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安流向东

唐·韦庄芳草五陵道美人金犊车绿奔穿内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村中,已经知天命,名利随风去,穷富皆安定,清晨田野走,傍晚伴红灯,喜怒哀乐事,皆在笑谈中。

网易考拉推荐

闯荡【47】  

2011-04-13 23:04:08|  分类: 小说闯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跃进吆起了马车,这事在青门坊不算新闻也差不多。

         一大清早,刘跃进早早起来,到了马圈给黑骡子加了一些包谷,吃些硬食,准备套车下浐河拉沙石。这包谷平时是不给骡子加的,只是在有活路的时候加料,等骡子吃完了,刘跃进也自己收拾完毕,把黑骡子从马圈里拉出,提上一桶凉水,往里边稍微兑一些热水,让骡子饮着水,一边拿一扫地的笤帚给骡子把身上一扫,再用一小铁娄子把骡子晚上躺卧时粘在身上的泥土轻轻刮掉,收拾停当,把黑骡子往马车辕里一套,挂上马叉子,勒好骡子肚带,把吊在骡子头上的两只红缨缨飘带往两旁一分,拿上小鞭子,一手扽着马叉子上的领绳,吆着马车出了院门。

       农村人常说“离地三尺活神仙”,说得就是吆马车这个行当。出村不远,刘跃进就坐到了马车里边的辕上,一边吆喝着一边哼着歌曲,一副飘飘然的样子,很是得意。路边有早起的人们看见刘跃进吆车,一边打着招呼,一边暗自笑道:这娃呀,啥活你都想闹,这吆马车的活是你娃弄得?

        这是实话。下河拉沙石有些笨汉一辈子都学不灵醒。吆马车地好把式一般下河后,先把马车放到河岸上,刹好车闸,拿着鞭子一个人走下河去,把路先探一探,看看水的深浅,路的软硬,然后才吆车下去。在装沙石的时候,不能一下子装满,要一边装一边往前移动马车,等到了快上河的时候基本上差不多了,把车吆上岸,最后差多少再下来用铁锨往上端些,这样的好处是不容易打住车。“不怕慢但怕站”,一打住车,就麻烦了,一卸一装很是耽搁时间。可有些人就是学不会,你再说就是听不进去,这就是人常说的:灵人快马天生的。

        等刘跃进从河里装好沙石,朝回家的路上赶的时候就不轻松了,因为回家的时候走的是大路,一路都是慢上坡,是坐不成车的,坐不成车不说,一般爱惜车马的人,还要给骡子搭把手,一手掀着马车的后帮,一边吆喝着。刘跃进只顾赶路,没看见从马路对面骑着车子往过走的人,只听见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头往旁边一摆,原来是杜小燕。

       “跃进,歇一会。”杜小燕一边往马路这边走,一边招呼着。

       “你这么早干啥去,采访?”刘跃进停住了马车,一边拉紧了车闸问道。

       “采访去。你咋干开这活了,能行么?”

       “不行干啥,和你一样?”刘跃进笑着说道。杜小燕也不答话,接着说道:“城河里拉泥的事基本上有消息了,估计四五月份就开始,你筹思一下,看那个活路有利。”

      “是吗?我回去和少峰商量商量再说。”

      “ 我咋听小怡说  你和云霞闹矛盾了?”

       刘跃进一听这话,脸上有些不自在,只好说道:“这事一句两句说不清楚,你先忙,改日再说。”

       杜小燕和刘跃进告别后,径直骑车走了。刘跃进松开车闸,继续赶路。等把慢上坡路走完,缓了口气,赶紧坐到车上,心中不由得想起了杜小燕刚才说的话。自从正月十五晚上从曲云霞家出来,这阵子只顾忙活自己的事,已经把曲云霞忘到了脑后,不是把曲云霞忘了,而是把这档子事忘了。可他忘了,曲云霞那边忘不了。

      《》              《》            《》

         曲云霞见好长时间不见刘跃进上杜陵村来,也不见有人传话,心中又是恼又是恨:好你个没良心的,你把事给刘备给惹下了,屁股一拍走人,你知道我这里受得啥难常?你光知道搂到一块舒服,叫我受父母的话。曲云霞一边想着,心中有些想去找刘跃进,又有些抹不下脸面。如果这时候再找刘跃进,这家伙愈发有些认不得他了。可是不去找,自己心里难受不说,万一怀上娃了咋办,到头来吃亏的还不是自己?这狗家伙心太硬了,难怪他父亲说跟了这货要受一辈子气,这啥还没见啥,就让人心中窝火!曲云霞心中怨着,嘴里嘟囔着,一天也不想出门,只是在家里发着牢骚,一脸的愠怒。曲云霞的父母看见女儿的样子,也不好说啥,生怕再骂出个啥事来,俩人一商量,只好让母亲去找杜小怡。

        其实刘跃进之所以没把这事放到心上,自有他的道理,那天晚上刘跃进并没有和曲云霞干过火的事情。俩人在被窝刚刚耍到好处,刘跃进一边在哀求曲云霞,意思让做那事,曲云霞说啥也不愿意,任凭刘跃进说破了嘴,就是不愿意,最后被逼得没了办法,曲云霞只好说道,可以让你看一下,不许胡来。可当刘跃进看到曲云霞的那里时再也支持不住,小领导硬得梆梆的,心中那个难受,实在是无以言表,曲云霞一看,只好说道,我给你用手弄出来,日后日子还长着呢,刘跃进没办法只好在曲云霞的揉搓中,射到了地上。虽说射到了地上,可曲云霞并不懂这些,过去常听大人们说,只要男女娃们往一块一待,就会怀娃,所以心里还是有些发毛。

       曲云霞的母亲见到了杜小怡,并没把事情的原委如实告诉,只是说道,让杜小怡回杜陵村一趟,说曲云霞可能和刘跃进闹矛盾了,我们大人家也不好问,你们年轻娃们好说。

       《》         《》            《》

        张少锋这天早早收了拖拉机,进门后给都杜小怡说,给咱闹几个菜,我要喝酒。杜小怡一边收拾着菜一边说道:“你这几天见没见跃进,让喔家伙来咱屋一趟,有事。”

        “啥事?”张少峰不经意地问道。

        “跃进和云霞闹矛盾了,看样子还严重,她妈来找我了。”

       “你们女人事就是多,正经事都管不过来,还给人惹麻烦。不管!”

       “你说得好,得是你现在缠活①了,连朋友都不顾了?”

        张少锋挠了挠头,看着杜小怡端上来的下酒菜,嘴里说道:“还真麻烦?”

       “废话,不麻烦我是吃饱了撑的?”

        刘跃进给厂里卸了最后一趟沙石,收拾好家具,赶着马车往回家里走,等到了街坊拐弯处,心中想着,好长时间没见张少锋了,过去谝一谝,顺便把城河拉泥的事说说。到了街坊外边,把马车停好,把骡子缰绳拴到了路旁的树上,进了张少锋的院子,嘴里还一边哼唱着。

        张少锋听到了刘跃进的声音,对杜小怡说道:“说曹操,曹操就到。真是陕西地方邪,只说你baojue!”②

       “好!真是赶上,这么长时间都没喝酒了。”刘跃进进了门就大声说道。

        “你咋来的,没赶车  ?”把“吆”说成“赶”这是居民娃们的习惯,张少峰问道。

       “车在街坊外放着呢。刚才遇见小燕了,说城河里清淤泥的事情快了,我就过来了。”

        张少峰一边给刘跃进倒酒,一边说道:“你少喝些,赶车着呢。”

       “没事。”

       “啥没事,你光是胆大。人家云霞她妈寻到我这里来了。”张少峰借口把话引了过来。

        刘跃进一听脸上立马有些发红,脑子里还没转过弯。杜小怡就说话了:“我本来想先到我村去一趟,你来了,咱也不是外人,你和云霞的事打算咋办?”

      “毕了。”

      “啥毕了?咱俩也不是一天两天的关系了,以你的脑子,你可能想得太简单了。”

      “依你说咋办?”刘跃进瞅瞅张少锋,笑着问杜小怡。

      “跃进你在甭绕圈子了,一会还不把俺人绕晕了。”张少锋赶紧挡箭了。

       其实 这几天刘跃进也在想   ,这马车实在是麻烦,白天还好说,可这半夜要起来给骡子加草料,父亲那么大年纪,既要做饭还要晚上熬夜,刘跃进实在于心不忍。要是和云霞结了婚,起码白天父亲就能轻松一些,父子两个人太难常了。想到这里,对杜小怡说道:“你看着办,听你的。”

       杜小怡一听刘跃进这么说话,已明白了八九成,心想刘跃进还是碍于面子。嘴里说道:“知道了。你俩喝酒,我改日上去一趟。”

      《》           《》            《》

        刘跃进和曲云霞的婚礼订在了“五一”节。结婚酒席办得很简单,厨师,管账以及车马都是刘跃进自己安排的,村上有头有脸的没有来几个。农村就是这样,年轻时活父亲的人,老了活儿子的人。以刘跃进父亲的面子和家庭情况,自然婚事不会过得红火,这事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刘跃进的心里留下了深深地烙印。这也是刘跃进后来一生都致力于农村红白喜事的原因,当他给自己的儿子办婚事的时候,场面是何等的热闹,这是后话。【待续】

        注释①缠活:关中方言舒服、好。②baojue:发音包绝,别骂人的意思。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