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安流向东

唐·韦庄芳草五陵道美人金犊车绿奔穿内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村中,已经知天命,名利随风去,穷富皆安定,清晨田野走,傍晚伴红灯,喜怒哀乐事,皆在笑谈中。

网易考拉推荐

闯荡【37】  

2011-02-22 15:43:46|  分类: 小说闯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赖子刚刚把小怡搂到了怀里,冰冷的手已经顺着小怡的外套里面想往衣服里面伸,当他的手一触摸到小怡的身子,小怡就咯咯地笑了起来,一边用手使劲在推着二赖子的手臂,一边腼腆地说:“手冰。”

       二赖子抽出了自己的手,又轻轻地在小怡的脸颊上揉揉说:“哎,你看那边的土壕沟上头咋还有灯火?”

       小怡猛地从二赖子怀里坐了起来,望着二赖子刚才说得那个地方,若有所思地说:“我知道了,那可能是这里看水库的人家。”

      “啥?这破水库还有人看?”二赖子惊奇地问着。

       小怡说:“少峰,咱起来走吧,原定绕回去到大路,要不人家一会出来巡视遇见了不好。”

       二赖子看看小怡无奈地说:“走吧。”俩人到大路上用树枝枝刮了一下轮胎上的泥巴,二赖子带上小怡朝自个家的放向骑去。这时小怡才给二赖子讲起了那个看水库人的故事。

       小怡自小就听老人们说青门坊水库有一个看水库的人,能行地很,附近的人们大多称这人为“跛子老师”。其实说是老师,这人并不是教学的,据说是那年修水库时,是区上一个水利部门的干部,老家是南方的,大学毕业后被分到了区上的水利局工作。当年修这水库时,虽说老师也是区上派下来的,可老师对修水库并不看好,看着人在这里心却在别处,一次下工后,由于心烦,和一工友唠叨了几句,说修这水库是劳民伤财,黄土地里蓄水,渗的水比进的水快,这么大个水库靠水泵抽水蓄水,连门也没有。谁知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一个积极分子把老师的话反映给了水库工程指挥部,你想想,就凭老师这几句话,后果可想而知,批判斗争就没停过,后来在工作中由于走神,不小心从崖绊上滑了下来,摔坏了腿,虽说治好了却落下了个残疾,走路一拐一瘸的。那年水库修完后,人家工作人员都走完了,说是留下他照看,结果一照看就是几十年,工资虽照领,实际上成了一个永远看水库的人。

       二赖子听小怡悠悠地说着跛子老师的故事,一边不由自主地问:“那就没给平反?”

      “平反倒是平了,可后来不知跛子老师咋不愿意回单位去了,说是在这习惯了。”小怡把他了解的事情说完了。二赖子已经骑到了自家门口。

      其实跛子老师不是不想回单位,而是觉着自己回单位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人生能有几个黄金年龄,到平反的时候跛子老师已经过了五十岁,人说五十而知天命,与其到单位看那些小年轻人的眉高眼低,不如待到这里好修身养性,把自己的一生写写,人要服命,和命运抗争那只是人哄人的道理,成功的几率太少了。

       跛子老师虽说在这里耽搁了青春,可他依旧很豁达,把自己的小院收拾得井井有条,种花养草,地下养羊喂鸡天上鸽子飞,小小的安间瓦房,虽经过多次翻修,墙壁仍然刷得很白,在自个房子里一副自以为得意的四尺横幅悬挂在房子的正中【灵人不可细教】,他自己解释说,其所以要挂这样一幅字,是因为自己年轻时太傻了,这是他活到五十岁才明白的,青春是不能胡赌的,因为一个人的最美好时间也就是一二十年,老了,要名声要金钱有啥用呢?

       二赖子一边招呼小怡进屋,一边对小怡说咱啥时候闲了去拜拜跛子老师。

      小怡进了屋里,这时才知道自己把二赖子送回来了,看来自己是没法回去了,可不回去,明天咋给父母说,这倒是离上班近些。二赖子看出了小怡的心思,笑笑说:“你别怕,咱俩谝一会,我出去找个地方睡觉,你一个人在这休息,明天也好上班。”

      小怡一听二赖子说话,嘴里倒比心里不饶人:“我有怕的啥?你还能把我吃了不成?”

      二赖子被小怡给逗乐了,心想你还是个不服输,我替你着想你倒反而拼我的火,二赖子上前一个动作就把小怡抱在了床上,使劲压在了小怡的身上,压得小怡连气都喘不过来,小怡赶紧回话:“轻点,轻点,把人压死了,干紧起来,让人看见了笑话!”

   “哎,瓜娃,在屋里哪里来的人看见?”二赖子乐呵呵地回答着。说着二赖子把舌头往小怡的嘴里伸,小怡一边摇着头一边说道:“你也不洗洗,着啥急呢吗?”

       二赖子翻起了身一使劲把小怡两个手腕一拉,又把小怡从床上拉了起来,在嘴唇上轻轻一吻,说道:“我给咱插电炉子,烧些洗的水。”

      小怡听见二赖子的话,眼睛一红心里有些难受,这没父母的孩子还是可怜,出了门看着高高兴兴的,一回到家就太冷清了,你看看这屋里脏的。小怡赶紧把床子上的布单子揭起来抖了抖,又把床上的棉褥子用手铺了铺,重新把单子铺上,把被子铺好,对二赖子说:“多烧点水,一会把暖壶灌上。”

       小怡铺好被子,看着二赖子烧水,又仔细地把屋里睄了一圈,看着床子一圈上方用报纸糊的墙群,花里胡哨,多是一些明星的相片,尤其是电影{小花}里刘晓庆和陈冲的照片,笑着说:“你看来还是个女人迷,净贴了些好看的。”

       二赖子一边照看着烧水,一边看着小怡在收拾着床上,这会听着小怡问自己,说道:“有啥法子,黑了睡不着,看上几眼刘晓庆,尤其是陈冲,立马就睡着了。”

      小怡说道:“就那么灵用?那我回去了?”

    “哎,别别,我是说耍话呢,有了你,wo俩算个啥,就是杨玉环来了我也不稀罕。”二赖子故意逗着小怡。

   “你嘴倒还是甜得很,哄人一套一套的。”俩人一边谝着,水也烧好了,二赖子给桌子上的瓷缸子里到了半缸子水递给了小怡,又把暖壶灌好了放进了被窝,把录音机打开,放着邓丽君的【甜蜜蜜】磁带,把鞋一脱,上了床。

    小怡一看,“哎,你咋说话不算数呢,你不是说你不在家里睡吗?”

   “我不睡觉,咱俩谝你总不能让我站在地下吧,脚冻得很。”二赖子说道。“你这是蝗虫吃过了交界,在ai屋还由不了我了?你是这,你坐到床那头,行吧?”

      小怡脱了鞋,坐在床的另一头,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由得都笑了。一个暖壶你登过去他登过来,二赖子没办法,只好投降:“来来,坐过来,暖和。我不动你行不?”

      小怡俏皮地说:“这还差不多,看来你还是蛮乖的。”

      小怡刚刚坐了过来,二赖子就把小怡搂到了怀里,这回小怡已经乖乖地不吭声了,任凭二赖子抚摸着,脸上露出了羞涩地笑容。【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