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長安流向東

唐·韦庄芳草五陵道美人金犊车绿奔穿内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村中,已经知天命,名利随风去,穷富皆安定,清晨田野走,傍晚伴红灯,喜怒哀乐事,皆在笑谈中。

网易考拉推荐

闯荡【46】  

2011-04-12 12:15:50|  分类: 小说闯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过完后,一场春雨加雪,节气已到了二月二龙抬头,农村里的人们已经开始了忙各自的活路。

        刘跃进和二赖子这天早晨已早早地来到了杜陵乡信用社。俩人进了信用社的院子,直接上了二楼,到了主任办公室。

       信用社主任这会并没有在办公室外间,当他俩进去的时候,看见主任在里间正悠闲地挥着毛笔练字,傍边还坐着一个人,俩人还没顾得上询问,只见傍边坐得那个人径直和他们打起了招呼。刘跃进一看原来是“跛子老师”,高兴地说道:“老师您早!”

       “来来来,先看吉主任写字。”

         杜陵信用社主任,叫吉月翔,也就四十不到的样子,人很随和。吉主任听见“跛子老师”在招呼进门的人,已下意识地停住了手中的毛笔,回头一看是刘跃进,高兴地问道:“跃进,你来了,有事?”

         要说吉主任认识刘跃进这中间还有一段往事。

        刘跃进那年还是上高中的时候,学校里开始分班学专业,那时最吃香地就是财会班,因为农村里的会计最轻松,一年下地很少,挣得工分还多,大人们都喜欢让自己的孩子学会计,所以刘跃进也就不例外地上了财会专业。那年区上在白鹿塬上办会计学习班,刘跃进他们学校的财会班学生,破例被允许参加实习,而讲课的老师就是从各公社信用社抽上去的财会人员,包括信用社主任,那时吉主任就是刘跃进他们的讲课老师。刘跃进记得最清楚的是吉主任讲课时的那个笑话:一位农村的马大哈会计,在家里一边听着秦腔一边在做着账目,当听到李铁梅那句“听奶奶讲革命”的时候,已经非常入迷,手里不由自主地在账本上写道“听奶奶讲革命”。这时正好门外有人叫会计有事,会计合了账本出门去了。等到人家公社年底查账,打开这位马大哈的账本时,发现了这个错误,查账人员开玩笑地说:你咋还有一笔“听奶奶讲革命”的账目?这个笑话当时在农村财会人员中广为流行。一次讲完课后,吉主任在宿舍里闲转,看见刘跃进一个人在看书,过去一睄,刘跃进手里拿得是一本书法作品,王羲之的《兰亭序》。吉主任本身就喜欢书法,不由得和刘跃进谝了起来。不谝不知道,一谝俩人一下子就拉进了距离,临到学习班结束,吉主任就对刘跃进有了很好的映像,以至于后来回到了单位,吉主任还逢见人就问他的情况,一心想把刘跃进调到信用社给自己打下手。可惜刘跃进顾着忙活自己的事情,很少到信用社去走动。

       “吉主任好!”刘跃进看见吉主任停了手中的毛笔,招呼着自己,赶紧打了招呼。吉主任一边让刘跃进和二赖子坐下一边倒水。刘跃进这时不由自主地用眼睛瞟了吉主任的书房:桌案上用一块黑色绒布盖着,一张四尺宣纸上的隶体书法“三境”,“少年不宜顺境,中年不宜闲境,老年不宜逆境”已经写完,只剩下落款和盖章。再看看台案上的文房四宝,端砚湖笔以及笔架和笔洗,尤其是那两个石头镇纸上面的龙凤图案,已经把他看得有些瞠目,心中说道:这些东西那一件不是名货?练字练字,光买宣纸bao说贵的,就是便宜的一般人也招架不住。

       “我俩想贷些钱,能闹成不?”刘跃进接着吉主任的话说道。

       “得多少,想闹啥?”

       “闹拖拉机,拉沙石。”

       “买拖拉机估计千把块钱就够了,连活动经费我给你一人批一千五。一会你俩去找营业主任要几份表格,拿回去签好拿来就行了。”吉主任说完,有对刘跃进说道:“你看我的字咋样?”

        “好着呢。”吉主任笑笑,旁边的跛子老师也笑了笑。其实吉主任练字时间也不是好长,关键是人家有闲时间,要论功夫和字比跛子老师还是差一些。可刘跃进敢评论人家吗?以自己现在的情况,连温饱都成了问题,还有心思去对人家说长论短,也未免太不自量了。

        《》               《》             《》

       刘跃进和二赖子拿到了贷款,二赖子掏了不到一千元买了个旧拖拉机,雇了司机开始给他厂里送沙石,一天下来也能闹个几十块毛钱。刘跃进自己拿上贷款,准备买上一卦马车,和二赖子把活路套到一块,先干干再说。

      三月阳春,天气在慢慢变暖,刘跃进这天早早地来道了灞桥古镇赶集。灞桥古镇逢集,街上非常热闹,喇叭声,人嘈杂声,此起彼伏,拥挤地几乎无法通行。刘跃进把自行车放到了街口的保管站,一个人径直溜达到了骡马市场,东瞅瞅西看看,在路过猪羊市场的时候,看见一伙人在围着一个奶羊,争高论低,讨价还价。牙家①在和羊主人,用手捏着家码,两手上面用一块白布毛巾盖着,旁人看不到,只是听着他们之间地对话:

     “把整数打开?”牙家说道。

     “打不开!多少要挂些。”羊主人把价钱搬得很硬。

      “打不开就不说了,你这货不值wo些钱。”

       牙家松了手,正准备要走,拉着羊缰绳的买家赶紧过来,问牙家能差多少,俩人又一捏手,意思说要在三十元上挂些,你看要能成你自己说,大旗不倒,你给我把挂红②的钱出了就行。买样的人一看,买卖已经到辙了,再不下手,羊缰绳一松,旁人就买走了。

        刘跃进看着买家和卖家几个回合就把羊拉走了。心中说道:还这么麻达,说价还不让人看见,你想查行还弄不成。

        到了骡马市场,刘跃进转了一上午,简直无法下手,再说自己也不会捏手指,看上的车马,让牙家一上手,和自己的意思差得很远。只好走到一小吃摊前,要了一碗杂干汤,泡了一个饃边吃边往市场里瞅着。

        刘跃进刚刚吃完饭,却看到自己村上的一个人在骡马市场里,坐在马车上,瞌睡丢盹地抽着烟。刘跃进拾起身朝那里走去,一问原来是在卖马车,心中想到:这熟门熟路,知根知底,要不把这马车买上,还放心。

        “你闹啥,一个人上集?”乡党问刘跃进。

       “我没事胡转,看热闹。”刘跃进没对乡党说实话,害怕说明了一会不好下手。一直和乡党谝到了后晌,眼看集市已快散了,乡党的车马还没卖出,不过人家买家给的价,刘跃进几乎一清二楚,俩人只好赶着车往回走。刘跃进把自行车从保管站取出,往马车上一放,一边谝着一边悠闲地往回家赶。

        回家没几天,刘跃进托了个熟人,把价钱作了交代,把这挂车买到了手,开始了运输活路。【待续】

       ①牙家:经纪人。②挂红:给经纪人的介绍费。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