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安流向东

唐·韦庄芳草五陵道美人金犊车绿奔穿内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村中,已经知天命,名利随风去,穷富皆安定,清晨田野走,傍晚伴红灯,喜怒哀乐事,皆在笑谈中。

网易考拉推荐

闯荡【44】  

2011-03-24 17:53:57|  分类: 小说闯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赖子结完婚,刘跃进除了走亲串友,一晃到了正月十五元宵节。

       元宵节最热闹的是大雁塔庙会。城郊正月十五的习俗,人们早上一般是吃煮馍,下午吃饺子,黑了吃元宵。至于这个习俗是怎么来的,几乎很少有人知道。人们吃完了饭一溜一串,有步行的、有自行骑车的、有坐公共汽车的,全部涌向大雁塔下,逛庙会,看打拳,人山人海,熙熙攘攘。

       二赖子吃完饭领着小怡早早来到了刘跃进家,俩人没有歇脚,和刘跃进出了院门,一路谝着说笑着,悠悠荡荡来到了大雁塔下,绕过大雁塔的围墙,由北向南走到了庙会的人流中。

       大雁塔庙会其实要说热闹,主要是看附近村子和其他地方来这耍拳的人们。大雁塔南门前,一个小小的广场,已被人们挤得水泄不通,等着进大雁塔上塔的人们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一溜一串卖灯笼的人你来我往,吆喝声此起彼伏。打拳耍把式的主要在广场的外围麦地里摆开了场子,每个场子都是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人们一会挤进去钻出来,这里看看那里瞄瞄,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这边东关的“石头”带着徒弟正在表演“小红拳”,一场刚表演完,看着人们越挤越小的场子,管场子的只好自己拿起连枷或者三节棍,一边吆喝着一边在空中抡着,人们头上发出“嗖嗖”的声音,吓得赶紧往后退着,你挤我我挤你,等场子退大了,又开始了表演。性急的一看打场子,又转身到别的场子去看,一听是东郊“马老二”,立马站在外围,踮起了脚尖,伸长了勃子,睁大了眼睛。只见一老者,手提大刀,脚穿一黑色圆口布鞋,黑色灯笼裤,白色长袖夹衣,上套一黑色马甲,腰上一条黑绸子腰带,扎得很紧。老者抡起大刀,呼呼作响,风生水起,耀人眼花,一手拳完毕,只见老者往场子中央一站,双腿马步而立,右手握着刀把左手握着刀背上方,一弯腰,行了一个鞠躬礼,口中说道:“献丑了,望各位乡邻指教!”这时场子周围的人们一边鼓掌,一边大声吆喝,“再来一手!再来一个!”老者放下大刀,空手耍起了长拳,一招一式,刚柔并济、威猛无比,老者耍完一挥手,让徒弟们上前表演,场外又想起了鼓掌声,呐喊声。

       刘跃进三人好不容易挤到了眼前,二赖子一看是师傅“马老二”,高兴地喊着:“马师马师!”

       原来 前几年古城郊区兴起了一股学拳热潮,二赖子也拜了师,闲暇之余,练起了拳脚。谁知不是学拳的料,下不了苦,练了几脚,毫无长进,只把简单地“炮捶”拳练得还像回事,每年大雁塔庙会也更这来凑热闹,后来慢慢就不去了。马师一看是自己的徒弟,让人们让了一条道,把三人叫了进来,对二赖子说:“少峰,你把‘炮捶’给表演一下。”

      二赖子一听师傅叫自己表演,一下子闹了个大红脸,还没来得及推脱,刘跃进就扒了二赖子的衣裳,二赖子脱了棉衣棉裤,递给刘跃进,又把头上的黄军帽摘下给了小怡,扎了扎腰间的带子,往场子中央一站,双拳一抱,行了个大礼,嘴上说道:“望大家捧场!”

       二赖子一圈抡完,场子周围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二赖子明白自己的拳是不咋样的,尤其是师傅一上手,bao说自己,就是其他徒弟也不一定引起观众的欢迎,但脸上依旧笑容满面嘴上说道:“谢谢捧场,见笑了!”

       这边拳正耍得热闹,从东南方又来了一大队人马,彩旗飘飘,迎风招展。人们回头一看是“踩高跷”的,乡亲们习惯叫“檩木腿”,场子周围的人们呼啦一下一大半走了,去看“檩木腿”去了。

         要说这“檩木腿”,方圆几十个村子,还算杜陵村的“檩木腿”耍得最好。

         刘跃进三人告别了马师,起身往“檩木腿”的方向赶去。走在“檩木腿”前方的是一个男扮女装的古戏里“看女”的人物,一个老汉戴着女式灯芯绒圆帽,一手挎着篮子,一手拿着烟袋,斜襟黑色棉衣,脚下裤腿紧扎,双退下半截用绷带固定在高跷上,一边走着一边做着各种戏里地动作,惹得人们哈哈大笑。在“看女”的身后,是“铡美案”里秦香莲的形象,秦香莲拖着儿女冬哥和春妹进京找夫,一副凄楚满脸苦相,尤其身边的孩子,更是让人看得伤心同情,人们不免大声在骂着:“没良心的陈世美,千刀万剐的家伙!”

        刘跃进三人刚刚走到跟前,小怡就大声地叫着:“小强!小强!!”

        原来扮演秦香莲儿子的人物是小怡的弟弟杜小强。小强只是朝他姐姐挥了挥手,脸上的表情一点都没变化,一副沉侵在角色里地样子,把小怡和刘跃进他们都逗笑了。

       看着“踩高跷”的队伍过去后,身后麦地里扬起一股尘土,呛得人们赶紧四散走开,只剩下一些碎娃们,你拉着我我拽着你,紧紧地跟在后边,一个个满脸灰头土脑。刘跃进看着娃们的样子,笑着问二赖子:“哪今个小怡不是要到她娘家躲灯,你咋没让去?”

      “躲灯?躲啥灯,没人给我说呀。”

      “人家咋没给你说,你不是不让去吗?”小怡在身旁搭了腔。

       刘跃进笑着说:“你俩真是,这两天光顾着缠和①,把礼节都忘了。”

       二赖子几个人一边往回走着一边说着。“礼节多得该啥一样,第二天要回门,后来刚住了几天,他爸又来接回去了,唉!也不知谁留下的这些规矩。”二赖子抱怨着说。

      “你瓜娃,你看老人留下地这些规矩,自有它得道理。”刘跃进笑着说。

      “有啥道理?人刚待缠了,又让媳妇回去,一个人黑了还睡不着。”

      “人家专门就是让你睡不着,要不你三天睡烦了,日子还长着呢。这都是其次,关键是怕伤人,小伙子“kang”了几十年见了女人,一黑了不歇还行?”

       小怡听着刘跃进他俩的对话,只是笑着不吭声。二赖子这才想到,昨天小怡说让自己回娘家躲灯的事,原来这还有讲究,他只以为小怡随便说,不由得自己也笑了,难道是刘跃进刚才说的“躲灯”的原因吗?心中说道:管求他呢,我一个人,权当不知,没小怡还好说,有了这人一天也离不开。

       他们几个走到了大雁塔北边,正准备往回家去的时侯,一看满街上的人都在惊呼,仰头朝大雁塔的上方看着,刘跃进几个回头一看,我的妈呀,一个小伙子从大雁塔地最上边的窗口钻了出来,在大雁塔的外边砖台阶上立着,把刘跃进吓得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待续】

        ①缠活:关中方言,好的意思。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