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安流向东

唐·韦庄芳草五陵道美人金犊车绿奔穿内水

 
 
 

日志

 
 
关于我

生在古村中,已经知天命,名利随风去,穷富皆安定,清晨田野走,傍晚伴红灯,喜怒哀乐事,皆在笑谈中。

网易考拉推荐

闯荡【61】  

2011-12-01 11:39: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觉醒来,已经到了早上十点钟。刘跃进看了看窗外,揉了揉眼睛,天气有些阴暗,灰溜溜的。妻子曲云霞在房里忙着收拾卫生,看见刘跃进被窝里坐起后,小声问道:“上班去不,给你做饭?”

      “去。”刘跃进慢慢地回答道。

        从盖房到父亲去世,加之单位上的事情,这一段落确实把刘跃进弄得有些晕。尤其是单位上的事情,工业科待得好好的,信用社又要考试,试没考上不说,信用社主任吉月翔仍旧希望刘跃进到自己的单位里来,只是要等一阶段时间的。这个还没定,工业科下属的一个厂长要办一个新厂,据说是要生产制造环保方面设备。其实不论是这三个哪一个单位,三个头头之间的关系却非常好,而且三个头头实际 上都是从吉主任那里了解到刘跃进的为人和才能的。刘跃进吃完饭后,骑着自行车到了工业科,刚一进门,科长就把他叫了去。

       “老王已经和我商量了,要你到他那里去。”科长很关切的说道。

        科长说的这个老王,就是王一民。杜陵乡“乡办三大诸侯”之一,近十年来也是杜陵乡呼风唤雨的人物。王一民吉月翔还有杜陵乡工业科科长赵无章,这三个人的佳作就是在没人敢弄得情况下,硬是应着乡上头头的意思,连吹冒撂,一年就整出了个亿元乡,后来人们常说,“杜陵成了亿元乡,乡长书记到区上”,两个头头都升了官。刘跃进还没开口,科长又说道:“不是我撵你,你要不去我不强迫。你想好。”

       刘跃进不假思索地说:“想好了,啥时下去?”

     “你把手续移交一下,一会在会计出纳那里去把工资一领,多给你开一个月。”科长关切的说道。“其实到厂子里也好,也能干些实事,比在这里混有前头。”看着刘跃进下了决心,科长也说了实话,毕竟刘跃进在这一年里为杜陵乡实行亿元乡也付出了自己的辛勤汗水。

      刘跃进自己都不明白,这一年来是咋样过来的,自己在科里是扮演了怎样一个角色,反正是哪里有事,哪里都可以去忙活,就像球场上的自由人,说是自由,其实不自由。刘跃进告别了科长,移交了手续领了工资骑着车子一边往厂子里赶一边在想着。

      杜陵乡要实现亿元乡不是科长的意思,也不是群众的意思,而是两位乡办领导的意思,确切一点说,是区上的意思。亿元乡不是靠实际产值和收入去实现的,而是要靠统计考报表靠虚假数字连吹带捏去实现的,这还不好闹?就这有些人就是不敢闹得,怕闹出笑话,怕丢人,怕丢官。因为杜陵乡先一年的统计数字只有几千万,一下子增涨这么大数字,确实有些冒格,要知这个统计报表是要往上送的,一级一级区上市上再到省上再到国务院!每年年后开人大的时候,国务院总理向人大作的报告里就有这一项,什么去年国民生产总值多少多少人均收入多少多少。可这多少多少就是这样上去的,就是这样捏出来的,你捏的不好就会出麻烦!这不统计报表送到区上,据说市上要往中央报的时候,就出了麻烦,区上统计局的工作人员在局长的带领下,一竿子人急急火火地来到了杜陵乡!

       统计报表不行,要重来做。至于怎样不行,区上来的人并没有说明白,只是夸大玄乎的说报表要往中央送的时候在机场里被截了下来。工业科科长一听区上来人的交代,也着了急,立马召集全科人员想办法,可办法再多,最后还得人实际操作,统计员也没了主意,因为这报表本身就是着捏出来的,再把数字往大里捏不是不行,关键是区上来人说人家市上要抽查,要派人到各乡办暗查,万一查出来咋办。统计员对科长说了自己的想法,科长一笑,说道让刘跃进去协助你,至于咋样闹,你俩协商。

     “闹这份报表的时候,我都捏不下去,还往大里捏,咋办呀?”统计员见了刘跃进一脸无奈的说道。

     “说你灵性你有瓜了,天塌下来有大个子顶,咱怕啥?”刘跃进不急不忙的说道。接着又说:“这事谁不这道是假的,你以为上边会派人下来抽查吗?就是抽查,也会让下边配合好,之所以要重新统计不是要你把数字往小里闹,而是尽量要做的准确,只要在字面上看不出破绽就行了,这有啥难?”

     “ 你就是胆大,我这几天都有些睡不着觉。”统计员看着刘跃进有些担心地说。经过几天的加工问色,统计报表如期完成,先在科里做了质询,“官家用私家演”每一个人都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从不同角度审视了这份报表,确实觉着没啥遗漏,就是天王老子下来,也不要紧。不过说句实话,天王老子是不会下来的,要真下来,就不得了了。所谓“铁要铁打贼要贼捉”就是这个道理,这当官的那一个不是从基层上去的,哪一个不知道基层的情况?要较真了,不是会连累一大片官员的乌纱帽吗?

       不知不觉刘跃进已经骑到了自己要下到的新厂门前,一看门前的厂标:古城超净节能设备厂。刘跃进这时才明白,新厂原来在一个倒闭了的老厂子里。一帮旧人要干新事情,会成功吗?【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