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安流向东

唐·韦庄芳草五陵道美人金犊车绿奔穿内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村中,已经知天命,名利随风去,穷富皆安定,清晨田野走,傍晚伴红灯,喜怒哀乐事,皆在笑谈中。

网易考拉推荐

闯荡【48】  

2011-04-20 23:01:02|  分类: 小说闯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跃进端起了酒杯,和张少峰碰了一下,放下酒杯,搛了一口菜,一边吃着一边对张少峰说道:“我今个早上遇见小燕了,说是城河清淤马上就要开始了,咱俩先去到现场看一下,回来再商量办法。”

      当刘跃进和张少峰去了护城河的时候,俩人大吃了一惊,人家清淤工程已经开始了。城河那边残垣破烂不堪的城墙,在阳光照射下,似乎在印证着古老的古城苍老岁月。城河下边的工地上布满了民工,河坡上挂着横幅,贴着标语口号,打好了支架,架起了卷扬机,有些地方已开始往上吊淤泥,护城河坡的草坪被踩得杂乱一片,不过好在大面积的活路还没铺开。

      “弄怂呢,你不是说活开了,你表哥给咱回话呢吗?”刘跃进有些啧怪地对张少峰说道。

     “回话!?你是做梦娶媳妇净想好事。挣钱这事,自己脚下不勤快,还怨别人?”

       刘跃进不言语了,也不和张少锋抬杠了。要说这事他俩谁也不怨谁,毕竟是没经过,合伙生意就是这样,俩人一个靠一个,往往就会靠空。“一个和尚担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就是这个道理。正当他俩在成河岸上转悠的时候,张少峰的表哥从车上下来,正要往工地上走去。张少峰一看,大声喊着,快步和刘跃进走到了他表哥面前。

      “你俩来得正好,我还准备给你们捎话呢。”张少峰的表哥热情的说道。“活路你们看了,如果要弄的话,我先给你们从别人手里撬①一些,有利的话再说。”

     “可以。”张少峰赶紧应承着,“你忙吧,我俩先回去了   。”

       张少峰和刘跃进告别了表哥,一边往回家赶,一边商量着办法,光凭他俩的车马自然不成,还得再联系一些车,不管马车还是拖拉机都行,俩人商量好了对策,各自回家分头办事。

       车好寻,一听是拉淤泥,运价也不错,光刘跃进自己村上就来了十几挂马车几台拖拉机,刘跃进对拉运的人说道淤泥倾倒地方自己解决。装好淤泥的车子,有的把淤泥拉到了自己的责任田,倒在田边的地头里,等麦子一收,顺便把淤泥当做土粪往麦茬地里一上,“ba屎逮虱一举两得”,只是速度稍微慢一些。有得没地方到,一边吆着车寻着地方,一边观看,实在没了办法,就往路边的麦地里胡乱倾倒,还有的把淤泥倒到了防洪渠里,“挣钱不要脸”已成为当下人们的一种习惯。

        刘跃进装好了马车里的淤泥,用搭在肩上的白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吆起了马车,向回家的方向走去。一边走着一边思索,朝啥地方倒呢?如果拉回家倒在自家的责任田里,好是好,可这一天下来能拉几会呢,速度太慢,要是倒在别的地方,快是快些,可也没有一个合适的地方,看看着路旁的菜地有些空地,有心想倒,又怕人家看见。正想着,车子到了一个工厂的墙角,正好工厂的围墙有一处倒了,刘跃进一看四周没人,快速把马车吆了进去,三锤两帮把淤泥卸完,吆着马车又返回了城河边。“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这是刘跃进在看电影《地道战》时记住的话。他把这话活学活用在了此处。

        张少峰嫌骑自行车跟拖拉机到工地两头跑太慢,第二天就去旧车市场买了个二手渭阳轻骑,一边招呼拉活的车子,一边在工地里和甲方的管理人员拉着关系。当张少峰看见刘跃进满头是汗地在装着马车,走过来招呼道:“跃进,歇一下,抽支烟。”

        “一天能拉几回?”张少峰一边给刘跃进发着烟一边问道。

        “能拉五六回。只是没地方到,胡蹿着倒。”

        “你小心人家逮住了,划不来。”

        “怂管,逮住再说。”刘跃进心想,这年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倒一车算一车。反正是“用人肉换猪肉”,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要不你也雇个人给你吆上马车,咱俩合伙跑关系咋样?”张少峰的这句话,刘跃进是想过,不过吆马车的把式比开拖拉机的司机难寻,好的把式要价太高,烂怂的把式又不会吆,三天两后晌给你把车吆要坏了不说,要是把骡子弄个三长两短更麻烦。刘跃进只好说道:“先混着,有合适地再说。”

       刘跃进吆马车拉淤泥干了一个月,一算账,还行,比给厂里拉沙石能强些,再说还有一些运费提成。虽说张少峰拿得多些,自己拿得少些,可人家毕竟比自己操得心多些,“心轻是个心重”,日子还长着呢。

       又要到收麦的时候了 ,  眼看着正旺的活路又要停下来。刘跃进借空闲的时候,和云霞去了一趟杜陵村的丈人家。

        古城近郊一般讲究新女婿“看忙”。所谓“看忙”,凡是和女方订了婚的或着结了婚的,第一年都要去丈人家看忙,估计是每年到了夏天收割的时候,新女婿到丈人家走走,看看丈人家有啥需要帮忙的意思。尤其是丈人家的劳力在不足的情况下,更需要女婿的帮忙。这时一般新女婿都是很快把自己家的麦子收割完,然后去丈人家帮忙收割麦子,直至把秋庄稼种到地里为止。

        看忙去的时候,新女婿一般是按照逢年过节的礼节,给丈人家买四样礼品,一般都要买一瓶好酒,一份点心,条件好的还特意买“德懋恭”的水晶饼。当然新女婿也是“鹞子不空回”,回来的时候,丈母娘要给回四样礼品:一顶草帽,一双鞋,手帕和一件的确凉上衣。刘跃进和云霞早早吃了中午的哨子面,和云霞父母说了一会话,俩人出了门,到小怡家去串门。

        农村女娃就是这样,在娘家时关系很好,可一出嫁,几乎就没时间来往。这不云霞和小怡,好长时间都没见面了,尽管张少峰和刘跃进成天在一起,可她俩却如同牛郎和织女一样。当刘跃进俩人进了小怡家的院子,看见小怡正忙着在院子里洗碗,张少峰一个人端了个小板凳坐在院子里的树下凉。看见刘跃进俩人进来,张少峰赶紧招呼:“小怡,把碗放一下,招呼客人。”

      “招呼啥呢,都是熟人。”刘跃进笑着说。

       杜小怡放下手中的碗,起身朝刘跃进和云霞笑了笑,说道:“你俩来了,我进去端板凳,院子里敞亮,”

       看着杜小怡转身的样子,已经有些笨笨的,刘跃进心中说道:看样子有五六个月身孕了,要是能要个男娃就好了。张少峰一边给刘跃进发着烟,一边看着杜小怡端出来的凳子,说道:“要不咱不坐了,到大塚上转一下?”

       张少峰所说的大塚,就是汉宣帝刘询的陵墓——杜陵。这个刘询也算是西汉的一个比较有作为的皇上,尽管一生坎坷,只活了四十几岁,但在老百姓的口中评价还是不错的。张少峰几个人慢悠悠地来到了杜陵塚下,看着那杂草众生,孤零零的陵墓,刘跃进不由得想到了《红楼梦》中的那句名言,脱口感慨道:世人都说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塚一堆草没了。

       杜小怡对几个人说道,你们上吧,我在下边歇一会,这鬼地方我都把脚掌磨出了茧。张少峰三人上了杜陵,看着大塚四周已经有些发黄的麦子,听着远处树林中当地人称作“黄瓜楼②”益鸟发出的“算黄算割”的啁啾声音,远眺古城,大雁塔依稀可见。如果屏住呼吸,侧耳静听,城里报话大楼的声音影影忽忽能传入耳里。

      “跃进你看,喔下边咋还有洞窟窿?”张少峰惊奇地问道。

      “ 你真是城里娃,喔是掏墓留下的,有啥稀奇!”

      “这墓叫掏过?”

      “废话,一千多年了,不知都被掏过多少回。”

      “这里头要是掏出来,估计万货③不少。”

      “我听说咱这一块的墓,可能只有秦始皇陵没被掏过。”

      “唉,也难怪,皇上给里边放的金银太多了。”

       俩人整谝得热火,看见杜小怡在下边一边摇手,一边大声在叫着,好像有事,三人赶紧往塚下走去。等走到塚下,张少峰看见杜小怡满脸是汗,脸色发白,一手捂着肚子,看见他们几个人下来到了眼前,对张少峰说道:“少峰,咱往回走,有些不舒服。”

       “你能走动吗?不行我把你背上。”

       “不要紧,可能是受了热了。不用背,我把你扶上就行了。”

        四个人也无心思再谝了,一路上不说话,慢慢地回到了杜陵村。【待续】

        注释 ①撬 :分配的意思,②黄瓜楼鸟:杜鹃。③万货:金银财宝。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