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安流向东

唐·韦庄芳草五陵道美人金犊车绿奔穿内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村中,已经知天命,名利随风去,穷富皆安定,清晨田野走,傍晚伴红灯,喜怒哀乐事,皆在笑谈中。

网易考拉推荐

闯荡【42】  

2011-03-07 16:54:57|  分类: 小说闯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刘跃进从杜陵村回来的时候,已到了下午。刘跃进还没走到二赖子家的门前,已远远的看见了门前的大红对联,还有一副高高挂起得红灯笼,等走到近前仔观看,只见上联写着:古城外少峰喜结连理,杜陵塬小怡心遇知音;横额是携手一生。

        刘跃进进入小院内,小院的洞房门口一副小对联:芙蓉出水花正好,孔雀开屏月初圆;横批是百年好合。室内的布置已完毕,正面的方桌上摆着贡品,二赖子父母的遗像,还有一个张氏祖上的神位牌龛,是跛子老师用红纸折叠的,上面由上而下竖写:张府三代祖宗之神位,在竖写的这行字两旁左边边一供字,右边一个奉字。刘跃进正在一一看着的时候,只见张丽芳从外边匆匆地走了进来,手上还拿着一个纸箱,看见刘跃进后忙打着招呼:“跃进,你来得早?”

        “我早都来了。少峰可能洗澡还没回来,你先坐,咱一会等少峰回来再细说。明天你得好好出力。”

        “咱俩还客气啥,看着给少峰把事办热闹了就行了。”

        张丽芳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带的纸箱放到床上往开里拆封,打开后是一只古城最为流行的玻璃吊灯。张丽芳对刘跃进说道:“跃进你给咱帮忙,把灯挂上。”

        刘跃进一边寻着木凳子一边暗自琢磨:这张丽芳也太会买礼品了,脚下不买头上不买,偏偏给二赖子买一副挂在头顶的吊灯,这不是明明让二赖子时时刻刻都能看见她吗?这以后要是让小怡知道了还不给砸了不成?

        跛子老师和帮忙的人这回都闲了在旁边的小屋里玩着纸牌,谝着闲传。二赖子洗完澡急冲冲地回到了家,当进入房间的时候,看着一切布置停当的新房,尤其看着刘跃进和张丽芳在挂着吊灯,一股喜悦涌上了心头,赶紧打手帮助扶着刘跃进,边和张丽芳打着招呼,眼睛似乎有些潮湿也不敢正眼看张丽芳。倒是张丽芳先笑了,说道:“今天一过就涨不成了。”说着又把一个红包递给了二赖子,里头是她特意准备的二百块钱礼金。

         二赖子接过红包似笑非笑得点点头,也不出声。张丽芳看到二赖子的表情,脸上的笑容渐渐在消失,看着这个曾经非常熟悉的小屋,这个原本是属于自己的新房,眼圈有些发红。等刘跃进下来的时候,俩人赶紧收住了表情,刘跃进看在眼里故意不理会,说道:“万事大吉,只欠东风。丽芳你给咱拾掇些菜,喝酒!”

        刘跃进这是第一次给人作伴接媳妇,以前只是跟着人家看,多少懂些礼节。一般接媳妇作伴的人,都是一些农村有头有脸的人,既要有经验还要有年龄,稍微弄不好,只是到了女方那里那些礼节就把你难住了,要是嘴笨办法不多,在中午十二点以前把媳妇接不进门,就把人丢美了。农村人讲究新媳妇过了十二点进门不吉利,一般都是二婚在下午往回迎娶。所以时间都赶得非常紧,只要按时把媳妇接回来,就说明你的事办得好,至于其他细节就不是很重要了。

         二赖子单位里有一辆大面包车,由于结婚的人多,安排不过来,单位里只好给派了一辆解放卡车。刘跃进和二赖子以及张丽芳三个人挤着坐到驾驶室里,其他的人坐在车厢内。刘跃进在给二赖子交代着一些到了女方后的事情。比如说,人家给新女婿上的哨子面,这里头学问大着呢,农村人讲究耍女婿,在给你上的臊子面里会放各种东西,辣子、盐、醋,甚至碘面,五花八门。反正只要让新女婿吃了他们放东西的面条,这个新女婿就会让村子里的人在结完婚后好长时间说上一阵子,说是这家的女娃寻了个瓜子女婿,人们对女婿的认识就会很难改变。

        汽车很快开到了杜陵村村口,村前有女方派来接车的人,有领路人在前面引领着,车子只能慢慢地开着。刘跃进和张丽芳已早早的下了车,一边给街道两旁看热闹的乡邻发着香烟,散着喜糖,直至车到了女方的门前,这头一关就过了。到了门前才是真正难为你的时候,先要叫门!

       《》            《》            《》

       杜陵村是一个大村,小怡家也是杜陵村的大户,门前人山人海。婚车到了大门口的时候,车上的年轻人已早早地挤过人群跑到了门前,把鞭炮拆开摆好,看到车子一到立马点着霹雳吧啦的放响。还没等刘跃进他们挤到门前,刚才还敞开的大门这时已关得紧紧的,里边从门槛低下伸出许多小手,要喜糖,要包钱的红包。刘跃进这时并不着急给红包,只是让张丽芳先把喜糖给些,一边观察看有没有大人的手,一看没大人就只好对着门里边喊着:“找个拿事的。”一边带领小伙子使劲用手在砸着门扇,里边大人一看就应了声,对那些小家伙说道:“算了算了,耍一下是个意思.。”然后伸出手要几个红包就打开了大门,刘跃进和接媳妇的人一涌而上,快步进了大院。

       上香祭祖三鞠躬,新女婿要把自己带来的一对大红蜡烛先换上。待女方的拿事人把男方带来的礼品一一清点后没有差错才能进行。什么小四色大四色,新娘的更换衣服以及给女方父母的衣服等等。当看到礼糕只有九个时,男方拿事的人发话了,他问着刘跃进:“你咋拿了九个礼糕?”

        “咋了,你这有啥讲究?”

        “十个礼糕一吊子肉,难到你不知道?”

        刘跃进一听笑了,“我们讲究十个礼糕提前扽一个,昨天说好的。”

        “啥你们的讲究,‘十里乡俗不同’,到了俺这里就得按俺们的办。”

        刘跃进知道这会是讲不清了,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塞给了拿事的人,拿事的人就不吭声了。

        可到了祭祖的时候,拿事的人非要二赖子磕三个头不成,说三鞠躬不行。这是作伴人最忌讳的,谁要是给人家做伴,让女婿给人家磕了头,你的名声就臭了,说是你不会办事。刘跃进和拿事的争执半响也不成,只好把拿事的拽到了一边,好话说了一大堆,给烟也不要,只好掏出了红包,硬塞给了拿事的人,连拉带扯,总算把这一关给过了。

        屋里边刚刚没了麻烦,院子外边一个帮忙的人却进来说道:“俺爷刚才说了,你接新亲的车,上面脏呼呼的,喔不是糟蹋人吗?”

       帮忙人说的他爷,其实是小怡本族的长辈,这要是长辈发了话,事情就有些麻烦。这里头会有许多原因,不单单是车的事情,会不会嫌二赖子没给人家菜钱。可这事只有小怡父母知道,看来解铃还须系铃人,凭自己就是张再大的嘴也无法说通,因为今的礼品没啥错呀。刘跃进看看时间已有些不早了,心中有些发急,这时刚好看到了曲云霞,这回也顾不得了,看紧走到曲云霞旁边,对她说道:“你赶紧给咱找小燕,时间不多了,十二点进不了门,人家要笑话的。”

        小燕毕竟是通情理的,况且农村这一套礼节太多,越嘫越麻烦。小燕和云霞俩人在劝着她爷,一会就把老爷爷说乐了:“你俩碎女子,还没出嫁呢,心可在向着人家外人呢。真是‘女大不中留,留下结冤仇’呀。”

        把老者说通了,刘跃进赶紧让人家拿事的安排酒席。拿事的说:“早都准备停当了,你小伙不出几身汗,弄个七出八进,你还当了ai这的女娃不值钱了!”

        酒席刚刚开始,刘跃进只搛了几筷子菜,让张丽芳陪着二赖子,自己就起身让把嫁妆往车上拿,正忙着就听见灶房的人说:“停电了!”刘跃进一愣,明明灯亮着呢,停的是啥电?脑子很开一转弯,又要红包了。等他把红包给给大师傅后,臊子面已经端上来了,刘跃进赶紧又回到了酒桌上,把一碗臊子面从二赖子面前端了过来,放到自己面前,吃的时候不搅动,拣了两口,碗底下放的东西味道并没有上来,啥味也没有。赶快起身离席,招呼二赖子进屋接人。

        二赖子抱着小怡走出里间,到了外间给小怡的的父母行过大礼后,当小怡对她父母说道:“爸妈,我走了,你们多保重!”小怡的母亲掏着早已准备好的离娘钱塞到了小怡的手中,看着二赖子抱着小怡出了屋门,小怡的父母一股热泪流出了眼角。接着门外又想起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