牛,这一走就是四十多天没音讯,以至于古城郊区许多村庄传出各种流言蜚语,说得有鼻子有眼:说是这俩在外发生了车祸,汽车在过某某地方的时候翻到了沟里... ...还有说这俩被人家抢了,没脸回家... ...闹得出门饭牛的人该走西口一样,临走的时候,媳妇父母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注意安全,给家里写信... ...

        只有刘跃进的父亲心大。刘跃进的父亲对前来关心的乡党说没事,俺喔命大着呢,从小在外浪荡惯了,能出啥事?【待续】

       ①虚火:懦弱的意思。②毛片子没价观:家有万贯槽上不算,牲口的价钱很难稳定。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