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安流向东

唐·韦庄芳草五陵道美人金犊车绿奔穿内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村中,已经知天命,名利随风去,穷富皆安定,清晨田野走,傍晚伴红灯,喜怒哀乐事,皆在笑谈中。

网易考拉推荐

闯荡【36】  

2011-02-21 16:53:37|  分类: 小说闯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常说同路不舍伴,可刘跃进为啥要撂下二赖子头里走呢?

       刘跃进确实看出了小怡的一些事情。小怡撵上来送收录机的时候,当时刘跃进还以为是小怡真送东西来的,可当小怡只拿着收录机而又忘了磁带的时候,刘跃进就想明白了,小怡是希望二赖子晚走一会,你想我们喝多了,你小怡没喝多吧,怎么会送东西却只拿收录机而又不拿磁带,这不是明明要有话对我们讲吗?刘跃进明白小怡有话是对二赖子说,绝对不是对自己说。因为刚才谝了一下午,该说的已说完了,这会来,只有悄悄话了,自己不走不成了瓜子吗?

       二赖子和小怡返回去的时候,小燕已经把家里收拾完毕了,看见小怡和二赖子折回来,小燕微微一笑,说道:“你俩也别在家里多坐了,咱妈忙了一天,让早早休息,我和文杰也要回城了。”

      小怡对小燕说:“你俩先走,我给少峰把东西一取,我送送少峰。”

      小燕和杨文杰推了车子,和母亲打了声招呼,出门走了。还没等他俩走出多远,小怡对二赖子说:“我用自行车送你一下。”

      二赖子没回答只是点头笑笑,算是默认。小怡和二赖子出了村子,虽说推着自行车,却并没有骑上,而是顺着大路边推边走,等走出不远,小怡看见前面有一条小路,小怡对二赖子说:“你回家没事吧?要不咱走小路,近一点。”

      二赖子心想,我就是有事这会也不说回去,近路就近路吧。说是近路其实不近,要放到平常路还好走些,关键是小路上的雪刚刚消化完,这会一到下午稍稍有些上冻,小怡和二赖子还没走多远,自行车的轮子就被泥巴糊住了,推不动了,没办法。二赖子笑笑,嘴里说“咱是人不骑车车子骑人。”一使劲把车子扛在了肩上,俩人高一脚低一脚地往前走着,走到一处水库旁实在走不动了,二赖子只好放下车子,气喘吁吁地说歇歇吧。

       水库在杜陵村和青门坊的中间,说是水库其实里边并没有水,而且据老人们说,这座水库自修好后,只放了一次水,不知放了多长时间,连水库的一个角都没放满,从此,这个水库就成了哑巴的耳朵,只是个摆设。

       这座水库是大跃进年代的产物。据说修这座水库的时候,当时的领导是计划把浐河的水用三级提水的方式提上来储存在水库里,以备干旱时浇灌农田,几乎动用了一个区上的劳力,场景之热闹,气氛之热烈,声势之浩大,让乡亲们真是开了眼界。尤其是在水库的上方,那里有一处附近村庄的墓园,多少年来,大大小小的墓冢一个接一个,老死的、病逝的、跳崖跳涝池的、上吊冤死的,不要说晚上就是大白天一个人走到那里,胆小的都会脚下抹油撒伢子飞跑。后来据说在平整这处墓园的时候,杜陵村和青门坊以及附近的村庄出了一些离奇古怪的事情:一些女人在家好好的做着饭,没有任何征兆,就出现了口吐白沫、昏迷不醒的怪事,等救醒后几乎都是一个症状胡言乱语。闹的这些村子的人们人心惶惶,一些有小孩的人家晚上老早就关了门灭了灯上炕睡觉。一些信鬼神的人,悄悄请来算命先生,背着工作组,求神问卦,结果几乎是一模一样,说是不孝子孙动了祖先的房子。人们尽管这样传着,可又有谁敢明说呢?就这后来一个戴帽子的地主也成了谣言的根源,被开大会批斗。

      这些故事小怡自小就听老人们说过,而且平时小怡也不走这条小路。当二赖子扛着车子歇下来的时候,眼看天色已晚。小怡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二赖子放下车子,坐到了水库坝上早已报废了的石台阶上,掏出了烟慢慢地点着吸了起来。小怡轻轻地走了过去,掏出随身带的手帕铺在地上靠着二赖子身边坐了下来,看着不远处的坟茔,静静地听着二赖子发出的喘气声。

      小怡是个很随和大方的女孩,可当她第一次和一个男娃晚上在没人处单独相处,这还是第一回。虽说二赖子不是生人,而且自己也对二赖子有了一些好感,可心里还是有些紧张,也没有了往日的那种自信,只好搭讪地问着:“你最近还上班吗?”

      “上呀。不上班干啥?”二赖子轻轻地答着。接着又问道:“你在服装厂一月能给多少工资?”

      “工资不是很多,只是能学点手艺,将来要是靠不住了,自己能养活自己。”小怡见二赖子说了话,也就放开了话头。

      “你是说啥靠不住了,自己养活自己?”二赖子故意问道。

        小怡一听二赖子明知故问,说道:“我爸说我小小的时候,有个算命的先生给我算过命,说二女子命苦,将来要找个寻着吃的对象。”

      “你爸哄你呢,瓜子都知三女子命苦,王宝钏不就是例子?”

      “王宝钏命苦,人家是先苦后甜,虽说人家守了那么多年寡,最后落脚不是很好吗?”

      “那你的意思说你将来找的对象落脚不好?依你说啥人好,军人、工人、农民?”

      “要说军人最好,下来是农民。”小怡故意不说工人。

       二赖子一听小怡这样说,心里的火腾得一下子冒了上来。二赖子是见不得顺着竿子爬的女娃的,越趔趄跟头的越喜欢,以前心想小怡可能是个很乖的女娃,就没上心,生怕这种女娃跟了自己这种浪子会受气,今个一听,看来这女子还是个争怂家。二赖子说:“你记着,人常说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现在不是吃大锅饭的时候了,保不住我这种人将来会吃得很香。”说完,二赖子猛然立起身,把烟往地上一甩,就要回家的样子。

       小怡一看,笑了。看来自己没看错,这家伙确实是男子汉,比那些半晌蹦不出个屁的男娃要强多了,跟这种男娃绝对没错,一辈子吃不了外人的亏。小怡拉了一下二赖子的衣角,笑着说:“你咋还这么燥呢?我说了个耍话,又没说你。”

       二赖子见小怡拉了一下自己,又不紧不慢地给自己道了个歉,又坐了下来,掏出一支烟,对着小怡笑笑,点着烟后凝视着前方越来越来越黑的天空狠狠地吸了一口,又狠狠地吐出了几个烟圈。

       当二赖子第二次坐下的时候,小怡已经把多半个心都挪到了这里。也不说话了,俩人静静地坐着,原先的害怕也没有了,尽管冬季的夜晚很冷,小怡却感觉着浑身在冒热气,好像身上的每一个血管都在鼓胀着。这也许是就是人们常说的爱情吧,小怡不知怎么又想到了在二赖子家看见二赖子那次喝酒睡觉时裤裆里高高鼓起的东西,这个活活的人就在自己的面前,也不知是害羞还是难受,嘴里只好喃喃地说:“咱回?”

       二赖子一看小怡的样子,心里已明白了八成,紧管小怡嘴里说咱回,可行动上并没有要走的意思,这明明是对自己暗示着。二赖子一个轻轻地动作,就把小怡搂在了怀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