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安流向东

唐·韦庄芳草五陵道美人金犊车绿奔穿内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村中,已经知天命,名利随风去,穷富皆安定,清晨田野走,傍晚伴红灯,喜怒哀乐事,皆在笑谈中。

网易考拉推荐

闯荡【45】  

2011-03-28 20:13:44|  分类: 小说闯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跃进和二赖子三人正仰着头往大雁塔上方张望得时候,曲云霞却悄悄地来到了他们仨人面前。

        自从年头里和刘跃进见过后,曲云霞由于过年,再没见到刘跃进。正月十五村子里有对象的年轻人大多一对一对的出门逛街,曲云霞也不好意思自己去刘跃进家里,只好一人来到了大雁塔乱转,这边瞧那瞧边望望,也无心细看。她正想一个人去大雁塔商场里看看,不成想在路口遇见了刘跃进他们。

       刘跃进看见了曲云霞高兴地叫了声,一边用手指着大雁塔上的小伙子,嘴里说道“你看wo家伙美不美?”曲云霞笑着说“wo有美得啥呢,wo是我兄弟,年年都要耍涨,说也不听!”刘跃进一听是曲云霞的兄弟,嘴张得老大,半天没言语,心中说道:看来这日后的小舅子,不是个省油的灯。

      “你几个这是到哪里去?”曲云霞问道。

       “我们几个转了一会觉得没啥意思,准备回家去。”刘跃进回答着。

        二赖子一看曲云霞来了,对刘跃进说咱几个到哪喝酒去,说着让小怡拉上曲云霞,几个人去了商场北边的食堂里。

        谁知道了食堂,二赖子刚要要酒,小怡却不让二赖子喝,二赖子看了刘跃进一眼,一副让打圆场的意思,刘跃进明白意思,心想不让喝酒算了,只好对二赖子说:“光要几份普通葫芦头就行了,将就一下。要吃好葫芦头,到南门里南院门的‘春发生’,那可是葫芦头一绝呢。你现在已是拖家带口的人了,不喝酒最好。”

       刘跃进一句话,把小怡和曲云霞说乐了,二赖子的脸上却一阵子白一阵子红,嘴里自嘲道:“真是应了你那句话,光棍光棍你甭奓一个婆娘三个娃...  ...”

       葫芦头上来后,三人一边吃着,二赖子对刘跃进说到“上班上不成了,靠那一点钱咋行?这日后还不把嘴得封上!”刘跃进笑着问“不上班倒容易,你准备闹啥?”二赖子把碗一推,说道:“我想弄些钱,不成了闹个旧拖拉机,先往我厂里拉沙石。”

      “你又不会开,活路不说了,钱靠好了?”

       “我昨晚和小怡说了,在信用社贷款,不够了让小怡问她娘家借些。万事开头难,先动起来再说。”

       “也是。不过你这是三短:没人没钱没活,就看你的本事了。”刘跃进说道。“我也不想送奶了,天天如此,把人拴得死死的。‘好汉不挣有份的钱’,要想耍开花,只有闹大事。”

       几个人吃毕,又谝了一会,出了食堂门天色已经发暗,正月的天黑得还是早。刘跃进说咱再转转,二赖子已经没心思转了,只好对刘跃进说你俩转吧,我俩回去了,现在是蚂蚱拴到鳖腿上——涨不动了。刘跃进听着二赖子的话,挥了挥手意思是你走吧,自个拉着曲云霞,朝那已经有些灯火的地方走去,心中不免生出一番感慨来:看来小伙子还是要结婚,这才几天,二赖子已经变了,已经知道了生活的压力。刘跃进一边想着一边看着身边的曲云霞,心中说道:瓜女子,咱俩的难常日子也快了,赶紧浪吧,等一结婚,再跟你出来的时间就少了。

       刘跃进和曲云霞转到了大雁塔南门前,一些小商小贩在卖者剩余下的灯笼,有的一看没了买家,开始收拾摊子,准备回家。广场上附近村子里的小孩们挑着各式各样的灯笼,在戏耍着打闹着,一些老人不放心在前后追着撵着,路傍边树林处一对对情人在拥抱在接吻,不时传出“啧啧的声音。看着正月十五大雁塔的夜晚,这个千百年来文人墨客笔下生辉的地方,刘跃进不由得又想起了辛弃疾那句脍炙人口的【元夕】词句:东风夜放花千树,又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风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刘跃进心想多好得词句啊,可惜自己已没闲情逸致了,这些舞文弄墨的事已越来越离自己远了,过日子要紧啊,没钱你就是把这些东西背得滚瓜烂熟又能顶啥呢,当不了饭吃。

       刘跃进想着只顾走着,曲云霞看了看他的表情,觉着刘跃进有些心不在焉,嘴里说道:“咱回?”

      “  到我屋去?”

      “不去。大正月的让人看见了笑话。”

      “怕啥,这会天黑了,没人看见。”

       “再bao胡想了,你乖乖把我送回家。”

       刘跃进没办法,只好和曲云霞谝着,朝杜陵村走去。等走到杜陵村村口,曲云霞说:“要不到我屋坐坐?”

       “大过年的,空脚空手见了你妈爸,还不笑话?”

       “也是。”

        曲云霞嘴里说着,心里又不想让刘跃进回去,自言自语道:“要不是这,你从我屋后门等着,我先回去,给你弄一包元宵,你拿上从前门进来咋样?”

        刘跃进笑了。嘴里说道:“行。”

        曲云霞回家去了,刘跃进一个人在慢慢往她家的后门走去,一边走着一边思忖:你说这女娃家也怪,让她到我家她怕人看见,可我到她家她就不怕人看见?我要是进去了就不想回家了,这么冷的天,一会谝到时候回去,还不把人冻死?刘跃进正想着,曲云霞已经从后门溜了出来,心想着这云霞脚底下是不是抹油来着这么快?可见女娃家进入了恋爱角色,真是一门心思。

        刘跃进提着元宵,从曲云霞家的前门直接进到了云霞父母的住处。云霞父母和儿子住在上房,云霞两姐妹在街房里住着。刘跃进进了门和云霞父母打了招呼,也就是一支烟的功夫,还没说啥话,云霞就对父母说,“我俩出去了。”父母也不强留,亲切地说你们去吧。曲云霞和刘跃进来到了街房的住处,拉亮了灯,曲云霞正在找电壶倒水,她妹妹曲云竹就进了屋,一看姐姐和一个男娃,笑着打了个招呼,就出去了,临出门对着曲云霞说,“我晚上不回来了,到隔壁同学家睡。”刘跃进和曲云霞一听,都笑了。

        刘跃进和曲云霞一直谝到快十一点了,看着上房父母的屋里灯火已经灭了,曲云霞对刘跃进说要不你走吧,这会还不迟,可说了几遍,刘跃进也不想动身。曲云霞没办法,只好让他脱了鞋,俩人坐到了炕上,害怕父母看见灯光,只好把灯拉了。在黑影里俩人相依谝了起来,谁知竟然忘了插房门的木闩,正谝到热闹处,云霞的弟弟浪回来了,饿得不行,跑到房子里取饃,一看灯黑着,一边叫着姐姐一边就推门。曲云霞紧声答应着,她弟弟已经闯了进来,而且手已经摸到了墙上的灯线,一使劲满屋通亮,她弟弟一看炕上还坐着一个小伙子,惊奇地喊道:“姐!你?”赶紧转身退了出去。

       曲云霞的父母听到了街房的声音,起身往这里走来,刘跃进刚穿好裤子一边系着鞋带,曲云霞的父母就进到了屋里。

      “唉!娃呀,你们都这么大了,咋还不懂事?要睡... ...”曲云霞的母亲把话说了个半截,意思是说你要睡觉也该到你屋去呀,这没结婚的女婿上老丈人家的炕是不吉利的。刘跃进也顾不得听曲云霞的母亲在唠叨,系好了鞋带直接出了院门,一溜烟快步往北出了村子,一个人走到大路上心才平静了许多。远处大雁塔的灯火已经稀稀拉拉,大路上没有路灯,刘跃进走着走着,被冷风吹得浑身打颤,用手裹了裹身上的毛领蓝大衣,把毛毛领往耳朵上一捂,迎面风照样刺脸,只好慢步小跑跑回了家。

       躺在被窝里,刘跃进却咋也睡不着。自己溜了不说,曲云霞这回肯定要把jue挨美了,一个女娃家遇上这事,丢人死了。再说自己以后咋样去见曲云霞的父母,能把人羞死。刘跃进想到这儿,心一横想到不成了算了,明天给小怡见个话,让小怡去说。

        刘跃进想得太简单了。其实当天晚上他走后,曲云霞的母亲并没有骂自己的女儿,只是抱怨了几句,接着问了曲云霞和刘跃进的关系到了啥程度。曲云霞的母亲对女儿说道,事已至此,你自己要跟人家我们也不管了,再说也管不住,你看着自己去安排,自古女大不中留,留下结冤仇,等过完年赶紧把婚结了,甭叫人家笑话。

       曲云霞的父母回到自己的屋里去了,她却伤心地哭了一夜。【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