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安流向东

唐·韦庄芳草五陵道美人金犊车绿奔穿内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村中,已经知天命,名利随风去,穷富皆安定,清晨田野走,傍晚伴红灯,喜怒哀乐事,皆在笑谈中。

网易考拉推荐

闯荡【49】  

2011-04-23 20:41:26|  分类: 小说闯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杜小怡被带到了杜陵村卫生站,医生看看说没啥问题,给开了些药,让回家注意休息。张少峰指着杜小怡的肚子,问医生:“你看娃要紧吗?”

        医生拿起了听诊器,听了听,说是没啥异常,不过又说,你们要是保险,到医院里查查最好。张少峰又对杜小怡说道:“你今个先别回咱屋去,在你娘家歇几天,让你妈看看,要是有麻达,再说。”

       张少峰和刘跃进俩人说回家有事,让曲云霞陪着杜小怡,他俩骑着轻骑走了。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曲云霞在娘家吃过晚饭后,一个人来到了杜小怡家,俩人已好长时间没有在一块说知心话了。过去没有出嫁的时候,曲云霞和杜小怡经常晚上睡在一块,还有曲云霞的妹妹曲云竹,几个姑娘家一起在幢憬着人生的美好未来,说着姑娘家的闺房秘密,渴望着甜蜜的爱情。冬季挤在一块睡着热腾腾地火炕,夏季有时也三天两后晌地在一块睡睡谝谝,有时谝乏了就和衣而睡,等到半夜热得不行,糊里糊涂脱掉衬衣内裤,赤条条地一丝不挂,做着姑娘心中的美梦,有时往往高兴地在梦中笑醒。

        人说 姑娘家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题,眼看着已到了午夜十二点,杜小怡的亲母看着自己女儿的样子只好说道,早点休息吧,身体要紧。俩人进了街房的里间,打水洗漱后上炕睡觉,可躺在炕上似乎话意还未尽,曲云霞又问道:“今个咋没见你小燕姐回来?”

       “听我妈说这两天忙着,又是出差,又是忙着跑采访城河清淤的事情。”

        “难怪。你小燕姐和她朋友都谈了这么长时间,还不准备结婚?”

        “人家以事业为重,不着急,哪像咱们,染上了就取不利手。”

        “你说人家也怪,整天在一起咋怀不上孕?”曲云霞有些好奇地问道。杜小怡笑笑说道:“人家采取办法着呢,哪能怀上?”

        “啥办法?”

        杜小怡没有回答曲云霞的话,心中说道都结婚了还啥也不知道。其实杜小怡心里说着,自己也是似懂非懂,只是记得有次到大姐杜小燕那里去的时候,无意间在大姐的房子里的抽屉里翻书的时候,翻到了一些透明的套子,上面的说明好像是叫做“避孕套”,杜小怡还拉出来用手往长里撴撴,再用拇指和中指卡着拃了拃尺寸。姐姐小燕看见了,只是笑笑,说是必要的时候用,至于啥时候必要,当时杜小怡是没有弄懂,后来才慢慢地知道,那东西是在做爱的时候,套在男人下身那里的。有次晚上睡觉,俩人耍到热火处,做完爱后,不经意间和张少峰说起了“避孕套”的事。谁知没几天,张少峰不知在哪里弄了几个,晚上回来闹事的时候,硬要戴上套子,杜小怡羞涩地说道,人家是怕怀上孕用那东西,咱现在用那干啥?说归说,张少峰还是带上了闹事。谁知闹完后,张少峰说道不好,不舒服,好像是在棉花包上一样,一点感觉都没有。嘴里还嘟嘟道谁个能怂发明的这个东西,还能把怂管住,还能把要娃管住,管天管地还管了要娃。这人类还是灵醒,自己绾笼统①自己给自几戴。

       “避孕套你见过吗?”一听说杜小怡问避孕套,曲云霞尽管在被窝里,仍然有些不好意思,嘴里说道:“见过,没用过。”曲云霞想到了那时上小学的一件趣事。

       杜陵塬的人种庄稼多半是用土粪和“大粪”,土粪是自己家养的猪羊牛马驴的粪便加一些黄土沤肟起来的,而大粪多半是从城里或街坊家属院的水茅化厕所拉回来的。在冬季农闲的时候,一部分人在平整土地,以女劳力为主,而青壮男劳力则用汽油桶做的粪桶子进城拉大粪,回来后倒在田间地头,用担子一担一担地担,一瓢一瓢地泼洒在地里,来年的庄稼肯定长势很好。有次曲云霞放学回家经过小路,和一帮男孩子从麦地里插近路走过,一个男孩子在泼过大粪的地里,看到了一些“避孕套”,出于好奇,男孩子捡起后,拿回家里,用清水冲洗干净,用嘴给里边吹气,再用针线把口口扎住,拿到外边玩耍。一些女孩不懂争着抢要,曲云霞有次把抢到的“避孕套”拿回家被父母一顿训斥,收缴后不让玩耍。曲云霞也不知啥原由,从此以后再见男孩子玩那东西,只是躲得远远地观看,可心中的好奇却老也没有消失。曲云霞有时也想,为啥我们农村的土粪里没有那东西,单单城里的大粪里有,莫非城里人和农村人吃得不一样?可吃的不一样,那东西也不像是城里人吃的呀,要是吃的东西,父母为啥不让玩耍,难道城里人可以吃我们农村人就不能耍吗?等到若干年后曲云霞明白了那东西是用在男人下身的那里时,自己都笑得流出了眼泪。

        “睡吧睡吧,今黑了能睡个好觉,没人打搅了。”杜小怡对曲云霞说道。曲云霞有些不解,说道:“你都结婚这么长时间了,难道你喔还不闲着?”

       “aiwo②劲大地很,几乎就不歇套,把人一黑了闹得muluan③。”

        “你有身孕不怕出事?”杜小怡嘴里嚅嚅了几下,实在不好意思往下说了,想着张少峰的一些动作,心中说道,喔家伙不知从哪学到的,也不知人家夫妻晚上都是啥样,自己反正是闲不成,闲了下边,却忙了嘴上。一想起张少峰那咸咸的精液味道,一股恶心差点吐了出来。

       曲云霞听着杜小怡的话,心中说道,俺喔还怪,每次做爱没有一回自己能硬起来,你不动就和死人一样,也不知是认生还是有毛病,可认生现在应该不生了呀,还是喔样子,可一旦起来了却美得很。难道交人要交心,男人喔东西也要交心不成?

      “我估摸你人还是爱你,人家说喔东西受心里指挥。”曲云霞俏皮地说道。

      “谁知道爱不爱,也不知喔东西见了别的女人,会是个啥样?”

      “净胡说,莫非你愿意你人的喔东西见别的女人?”

       “唉,见不见由不了咱,你没看这俩,吃喝... ...”杜小怡打住了话,没有往下再说,怕曲云霞犯病,因为曲云霞是个不说自己男人缺点的人,可杜小怡恰恰相反。这就是女人的区别,有些女人整天怨自己的男人,这不成那不好,逢人就学说见人就议论;而有些女人,则从来不说自己男人的坏话,逢人就夸见人就说能行。在农村男人最见不得说自己坏话的女人,谁要是遇上这种女人,你就甭想在人前抬头,而且会让人笑话一辈子。

       俩人谝着谝着,慢慢地进入了梦乡,杜小怡在梦中还喃喃说道“别动别动,乏得很”。原来是曲云霞的手臂搭在了她的肩上,不由得拉住曲云霞的手指头含在了嘴里...  ...

        初夏的夜晚还是很短,清晨五六点钟老天已经大亮,窗外的阳光透过窗帘斜洒进了屋子里的墙上。曲云霞和杜小怡这会还没睡醒,父母已经早早起了床,在院子里打扫院落,杜小强最近在一个农具厂里学翻砂活,由于加夜班,早上老早就回到了家,看见父母在忙着,问道有啥吃得没有,母亲说只有干饃,还有昨天剩的饭菜,要不你到下边市场去一趟,再买些肉菜,你二姐没回去,要住几天,好好给你二姐补补,过了这阵子,叫在咱屋nou④都nou不住了。

       杜小强自从上次到成都浪了一会,回来后被父母说了一顿,又被杨文杰叫去,杨文杰和杜小燕俩人好好给杜小强说了一通人生道里,也许是性格的问题,从此以后,杜小强再也没有胡浪过,一心一意上起了班,而且翻砂活学得不错,尤其是细心认真,深得老师傅们的好评。

      杜陵村到大雁塔的路是一路慢下坡,杜小强一个人正骑着车子往下走,忽然听到了身后地说话声,回头一看,原来是曲云竹和一帮女孩子骑着车子过来,待到曲云竹骑车走近,杜小强忙和这些女孩打招呼:“这么早上学去?”

     “是呀。你干啥去?”曲云竹一边回答一边问道。

      “ai⑤姐昨天来了,没回去,和你姐在ai屋睡着,我买些菜。”

     “ 怪不得 昨晚没见人,我还以为回去了呢。”

       几个人一边谝着,很快到了大雁塔附近的菜市场,看着市场里的早市人们忙忙碌碌地样子,杜小强对曲云竹说道:“你几个走吧,我要买菜去了。上班的上学的都不得闲。”【待续】

       ①笼统:拴马用的。②aiwo:发音哀我,我们的那个人的意思。③muluan:发音母乱,烦躁的意思。④nou:发音嬬,待或停的意思。⑤ai:关中方言,我。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